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叛逃!
    (ps:今日第三更,这周在冲新书榜,请大家多多支持,继续求月票、推荐、收藏!!!拜谢大家!!!)

    秦可卿等待的死亡迟迟未有到来。

    她有些诧异的睁开了眼。

    然后,她看见了一双眸子。

    一双很普通的眸子。

    但在那目光之下,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涌动。

    秦可卿说不明白,但却莫名的在那目光的注视下,感到一阵心颤,一阵来自灵魂深处的心颤。

    “你...”秦可卿自然知道眼前这个烟衣人是来杀她的,但她着实不解,为何他会忽然停手,方才那一连串“是你,是你”的惊呼又是为何。因此,她暂且压下了新的疑惑,就要问些什么。

    可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闯了进来。

    “你在做什么!”那是森罗殿的一位修罗,蒙着面自然是看不清容貌,但听声音恐怕已经三十岁往上,他本是在搜查漏网之鱼,却不小心看见了这般情形,虽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本能的感到不对,因此出言呵斥道。

    徐寒与秦可卿在那一刻终于是回过了神来。

    秦可卿一愣,心头一阵慌乱,眼前这个烟衣人尚且不说,而那位忽然闯入的烟衣人此刻手中的匕首尚还淌着鲜血,她并不认为,对方也会如眼前这个烟衣人一般放过自己一马。

    “你在干什么?你想要害死我们吗?”那烟衣修罗自然没有心思去揣测此刻秦可卿心头的想法,他暴怒的斥责着徐寒,身子却不断的朝着二人靠近。森罗殿的规矩他再清楚不过,今夜但凡留下了一个活口,走漏风声,上头怪罪下来,此次行动的所有人都难逃一死。

    他不知道徐寒究竟为何会忽然停手,但他却来不及细想,先杀掉这个女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这样想着,他已然走到了徐寒与秦可卿的跟前,手中尚还淌着鲜血的匕首在那一刻被他举起就要朝着秦可卿的面门刺去。

    秦可卿的瞳孔陡然放大,这一系列的变化远远超出了她预料,以至于连躲避都已经忘掉,只得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匕首刺来。

    而也就是在这时,徐寒的双眸中猛地闪过一道寒意,他的一只手放下,一把匕首自袖口中滑落,被他握于手中,旋即一刺。

    只听一声闷哼响起。

    那烟衣修罗的身子一震,他缓慢又艰难的转过了头,看向徐寒,脸上写满不了不解与震惊。

    “为...为什...”他颤抖着张开了嘴似乎是想要问些什么,但话还未说完,徐寒那握着匕首的手便是一转,烟衣修罗瞳孔中的色彩在那一刻渐渐退去,身子也轰然倒地。

    秦可卿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但还不待她发问,徐寒便伸出了手,将她拉住。

    “走!”

    他这般说道,身子一跃,而后在秦可卿惊呼声中,便猛地带着她从客栈的二楼跳了下来。

    森罗殿行事狠辣不假,但他能在宗门林立的大周站稳脚尖,自然不是靠的侥幸或是运气。

    最关键的一点,还是他们行事的滴水不漏。

    派出二十余位修罗灭口这客栈中的玲珑阁弟子便是森罗殿确保他们暗杀龙从云之事不被暴露得第一道防线,而第二道,在这客栈之外,依然有那么几位修罗未曾杀入其中,而是在外面的暗处悄悄蛰伏,以防有漏网之鱼,逃出升天。

    所以当徐寒拉着秦可卿落下之时,五位埋伏在外的烟衣修罗便猛地围了上来。

    但当他们看到这落下二人之中有一位是与他们一般的森罗殿修罗时,几人都猛地一愣。

    可徐寒对此却是早有预料。

    他太清楚森罗殿的行事风格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不可能不留后手。

    有道是,有心算无心。

    他就在落地的一瞬间,手中的匕首便飞出,直直的去向其中一位修罗的颈项。那还在愣神中的烟衣修罗发出一声闷哼,身子应声倒地。

    而他的死也给剩余的四位修罗敲响了警钟。

    他们不再迟疑,也收起了各自心头的疑惑,纷纷拔出自己腰间的刀剑,杀向徐寒与秦可卿。

    徐寒在那时一把将秦可卿的身子拉到了背后,用自己的身子将她完全挡住。

    这时的秦可卿脑袋一片空白,她有太多疑问,譬如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杀她们?他又是谁?为什么又要救她?

    她想不明白,也无力改变如今的处境,只能是任由徐寒摆布,下意识的选择相信了他。

    修罗场中走出的修罗,论修为算不得如何出奇,但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徐寒很清楚这一点,因此在面对四位修罗时,他不得提起自己的十二分精力,沉着面对。

    乌云再一次汇集,将月光遮挡了下来。

    在那月光消失的一刹那,双方都极有默契的在那一刻动了起来。

    四位修罗的围杀极有讲究,二人佯攻,二人实击,滴水不漏,又攻防一体。

    初次交锋,若不是徐寒对此阵法极为了解恐怕便已是着了道。

    五人一阵缠斗,徐寒又要顾及自己身后的秦可卿,一时间险象环生,身上平添几处伤痕,虽不致命,但长久下去,也绝非益事,况且这里的打斗必然会引起其余修罗的注意,届时更多的修罗围杀过来,徐寒便再无生机。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徐寒,眸子中闪过一道寒光,他心头一横,身子猛地迎上一把修罗刺来的长剑。

    那修罗显然没有想到徐寒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他心头莫名一紧,恐徐寒此举有诈。

    而就在他犹豫的一瞬间,徐寒的速度猛地加快,身子一侧,避过了剑锋,一只手作爪状,犹如毒蛇一般探出,直取那修罗的颈项,而后猛地一握,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修罗的脖子便生生的被徐寒捏碎,脑袋一歪应声倒地。

    其余三位修罗见此状,心头又惊又怒,手中的剑锋一荡,再次袭杀向徐寒。

    徐寒在那时拉着秦可卿的手猛地一用力,将她的身子抛出,扔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而自己的一只脚猛地一提,将那位死去修罗的剑提了上来握于手中。

    他的面色一寒,嘴角却勾勒出一抹冷笑,映着那剑身上的寒光,显得格外的阴冷可怖。

    就在下一刻,他转过身子,手中的长剑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月牙。

    那三位杀来的修罗身子一顿,徐寒这一剑攻势尽出,已无半点守势,俨然已是以命搏命的架势。

    三人在那时不得不暂避锋芒,收回了手中的攻势,准备待到徐寒此招力尽,新力未生时再次出手。

    可谁知徐寒等的便是这个机会,他剑锋还未荡尽,见三人收招,他忽的收回了剑锋,身子一转,看向远处方才从地上爬起的秦可卿,吼道:“跑!”自己也作势迈开了步子想要逃离。

    那三位修罗心头暗骂一声徐寒狡诈,想不到看似凶恶的徐寒,这一招却只是为了逃跑而做出的佯攻。当下,他们也顾不得其他,再次出剑袭杀向徐寒的背部。

    而就在那时转过身的徐寒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他的身子一弓,堪堪避过了刺来的三把利刃,而后脚尖点地,身子一转,手中的利剑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一挑,将那三位修罗握剑的手纷纷割除一道血痕。

    他这一剑极为精准,三人的手筋在那时被他尽数挑断,已是无法握住手中的剑,只听哐当的几声脆响,他们的剑便纷纷落到地上。

    徐寒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身子在那时猛地站起,长剑一荡,就要取下三人的性命。

    可也就在这时,那客栈中的修罗们终于是料理完客栈中的玲珑阁弟子,纷纷飞身而出,朝着这打斗传来的方向杀来。

    徐寒眉头一皱,不敢恋战。当下收剑回身,拉起还在发愣的秦可卿,朝着远处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