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老人与黑猫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如果可以,请来纵横支持)

    (ps:新书期间求收藏,推荐,打赏!!!拜谢各位了,今日依然三更。)

    秦可卿跟着徐寒又开始上路了。

    徐寒赶路的方式在她看来很是奇怪,其实谷鹏镇离景升城并不远,但二人却足足走了数个时辰,直到夜色降临,他们方才抵达。

    而这一切归根结底,便是因为徐寒莫名的绕路,甚至有时候带着秦可卿走上一些相反的方向。秦可卿倒是对此表达过自己的疑问,但徐寒却不予理睬,他至始至终的神情都极为专注,似乎每一刻都在思考着些什么。

    但无论如何,他确实带着秦可卿来到了谷鹏镇。

    徐寒领着秦可卿来到一座客栈前,远远的秦可卿便看见了那客栈前三三两两的青衣弟子,虽然他们中大多数都有些神情狼狈,但却并无多大的伤势,看样子正如元修成信中所言,森罗殿的刺杀计划失败了。

    那么等待着森罗殿的便是这大周第一宗门玲珑阁的滔天怒火。

    初逢大难的秦可卿,经历了整整一日的提心吊胆,总算是见到了自己的同门,心头一喜,也顾不得身旁的徐寒当下便快步朝着自己的同门跑了过去。

    “鸿师兄!”她高声的唤着这些青衣弟子中的某一位的名字。

    而那些聚集在客栈门口的弟子们也闻言看去,其中一位容貌英俊的男子在看清秦可卿的模样时,脸色一喜,亦是快步迎了上来,说道:“秦师妹,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他这般说着,脸色有些潮红,显然此刻心中的庆幸并非作假。

    “是啊!秦师妹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我们去到客栈时,悬河峰的师弟师兄们都....”周围的诸人也在那时围了上来,但在说道那客栈中的惨案时,都是脸色一暗,声线变得低沉了起来。

    但那位秦可卿口中的鸿师兄显然是一位妙人,他倒不愿意见着自己的师兄弟们沉寂在如此悲伤的气氛中,因此话锋一转,忽的问道:“对了,可卿,你是如何逃出来的?听龙长老说,那些刺杀他与客栈师兄弟的人应该是森罗殿的修罗。”

    这个问题让秦可卿想到了徐寒,她脸色一变说道:“啊,是一位路过的少侠救了我,他就在...”说着她转过了身子看向徐寒方才所站得位置。

    她这么说其实是有自己的私心的。

    徐寒救了她,但毫无疑问,徐寒是森罗殿的人,如今因为她的关系,他免不了被森罗殿所追杀。而唯一能保下他的便是玲珑阁,因此,她下意识的隐藏了徐寒的身份,想要将他一起带回玲珑阁。可她这话方才说完,转过身子时,却发现徐寒方才所站的地方,此刻已经没有了人影...

    “嗯?人呢?”她心头一紧,有些疑惑。

    “或许是那位少侠不愿麻烦我们,已经离开了吧。若是下次有缘遇到,我们定要好生感谢。”鸿姓男子也看出了秦可卿的异样,他赶忙出言安慰道。

    “嗯...”秦可卿点了点头,但不知为何,心底却莫名的有些惆怅若失。

    ......

    徐寒确实离开了,再确认了秦可卿已经脱离了危险之后,他便转身离去。

    他不是没有想过寻求玲珑阁的保护,但秦可卿心思简单,那大周第一宗门玲珑阁也会如此吗?只要稍加推断,徐寒的身份便极为可疑,入了玲珑阁,说是羊入虎口恐怕也不为过。

    徐寒自然不能冒这个风险。

    因此,留给他的只有一条路,便是逃!

    据他所知森罗殿的实力偏布整个大周,他想要摆脱森罗殿的追杀,最好的办法便是离开大周,去往与大周朝毗邻的夏国或是陈国,亦或者遁入南疆的蛮夷之地,再或者便是妖族林立的西方十万大山之中。但这些都并不简单。如今能否逃出充州对于徐寒来说都是未知之数,他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出了谷鹏镇,才走了二十余里地,徐寒的身子便是一顿,他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放在背上的长剑被他猛地取出。

    “想不到这么快便来了。”他这般喃喃自语道,嘴角却勾勒出一抹冷笑,他脚尖在那时点地,猛地窜入不远处的密林之中,他很清楚,敌众我寡,硬拼绝非明智之举,唯有依靠这密林的优势,一一击破,方才有那么一线生机。

    而也正如徐寒所料,当他跃入那密林之后,数道烟影从远处窜出,跟着他一道入了密林。

    ......

    七日之后。

    充州与徐州的交接处。

    一个浑身是血的烟衣少年狼狈的奔走在林间小道上,他身上的衣衫褴褛,其下的身躯伤痕密布,脸上的神色更是苍白无比,但目光之中却透露着一股犹如野兽一般的狠劲。

    他还在跑。

    即使他的脚步蹒跚。

    即使他的速度远远不及身后那些追兵的一成。

    但他还在跑,他所过之处,地面上被拉出一条长长的触目惊心的血痕,似乎已经将他的血給流尽。

    可他依然没有选择放弃。

    是的,他不想死。

    他还想继续活着。所以他执着的拖着自己的身子向前。

    他的身后数以十计烟衣人正在跟随,他们似乎对于此刻已经是强弩之末的烟衣少年依然有所忌惮,因此只是选择远远的跟上,却并没有强行出击。

    他们已经在这个少年的身上前前后后的折损了三十余位修罗。

    这个与他们一般从修罗场中走出的少年,却拥有一股足以让他们这些亡命之徒都为之胆寒的狠劲。

    烟衣少年又在那林间的小路上狼狈的前行了一刻钟的光景。

    他大抵能猜到身后那些修罗们打的主意,可是他真的已经没有任何的办法能够化解如今的危局。

    这样的追逐又持续约莫一刻钟的光景。

    他身后那些犹如豺狼一般的修罗们忽的动了起来,在那时纷纷飞身向前。

    他们看出了那少年已经到了极限。

    已是强弩之末少年在那时一咬牙拼尽最后一丝气力回身提剑就要抵挡,但他终归还是太过虚弱了一些,回身的一剑更是软弱无力。而那些修罗们却已以逸待劳许久,自然不会惧他。

    “找死!”冲在最前方的那位修罗发出一声暴喝,手中的利剑带着虎狼之势袭来,将那少年手中的剑,连同着他握剑的右臂一同斩下。

    鲜血自少年的右臂处喷溅射出,炙热而猩红,时间在那一刻似乎停止了下来,他愣愣转头看着自己飞出的右臂,脑海中一阵轰鸣。

    那时他眼角的余光隐隐约约的看见不远处的小道旁,似乎有一位抱着烟猫的老人出现在他的眼帘。

    他不清楚这一切究竟是否是他的错觉,但这时一阵铺天盖地的晕眩感传来,他明白自己已经到了极限。

    “快走。”他朝着那个缓缓走来的老人这般说道,他知道若是老人看见了这样的情形免不了被森罗殿灭口,他已是必死之境,终归不忍连累那老人。

    这话方才说完,他便再也支撑不住,身子一歪,栽倒在了原地。

    修罗们围了上来,其中一个首领模样的中年男子伸手查探了一番那少年的状况,在确定他真的已经昏迷之后,那中年男子脸上的神色稍缓。

    “带回去吧,上面要活的。”他朝着自己的同伴这般说道,周围的烟衣人中便有二位迈步而出,看样子就要将那倒地的少年架起。

    “光天化日之下,诸位如此行事,是否有失妥当?”而就在这时,一道温和的声音忽的响起。

    那些修罗一惊,纷纷抽刀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见不知何时,他们的身后正站着一位怀抱烟猫的老者。

    老者模样寻常,脸上的皱纹密布,背上背着一件被白色布条包裹着的长形事物,此刻正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他的忽然出现,瞒过了在场诸位修罗的耳目,那些修罗自然也非愚笨之人,隐隐意识道这老者的不寻常。

    “森罗殿做事,还请阁下莫要多管闲事。”那为首的修罗上前一步,看着老者沉声说道。

    在他看来无论这老者是个什么来头,但凡听闻他森罗殿的名号,终归是得有所忌惮。

    “哦?” 而与他所预料的一般,在听闻森罗殿三字之后,老人的脸色一变, 一副了然之色。

    但还不待他们松下一口气来。

    一道寒光忽的闪过,在场诸人的身子一震,数息之后,颈项处都忽然浮现出一道血痕,而后血光乍现,他们还来不及发出半分声响,身子便纷纷倒地。

    “就是那个给老夫扣了三十年屎盆子的森罗殿?”

    而那老人依旧眯着眼睛,矗立于一片血泊之中,手抚摸着时怀中的烟猫,慢悠悠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