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是妖不是猫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如果可以,请来纵横支持)

    (ps:新书期间求收藏,推荐,打赏!!!)

    隆极城是徐州南部上的一座小城,除了一些行走的商贩,平日里几乎少有外人到来。

    带着徐寒风餐露宿了多日的沧海流好似突然良心发现了一般,领着徐寒走入了这座小城,寻到了一处还算不错的客栈,为徐寒开了一间厢房。

    “你且在这里住上几日,老夫有点私事要办。”然后沧海流便转头对着不明所以的徐寒说道。

    “前辈,晚辈每日都背着这东西,未曾有过半日懈怠...”徐寒闻言心头便是一紧,沧海流如今可算得他的保命符,徐寒怎能愿意就这样被他扔下。

    “老夫一言九鼎,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过?你且待上几日,我自会来寻你,至于那些魁魅魍魉,老夫尚且活着一日,他们便不敢伤你一日。”沧海流撇了撇嘴,对于徐寒的怀疑显然颇为不喜。

    “可...”徐寒却摸不准这老头子的心思,依然有些担忧。

    “老夫的东西还在你的背上,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沧海流打断了徐寒的话,然后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将手中的烟猫猛地一抛,扔入了徐寒的怀中,“呐,玄儿也放在你这里,好生喂养。”

    “喵!”那烟猫对此始料未及,落入徐寒怀中,顿时犹如炸毛了一般发出一声尖锐的长叫,似乎对于老人这样的决定极为不满。

    徐寒在那时先是一愣,但很快便醒悟过来,观这几日的相处,沧海流对于这烟猫可谓极为宠爱,有它在,沧海流自然是不会做出跑路的事情来。

    徐寒也顾不得怀里烟猫的挣扎,将之死死保住,一改之前狐疑的态度,脸上更是堆起了满满的笑意。

    “前辈放心,晚辈必然好生照顾玄儿。”

    “嗯。好好相处。”沧海流很是满意的看了看一脸不情愿的烟猫与脸上笑意盎然的徐寒,他点了点头意味深长的说道,然后便转过了身子,拂袖消失在隆极城的街道上。

    ......

    徐寒的本意本来是趁着这几日沧海流不在好生休息一番,毕竟他的身子尚还带着不小的伤势,加上这一路背负那极重的事物,早已疲惫不堪。

    可是那烟猫却不是一个消停的主,徐寒在完成了每日的拳脚修炼之后便要躺在床上休息,烟猫却是冲着徐寒一个劲的叫唤,示意他带着它出门。徐寒被它叫得心烦意乱,几番威胁无果之后,只能妥协。

    他将那白色布条包裹着的事物放在肩上,又将烟猫放于头顶,便出了客栈。

    这倒不是徐寒自虐,只是那白布中所包裹的事物似乎对于沧海流极为重要,徐寒不敢将之放在客栈,要是被人偷去,他便不好交差了,因此索性将之带上。

    隆极城虽然算不得繁华,但入夜之后,街上的人群却是热闹了起来。

    那烟猫显然也少有见到这般稀奇的景象,蹲坐在徐寒的头顶瞪大了眼珠子看着周围的一切。

    烟猫自然不是凡物,徐寒在这几日的见闻早已让他对此有所了解。但是当着烟猫死抱着街角一个摊贩所贩卖的玩偶不肯松手时,徐寒对于烟猫的灵性又有了全新的认识。

    无奈的徐寒只能买下那只孩童模样玩偶,那时那烟猫方才心满意足的叼着这玩偶与徐寒结束了一天的闲逛。

    回到客栈后的烟猫依然对那玩偶表现出了极为浓厚的兴趣,他极为兴奋的抱着那玩偶一个劲的在地上打滚,狭长的眸子眯成了月牙状,嘴里更是不住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

    徐寒苦笑的看了看那烟猫,摇了摇头,他着实不理解那看似普通的玩偶为何会对烟猫产生如此大的吸引力。

    他看了好一会,发现烟猫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觉得无趣的徐寒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本想就此睡下,但却发现自己浑身黏糊糊的极为难受。这些日子一直在外跋涉,每日都累得大汗淋漓,平时没有空闲,倒无知觉,此刻得了闲暇才记得自己已有数日未有洗澡。

    徐寒微微思索,记得方才看见客栈不远处有一座澡堂。想到这里,他便有了几分意动,索性站起身子与那烟猫说了几句。他并不确定烟猫是否听懂,但烟猫却是摆了摆爪子,似乎是对于徐寒的叨扰颇为不满。

    徐寒见状苦笑的摆了摆头,然后独自出了客栈,去往了之前他所见过的澡堂。

    ......

    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之后,洗去这几日堆积的污垢的徐寒一身轻松的走回了客栈。

    心情也好了不少的他想着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但当他步入房间之中时,眉头却忽的一皱。

    房间内很安静。

    烛火摇曳,似乎一切如常。

    但徐寒却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他的目光一阵游离,见那白色布条所包裹的事物尚且躺在床上,并未有被人挪移过,但空气中却回荡着一股气味——妖的气味。

    这是大周的腹地,自然不会有什么妖族作乱,那么唯一能散发出这样味道的便只有与他一般的那些森罗殿的修罗们。

    至少徐寒是这么认为的。

    但当他一一探查过房间内的情况时,却并未发现屋内究竟有任何人来过的痕迹。

    唯有那烟猫方才爱不释手的玩偶安静的躺在地上,烟猫却不见踪影。

    玄儿不见了。徐寒这时方才意识到屋里究竟有何不对。

    “玄儿?”他轻呼了一声那烟猫的名字,却并未有得到回应。

    “玄儿?”他再次喊道,声线大了几分。

    “喵。”这时,床底传来一声虚弱的呼叫。

    徐寒赶忙循声找去,却见那烟猫此刻正卷着自己的身子龟缩在床底。

    徐寒一愣,赶忙将之抱出。

    那平日里活波好动一刻都不得闲的烟猫此刻却安静异常的躺在他的怀中,身子不住的微微颤抖,那双狭长眸子也变得光芒黯淡,似乎极为虚弱。

    而更让徐寒感到诧异的是,方才他所嗅到的妖气赫然便是从这烟猫的体内传出。

    徐寒倒无暇去细想这烟猫身上会有妖气传出,他更关心的是此刻烟猫的状况显然并不太好。且不说这烟猫对于沧海流的重要性,端是这几日的相处,徐寒也断不可能见死不救。

    但他一时间确实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

    “喵。”烟猫又发出一声轻叫,身子的颤抖愈发明显,眸子中的光芒亦是黯淡了几分。

    他的状况俨然已是越来与差,徐寒心头焦急,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便赶忙伸手按住烟猫的天灵盖,试图以此感应一番他体内的状况,以找出应对之策。

    这本算不得什么办法,毕竟猫与人的身体差距甚大,徐寒也找不到猫脉搏究竟在何处,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的试一试。

    可这手方才触摸到烟猫的头顶,他的身子便猛地一震,手更是触电似的被他松开。

    他的脸上在那时浮现出一抹浓重的震惊之色。

    方才那一接触,他体内的妖力竟然被这烟猫所牵引,而他那时也感受到了烟猫体内此刻正有一股难以形容的狂暴妖力在攒动。

    徐寒并不清楚为何一只小小的烟猫体内能有这般磅礴的妖力,但很显然的是烟猫此刻的异状便是它体内那股狂暴的妖力所致。

    徐寒愣愣的看着怀中的烟猫心头震惊不已,再一联想之前每日都有看见沧海流为这烟猫体内注入一股白色的力量,或许便是在帮助烟猫压制他体内的妖力。

    那么既是如此,沧海流应当是知晓烟猫的状况的,那为何又会将之留下?那岂不是置烟猫于死地?

    徐寒不信沧海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么将烟猫留下,必定有什么解决之法。

    想到这里,徐寒的身子又是一震。

    妖力!

    他猛地捕捉到了事情的关键,致使烟猫如此的原因是它体内狂暴的妖力,而徐寒所修炼的《修罗诀》便是引妖力入体淬炼肉身的法门。

    理论上来说徐寒是完全可以用这修罗诀牵引出烟猫体内的妖力,以此减轻那力量对于烟猫的伤害。

    但是事实上这么做却是极为凶险。

    妖力这东西毕竟与人体有所冲突,徐寒也真是因为年少时吸收了妖力,体内的经脉受了妖力的影响而无法再产生与寻常修士一般的内力修为,这也是徐寒在明知《修罗诀》的法门对身体会造成危害时,也不得不继续修炼的原因。

    妖力之所以为妖力,自然是人体无法主动产生的,森罗殿的修罗们在修炼这法门时还得配以服用森罗殿所赐下的妖丹,但是徐寒已经叛出了森罗殿,早已没了妖丹,这些日子修炼也就收效甚微。此刻烟猫体内的妖力对于徐寒来说可谓一个不小的机会,但同时也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毕竟那妖力如此狂暴,远非妖丹所产生的妖力可以比拟。

    徐寒明白这一点,因此在那一刻免不了有所迟疑。

    但看那烟猫此刻痛苦的神情,加之昨日在郊外与沧海流的那一番关于“咸鱼”的对话无不时时刻刻冲击着徐寒的神经。

    他在迟疑了约莫数十息的光景之后,终于是忽的脸色一沉,目光之中闪过一道狠戾之色。左手猛地伸出,再次按在了烟猫的头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