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送你回家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如果可以,请来纵横支持)

    (ps:新书期间求收藏,推荐,打赏!!!拜谢各位了,今日依然三更。)

    二人跑了很久,也不见将身后的追兵甩掉。

    最后徐寒灵机一动,拉着秦可卿遁入了一道小巷中,这才堪堪将追杀的修罗们暂时的骗走。

    呼!

    呼!

    劫后余生的二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而后对视一眼,但不知为何又都在目光交集的那一瞬间收回了各自的眼神。

    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当然还有在秦可卿脑海中此刻不断浮现的疑问。

    毕竟她觉得自己并不认识徐寒,那为何他要舍命相救,这一点,秦可卿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安全了。”秦可卿拍了拍胸脯,感叹道,试图以此来化解此刻尴尬的气氛。

    “安全了?”哪知徐寒在那时却是一笑,“这天下对于森罗殿来说,没有任何地方是安全的。”

    他太了解森罗殿的手段了,即使是在大周朝的皇宫,森罗殿想杀的人,也一定能杀到。

    “森罗殿?”秦可卿显然也是听说过森罗殿的大名,在那时发出一声惊呼,转头诧异的看着徐寒,她怎么也想不到追杀他们的竟然是那凶名赫赫的森罗殿,一想到关于它的那些恐怖传闻,秦可卿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呵,没事,有我在。”徐寒却是看出了此刻秦可卿的担忧,他尽可能温柔的安慰道,然后再次拉起了秦可卿的手。

    或许是因为度过了之前生死攸关的大战,秦可卿也清醒了几分,她自然知道被一个陌生的男子拉着手是一件极为不妥的事情,因此下意识的想要挣脱,可也就在那时,她忽的瞥见了徐寒拉着他的手上,碎裂的衣衫之下,有数道鲜血淋漓的血痕。她知道这些血痕都是他为了保护她而致的,她在那时莫名的心头一软,手上挣扎的动作生生的止住,就这样任由徐寒拉着她步入了小巷的阴影下。

    ......

    当天蒙蒙亮时,徐寒领着秦可卿来到了景升城外的一处树林。

    他们逃了很久,中间也不止一次遇到过追查他们的修罗——他们的事情已经报到了高层,不过不知究竟为何,派出来追杀他们的修罗却比徐寒预期的要少上许多。

    徐寒暗自推测恐怕是刺杀龙从云的事情上除了些乱子,否则以森罗殿的行事风格,此刻必然已经将整个景升城封锁,又哪能给他们逃出升天的机会?

    不管他所想是否属实,但他终究带着秦可卿逃了出来。

    二人心惊胆战的跑了一夜,早已是精疲力尽,他们寻到一处隐秘的所在,便都在那时坐了下来。

    微微喘息片刻之后,脸色通红的秦可卿忽的想起了徐寒手上的伤口,她转过身子,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物,想要帮他包扎。

    但这才微微触碰到徐寒,徐寒的身子便一个激灵,站了起来,极为戒备的看着秦可卿。

    多年的血雨厮杀早已让徐寒生出一种犹如野兽一般的本能,下意识的防范着所有的人。而当他看清楚秦可卿此刻眼中的诧异与委屈时,才知自己太过多疑了一些。

    “对不起。”他不无歉意的说道,再次坐了回去。

    或许在这世上能让他完全信任的人,除了当年的阿笙,便只有眼前的这个女孩了。

    “没关系。”秦可卿虽是被徐寒的反应吓了一跳,但还是理解他这般的行为。她摇了摇头身子凑上前去,又撕下自己衣物上的一块布料,开始用药物小心的包扎起来。

    秦可卿低着头,发丝被夜风撩起,拂过徐寒的面颊。

    即使是面对生死逆境也未曾皱过半点眉头的徐寒在那时心头莫名生出一股说不出的紧张。

    这是他有记忆以来,还是第一次与一个女孩这般亲密的接触。

    咕噜。

    他咽了一口唾沫,眼角的余光忍不住瞟向低头的秦可卿,细细打量着四年未见的她。

    她已经十六岁,与他一般大小,五官端正,算不得国色天香,但却有那么几分小家碧玉的意思。

    尤其在此刻,她全神贯注的提徐寒清理着伤口上的异物,那模样端是让徐寒莫名有些着迷。

    “好了。”这时,秦可卿包扎好了徐寒的伤口,她拍了拍手,抬起头看向徐寒。措不及防的徐寒好似做了坏事被人发现的顽童一般,赶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秦可卿一愣,大抵也猜到了徐寒方才在偷偷打量她,她的脸色一红,再次沉默了下来,俏生生的坐到了一旁。

    二人之间再次一阵良久的沉默。

    “你...为什么要救我。”犹豫许久之后,秦可卿终是无法压下心底的疑惑,出言小声的问道。

    为什么?

    徐寒一愣,他也在心底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他已经在森罗殿待了四个年头,只要再安稳一年,便可以重获自由。

    他似乎没有必要赌上自己的性命去救她。

    难道仅仅只为了报那数年前半个馍馍的恩情吗?

    当然不是。

    可同样,他委身森罗殿也不是简单的为了活下去那般简单。

    若是如此,他大可寻一寻常大户人家,卖掉自己,又何苦受这森罗殿的折磨?

    他跟着老乞丐做了十二年的乞儿。

    他对这个世界,对于自己曾不止一次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疑问。

    而当他看见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女孩被卖出去的时候,他想要做些什么,也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老乞丐却告诉他,你是一个乞丐,乞丐就得有乞丐的样子。你什么也做不了。

    那时,徐寒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

    他不要做乞丐,或是任何人的奴仆。

    或者说,他觉得人不应该为了活着而活着,人活着,多少得有些意义。那意义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他想去寻找。

    为了摆脱这样的身份,他选择了森罗殿。而这一切的初衷,便是当年他眼睁睁看着被卖掉的秦可卿。

    若是现在,他为了活命而杀了她,那这四年所经受的磨难又有什么意义?

    所以,与其说他救了秦可卿,倒不如说他救了他自己。

    只是徐寒此刻的沉吟,落在秦可卿的眼中却让这个女孩以为徐寒有什么难言之隐。她笑了笑,说道:“若是不方便,那便不说吧。”但脸上的神情却多少有些失望。

    然后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转头看向徐寒问道:“那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或者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模样?”

    徐寒自始至终脸上都蒙着一块烟布,这也难免秦可卿心底好奇得紧。毕竟若是二人萍水相逢,她实在想不通徐寒为何会救她?可若是认识,秦可卿却又是在想不起他何时认识这样一个人物。

    这个要求显然出乎了徐寒的预料,他愣了愣,似乎是由于了好一会,方才沉默着摇了摇头。

    “为什么?”秦可卿却并不满意徐寒的回应,她站起身子追问道,声线不觉高亢了几分。

    “知道得太多对你并无益处。”徐寒这般说道。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秦可卿不可能认得他,他只是街边的一个乞丐,就算她当年心善施舍过他半个馍馍,可谁又会真的记起这样一个的乞丐了?反之,现在的秦可卿对于森罗殿的计划所知不多,这样森罗殿才有放过她的可能,否则...只会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可...”秦可卿的身子在那时迈出一步,还要说些什么。但见徐寒此刻却靠着树干躺了下来闭目养神,显然已经没了与之对话的心思,她也就将到了嘴边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而徐寒这一坐便是两个时辰过去,天色已经放亮,但徐寒依然没有起身的意思。

    秦可卿难免有些心急,他们还在被追杀,她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休息的好时机,因此她犹豫再三,还是出言问道:“哎,你在干嘛?我们就一直藏在这里吗?”

    “别急,快到了。”徐寒却眯着眼睛,淡淡的回应道。

    而就在这时,已经放亮的天空中忽的响起一声沙哑的长鸣,伴随着一阵振翅之声,一只烟鸦缓缓的从天际落下,落在了徐寒的肩膀。

    秦可卿一愣,倒是收住了自己到了嘴边的话。

    徐寒对此似乎早有预料,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这烟鸦的脑袋,然后将它放在自己的手臂上,从他的脚踝处取出一张信纸。

    “刺杀失败,沧海流出手救了龙从云,如今龙从云正在谷鹏镇修养,带着你的小情人去找他吧,永远不要再回森罗殿了。”

    信纸上的内容极为简单,但却给如今的徐寒指出了一条明路。

    至于这信究竟是谁发来的,徐寒倒是可以猜到几分,他知道他一旦被抓,元修成与他之间的关系必然藏不住,所以,他一早便料到元修成会想办法帮他脱身。

    但至于元修成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便不得而知。

    他只是依稀记得,当他在修罗场醒来时,曾一度因为自己的妇人之仁害死刘笙而自责不已。而就在他陷入这样的愧疚不能自拔时,是那个男人  忽然出现,告诉他,无论他想要为刘笙做些什么,但前提是他必须活下去。

    那一番对话点醒了那时的徐寒。

    也就方才有了现在的徐寒。

    “走吧。”徐寒将那信纸塞入的怀中,双手抬起,将手中的烟鸦放回了天际,转头看向一旁还在发愣的秦可卿,这般说道。

    “去哪里?”秦可卿下意识的问道。

    徐寒笑了笑,说道:“送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