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是吗?
    “玄儿!”

    “啊!!!”

    徐寒的惊呼与青衣男子的惨叫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而与之伴随着的还有一道溅射开来的血花。

    然后。

    烟猫小小的身子被青衣男子一手扔出数丈远,重重的甩在地上。而青衣男子这捂着自己的脸颊狼狈的后退,猩红的鲜血顺着他指尖的缝隙不住的流淌。

    他没有料到徐寒肩上那只看上去并不出奇的烟猫竟然有这样的杀伤力,只是一个照面他的脸颊上便被撕下一块血肉,巨大的疼痛感传来,让他几近昏迷。

    徐寒见状,也是未有料到烟猫还有这样的本事。他看着被青衣男子扔在远处的地上一动不动的烟猫,心底担忧无比,但这方才迈出脚步想要上前,那十八位烟衣修罗终于是回过了神来,朝着徐寒围杀上来。

    徐寒不敢大意,青衣大修罗虽然被烟猫所伤,但却未损根基,如今他的处境依然危险万分。他不得不暂时压下心底对于烟猫的担忧,握紧了手中匕首,警惕的看着围杀上来的烟衣修罗们。

    森罗殿内部等级森严,哪怕只是高出一级,说是生杀予夺也毫不为过。

    方才徐寒的突然发难,让众修罗毫无反应的时机,以至于青衣男子被伤,若是到时他怪罪下来,他们自是没有好果子吃,因此,在这时回过神来的修罗们心底可谓又惊又怒,端是不会再给徐寒半分的机会,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朝着徐寒发起了冲击。

    徐寒的身手在烟衣修罗中倒是算得上出类拔萃,否者也不会在森罗殿的追杀下活过七日,但那都是依仗着地势的遮掩伏杀所造就的战果,而如今即使修为有了些许提升,但正面对上十八位烟衣修罗,却也是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功。

    并且因为惯用的右手被斩断,身体无论是平衡性还是左手的发力比之之前都差出不少,十成战力只能发挥出七八成不到的样子,一时间可谓是险象环生。

    徐寒咬着牙苦苦支撑,可十八位修罗结成的战阵可谓密不透风,数十息的光景过去,徐寒不禁没有找到半点的机会,自己的身上反而平添了数道伤口。

    他们彼此都是修罗,同样的功法,同样的经历,他们都太了解彼此,自然都不会给对方任何的破绽可以寻觅。

    这时,徐寒堪堪避开了眼前袭来的利刃,眼角的余光却瞥见躺在地上的烟猫此刻身子开始颤抖,他知道,烟猫体内的妖力开始发作了。这让他心头猛地一沉,而这短暂的失神却被那些修罗敏锐的捕捉到了。

    他们抓住机会袭杀上来,手中的利刃带着破空之音,闪着幽冷的锋芒从四面八方刺来,几乎封死了徐寒所有的退路。

    心头一惊的徐寒在那时回过神来,他的匕首在身前一挥,荡开了正面袭来的数道利刃,身子顺势躬下试图以此避开背后的寒芒。

    他终归慢了一些,那数道剑锋贴着他的身躯,刺破了他的衣衫。

    得手的修罗们剑锋猛地一挑试图将他的血肉割破。

    嘶啦!

    只听一声轻响。

    徐寒的衣衫被割破,而那道被他负于肩上的白色事物也在修罗们的剑锋之下被高高挑起。

    “哼!”徐寒发出一声闷哼,虽然避开了致命的伤害,但背上依然免不了被那剑锋划出一道道骇人的血痕。

    轰!

    而也就在这时,一声巨大的轰鸣响彻。

    那白色的事物在空中一阵翻腾,然后直直的插入了地上,落在了徐寒的身旁。

    包裹着它身子的白色布条在这样的翻滚中散落开来,那事物就这样第一次,在徐寒的面前显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

    那是一把剑。

    一把很奇怪的剑。

    剑身绵长,足有三尺开外,剑宽四寸有余,且无剑锋。剑身之上附着着犹如熔岩一般的猩红色事物,犹如毒蛇一般爬满剑身,显得可怖又诡异。

    徐寒从未见过这样的剑。

    但这时,一击不成的修罗们再次重整旗鼓,暴喝着朝着徐寒杀来。凌冽的剑锋闪着寒芒直取徐寒的面门,这一次,徐寒已然避无可避。

    徐寒根本来不及细想,他的左手一震,手中匕首犹如飞羽一般射出,将迎面而来的一位修罗的头颅洞开,那修罗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仰面栽倒。但这并不足以震慑其余的杀手,然而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大大的激起了众人的凶性。他们的攻势在那一刻愈发的凌冽。

    徐寒自知已无退路,同为修罗的他心中血性激发,他发出一声暴喝,左手猛地握住那把古怪长剑的剑柄。

    “死!”

    他的嘴里发出一声怒吼,声线高亢而森严。

    宛如破笼的猛兽,出狱的恶鬼。

    十钧重的长剑,伴随着徐寒势大力沉的挥舞,在夜色中炸开一道破空之音。

    那剑在那时就宛如一尊大山一般压向迎面而来的修罗们。

    巨大的力量所激起的气势让那些修罗们心头一震,下意识的想要提剑抵挡,但方才与那长剑触及,巨大力量便如潮水一般呼啸而来。

    他们手中的长剑在那时纷纷被震碎,身子亦是一顿,而后被狠狠的击飞在地。

    徐寒这一剑,没有任何的章法,完全是穷途末路时的舍命一击。

    而理所当然,他需要为这样的莽撞而付出代价。

    正面的攻势被他的力道所击溃,但后方的袭杀却如影随形,数把利剑几乎在同一时间刺入了徐寒的背部。

    炙热的鲜血喷洒而出,巨大的痛楚,让徐寒的身子一震。

    但下一刻,他双眸之中血色泛上,他如野兽一般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的重剑一抡,身子一转,便以横扫之势斩向身后的诸人。

    啊!!!

    惨叫声响起。

    那些修罗们在措不及防之下被这势大力沉的一剑生生的拍飞,身子倒飞出去,嘴里更是因为内腑被震碎而纷纷喷出一道道血箭。

    “来啊!!”

    杀红了眼睛的徐寒浑身浴血,衣衫破碎不堪,他提着那把诡异的长剑,发丝在夜风凌乱,嘴里这般怒吼道。

    尚还有着战力的烟衣修罗们狼狈的站起身子,看着眼前这宛如恶鬼一般的徐寒,眼中竟然纷纷露出了恐惧之色,一时间竟无一人胆敢再次上前。

    战局陷入了僵持。

    但这对徐寒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好消息。

    他背上还插着数把利剑,鲜血还在顺着伤口不断的流淌,将他脚下的地面染得绯红。

    他意识随着鲜血的流失而渐渐有些迷糊,但他咬牙支撑着,他知道,他不能倒下,一旦倒下,便再也没有站起来的机会。

    “去死!”而就在这时一声暴喝响起,徐寒心头一惊,手中的剑猛地提起,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斩去。

    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影袭来,他手中的长剑犹如毒蛇一般,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刺向徐寒的头颅。

    铛!

    一声脆响炸开。

    徐寒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身子更是不由自己的朝后退去数步。

    “你敢伤我!今日我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阴毒的话语自那青色身影的嘴里响起,徐寒摇了摇头,定睛看去,这时才看清来袭之人便是那位领头的青衣大修罗。

    此刻他左侧脸颊血肉模糊,隐约可见其下白骨,脸上的神情更是狰狞可怖,显然已经暴怒到了极点。

    身为一位大修罗,却着了徐寒的道,光是这一点,便足以让他对徐寒恨之入骨了。

    而此刻他回过劲来,大修罗应有的力量完全展露,只是一击便让徐寒心神动荡,不得不以剑杵地方才能站直自己的身子。

    青衣男子脸色阴郁的看了看周围那些烟衣修罗,见他们竟然踌躇不前,心头暗骂一句废物,嘴里却喝到:“给我上!杀了这个小畜生!”

    烟衣修罗们闻言,脸色纷纷一变,但对于青衣男子的恐惧终究是压过了徐寒方才给他们所带来的震撼。

    他们很清楚,比起森罗殿严酷的刑罚,被徐寒杀死应当算得上是一种解脱。

    于是修罗们再次扑杀了上来。

    而此刻的徐寒早已是强弩之末,他固执的想要再次提起手中的剑,但脑袋你传来的晕眩感让他的手方才提起便有再次落下。

    他终究是没了气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修罗们的寒芒呼啸而来。

    徐寒的嘴角浮出一抹苦笑之色。

    到此为止吧...

    他在心底这般说道,眼睛终于是缓缓的闭了上来。

    这般几乎已经认命的行为落在青衣男子的眼中,这让他心头涌出一阵快意。

    “废物就是废物,沧海流如何?叛出森罗殿的人,谁也救不了。”

    他狞笑着说道。

    而也就在这时,他的话音方落。

    一道夜风袭来。

    满地尘埃被扬起。

    “哒!”

    “哒!”

    “哒!”

    远处的街道上传来一阵细微又清晰的脚步声。

    那声音缓慢,又沉重。

    好似高山之上,寺庙之中和尚敲响的暮鼓。悠远、绵长。

    又好似九幽之下,黄泉之上无常催命的丧钟。森严、冰冷。

    “是吗?”

    那时烟暗中有人这般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