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祸福相依
    徐寒的手方才放到烟猫的头顶。

    即使在这之前他已有所准备,但在那一刻,他的身子还是一震,心神被那烟猫体内所溢出的狂暴妖力所摄。

    徐寒在那时深吸一口气,心道已无回头路。

    随即他一咬牙,脸色一沉,体内的《修罗诀》运转起来。烟猫体内那溢出的狂暴妖力便在那时犹如汹涌的洪水终于找到了泄洪的闸口,猛地顺着徐寒的手臂朝着他的体内奔涌而来。

    即使之前对于烟猫体内狂暴的妖力有所预料,但当那妖力涌入徐寒身体的一瞬间,他的脸色还是猛地变得苍白起来。

    那股妖力尚且还只是烟猫体内狂暴妖力的冰山一角,便已让徐寒感到力有不逮。

    由此可见,这烟猫体内的妖力究竟磅礴到了何种地步。

    徐寒暗暗停下了《修罗诀》的运转,再次深吸一口气,安抚了一番这股在他体内狂暴肆虐的妖力,随后眉头一皱,再次咬牙运转起了《修罗诀》,又从那烟猫体内抽取出一部分妖力。

    如此反复八次。

    烟猫身体的颤抖渐渐平复了下来,而徐寒也感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他赶忙收回了放在烟猫天灵盖上的手,正要烟猫的情形。

    但也就在那时,他的身子一顿,脸色瞬间变得煞白无比。

    被他引入体内的妖力开始在他体内肆虐,他们犹如洪荒猛兽一般搅乱着徐寒的经脉,似乎是想要冲出这个牢笼。

    “不好!”徐寒暗道一声,而皮肤在短暂的煞白之后却在这个妖力的肆虐下开始浮出一层层诡诞的殷红色。

    那是他皮层下的血管开始炸裂,若是再不加以引导,不出百息光景,恐怕徐寒便会被这股肆虐的妖力弄得爆体而亡。

    失态紧急,不容徐寒细想,他站起了身子,也顾不得怀里已经渐渐好转的烟猫,身子一跃便猛的冲出了房门,落到了客栈内庭的空地上。

    妖力的肆虐让他的体内生出一股燥热,那燥热让徐寒感到一阵神智不清,为了缓解这样的状况,他想也不想的撕碎了自己上身的衣衫,露出其下精壮结实的身躯,随后他面色一沉,那套《修罗诀》的拳法便在那一刻被他施展出来。

    以拳法引动体内妖力从未淬炼自己的身躯这本是《修罗诀》的根本。

    但寻常修罗体内的妖力皆是来自于平日里服用的妖丹,而如此狂暴的妖力又哪是他们所能拥有的?

    因此这套拳法在这时施展出的功效却远远无法消耗掉徐寒体内暴虐的妖力。

    随着拳法的挥舞,一部分妖力被牵引涌入徐寒的四肢百骸中,淬炼他的肉身,但是更多的妖力依然在肆虐,他的体内的经脉血光开始不断的爆裂,而淬炼所带来的修复,相比于那破坏的速度无异于杯水车薪。

    “不够快!”徐寒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双目变得赤红,求生的**将他所有的潜能激发,他开始愈发快速的施展那一套牵引妖力的拳法。

    每一拳每一脚都用尽浑身气力,试图将体内狂暴的力量顺着这拳脚挥舞出去。

    鲜血开始透过皮层渗出他的身体,他的皮肤上血痕泪泪,脸上的神情因为体内巨大的痛楚而变得狰狞,整个人看上去极为可怖,就好似那从地狱从爬出的恶鬼。

    “还不够!!!”

    徐寒再次暴喝道,手脚上的速度再次提高了数分,体内的妖力运转愈发迅速,甚至不知不觉间他的挥舞的拳脚中已然带着丝丝破空之音。

    这一拳之力,恐已有十钧之重。

    但体内的状况依然不容乐观。

    体内的燥热与痛楚让徐寒几度险些昏迷,但他凭着那股从修罗场爬出的狠劲死死支撑着自己的意志,不断的挥舞着拳脚。

    他不想死!

    无论怎样,他都想要活下去!

    抱着这样的执念,徐寒犹如魔怔一般在这客栈内庭中挥舞着自己的拳脚,直到那东方的天际泛出一丝鱼白,那一刻,他体内肆虐的妖力终于被他完全吸收,他的脑袋忽的一阵轰鸣,一股热流自四肢百骸中反哺而来,涌入徐寒的丹田,然后在他的体内一阵游走,最后又消失在了四肢百骸之中。

    “活...活下来了?”徐寒愣愣的看着那东方的鱼白,心底生出一股说不出是庆幸还是诧异的复杂情感,脑袋在那时一沉,便猛的栽倒在地。

    而不远处,一道烟色的身影猛地窜出,他小小的身躯竟然就这样拖攥着相对于它来说几乎算得上是巨人的徐寒,猛地一蹿,跃入了客栈的厢房之中。

    这世间武者数以千万计,但正统之道却如沧海流所言,以内为主,以外为辅。但也不乏剑走偏锋之人,只修肉身,一如大夏国龙隐寺密宗弟子,便是以内力淬炼肉身,。

    与寻常武者或修士将修行一道分为宝瓶、丹阳、三元、通幽、天狩、离尘、大衍一般,密宗也将他们的修行之道化为七境宝瓶、罗汉、金刚、紫霄、龙象、天恨、不灭。这第一境皆是淬炼肉身,讲究身如宝瓶,气机不漏,而后六境虽是一一对应却是各有千秋。

    譬如早些时候那位与徐寒交手的凤林城太守,虽是差上一步便可抵达丹阳境大成的天字级好手,但对上不过地字级的罗汉境徐寒却走不过十招。

    肉身武者在寻常武者未入通幽境前,内力无法外放之时,在战力上可谓高出不止一筹,而一旦武者入了通幽境,内力化为真元,攻击手法便变得千变万化,防不胜防,那时便落了下层,但在此之前,这世上公理,肉身武者会强出寻常武者。

    而徐寒机缘巧合,凭借着烟猫体内的妖力强行淬炼肉身,可谓因祸得福一举破了桎梏他许久的罗汉地境,化为罗汉天境,再进一步便可罗汉境大成。方才那股自他四肢百骸中涌来的暖流便是肉身再上一个台阶为他带来的反馈,将他今日体内的伤势修复大半。

    ......

    再次醒来的徐寒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黏稠,就像是有酒渍粘在他的脸颊。

    迷迷糊糊间他下意识的伸手就要抹去自己脸上的“酒渍”,可这一抬手却摸到了一团毛茸茸的事物。徐寒心头一惊,脑中的睡意退了大半,双眼猛地睁开。

    “喵!”这时耳畔响起一阵亲昵的呼喊。

    徐寒循声望去,却见自己不知何时已然躺在了客栈的房内,而身旁平日对他冷淡至极的烟猫此刻正亲昵的舔食着徐寒的脸颊。而方才他在睡梦中所感受到的黏稠感便是由此而来。

    徐寒愣了一会,这才记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他缓缓的从床榻上坐起身子,烟猫见徐寒醒了过来,显然也颇为兴奋,它嘴里再次发出一声轻呼,身子一跃,便落在了徐寒的肩上,乖巧的舔着自己的爪子。

    “是你将我弄回来的?”徐寒记得昨日在险之又险的牵引完他体内的妖力之后,他便失了气力,栽倒在了客栈的内庭,如今却在床榻上醒来,唯一能这么做的想来也便只有这烟猫了。只是它这小小的身躯是如何将他带回房间之中,徐寒却是不得而知。

    “喵!”烟猫发出一声欢快的喊叫,狭长的眸子眯成了月牙状,脑袋还在那时蹭了蹭徐寒的颈项,一副邀功似的模样。

    徐寒自然听不懂烟猫的话,但却不难看出烟猫是承认了这一点。

    他免不了觉得不可思议,但想到烟猫体内那更加不可思议的磅礴妖力,这样的疑惑也就散开了几分,毕竟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烟猫都非凡物,有些难以理解的本事也算不得出奇。

    “谢谢。”他颔首言道,语气极为认真,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一只猫而有半分轻视。

    说完,徐寒便站起了身子。

    昨日的险境让他此刻的身子黏糊糊的,**的上身上甚至还带着些血迹。徐寒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又得去那澡堂冲洗一番,这般想着他来到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袱旁准备拿出一套备用的衣物。大周虽然民风尚武,但若是这般带着一身血迹出门,免不了惹人耳目。如今沧海流不在,徐寒可不敢托大。

    可这脚步方才迈出,徐寒的心头便是一震。

    他足足愣了数息光景方才低头看向自己仅有的一条手臂,那股从四肢百骸中传来的充沛力量,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徐寒,此刻的他已经破了罗汉境地级,化为罗汉天级,再进一步便可罗汉境大成。

    这样的进步倒说不上什么质的提升,但肉身的修炼本就比寻常武者的内功修炼难上数分,这才一夜光景,徐寒便破了地境,不可谓不神速。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看向在自己肩头专心梳理着自己毛发的烟猫,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他伸手扶了扶烟猫的额头,烟猫也极为享受的朝着他的手臂伸出自己的脑袋。

    “小家伙,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

    徐寒这般说道,也不管烟猫脸上此刻不明所以的神情,穿上衣物大笑着便出了客栈。

    ps:本书纵横,新书刚刚起步,请大家纵横收藏打赏订阅支持!老铁抱拳了!写书不易,请支持正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