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月下见良人
    夜。

    景升城中一家名为风宁的客栈外,烟影攒动。

    他们从远处一个又一个的落下,犹如恶狼一般潜伏在烟夜的阴影之下,冷峻的注视着那座客栈,就好似饥肠辘辘的猛兽注视着一只肥美的麋鹿。

    杀机开始蔓延。

    而处于暴风雨中心的客栈中却依然一片欢声笑语,对于即将到来的杀戮,毫无察觉。

    作为这些修罗中的一员,徐寒皱着眉头看着远处的客栈,脑海中还在不断回旋着今日元修成所说的话。

    “此战有宋帝王手下的红衣判官督阵,十殿阎罗对此必然极为重视,若是你在这一战中心慈手软,到时候必然会露出马脚,被人察觉,届时莫说是你,就是我也会被牵连。所以今日,你必须狠下心来,不管对方是谁,你都得杀了他!”

    徐寒倒并非分不清轻重之人,这两年他倒是放过一些在他看来不当死之人,但却也杀过不少他不得不杀之人。

    元修成的嘱咐在他看来其实算得什么大问题,而且也或许是元修成有意为之,今日他的目标只是玲珑阁派来掩人耳目的一些悬河峰弟子。这些沉浸医道的修士能有多少战力,徐寒自然是清楚的,而最麻烦的恐怕也就是几个负责护卫的青衣弟子,但在这足足二十余位的修罗手下,想来也翻不起什么大浪。

    至于那位龙从云,此刻恐怕已经赶往了截杀沧海流的路上,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螳螂捕蝉,尚有黄雀在后。今日,这位名震江湖的玄冥剑仙恐怕便会人首异处,做了森罗殿交换财富的筹码。

    不过想来森罗殿也不愿意与这大周第一宗门玲珑阁撕破了脸皮,因此,今夜自然是不能留下半点活口。届时还可把这脏水泼到沧海流的身上,一举两得,这森罗殿的算计,光是想想便让徐寒一阵胆寒。

    “上!”

    伴随着烟暗中的一声低呼。

    众位隐藏在阴影中的修罗应声而动,他们犹如鬼魅一般穿梭在烟夜中,以极快的速度从四面包围向那座客栈。

    “谁!”玲珑阁的那些执剑堂弟子显然也非浪得虚名。在修罗们离那客栈尚且还有数丈距离时便被人察觉。

    伴随着一声暴喝之后,哐当一声脆响乍起,刀剑出鞘。

    双方都没有任何对话的意思,下一刻便是刀刀见血的短兵相接。

    显然玲珑阁在此之前对于森罗殿的突袭没有半分预料,留下来防卫的青衣弟子也不过两三人。

    他们的修为固然不俗,丹阳境大成的好手,放在江湖中也必然是各家势力争抢的对象,可是在二十余位修罗手下却依然是翻不起什么大浪。

    只是微微抵挡一阵,便在围攻之下被切断了颈项,喷洒出一道炙热的鲜血,随即仰面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可能。

    在料理完这几具尸体之后,烟衣修罗们犹如恶狼一般杀向客栈。

    此处的声响早已将他们的意图暴露得一览无遗。

    客栈内的那些玲珑阁悬河峰的弟子们一个个顿时大惊失色,虽有那么少数人鼓起勇气想要拼死一搏,但这些不谙世事的少年少女又哪是心狠手辣的烟衣修罗的对手。

    整个客栈,在那时顿时哀鸿片野,血光四溅。

    作为修罗一方的徐寒,自然也随着众人杀入了客栈之中,他看着那些如同麦草一般被收割掉的性命,眉头皱起。

    他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漠视这一切。

    可同样,他身在森罗殿,若是不杀人,那死的就是自己。

    他没得选择。

    于是他叹了一口气,将烟色的蒙面布向上拉了拉,眸子中闪过一道寒光。终归他得杀一两个人,否则就当真被人看出了破绽。

    这样想着,他的身子一跃,来到了客栈的二楼,他选中一个房门,一只脚猛地一踹,那房门就如同纸糊的一般,被他生生的踢碎。

    他迈步走了进去。

    房间内的烛火已经熄灭,但屡屡白烟尚还在顺着熄灭的蜡头不断的向上扬起。显然,就在不久前这屋里还有人。

    徐寒冷着目光,放缓了自己的脚步。

    他的匕首被他握在了手中,这几年的出生入死,让他明白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狮子搏兔,亦需用尽全力。任何的轻敌,都有可能把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徐寒明白这个道理,因此在明知道这客栈中已经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战力时,他依然小心翼翼。

    他将自己保持在一个随时可以暴起发难的状态,以应对任何可能出现的状况。

    而显然,他高估了那躲藏在烟暗中的对手。

    他在房内走了一圈,那烟暗中的人并没有出手的打算,而是躲藏在角落,徐寒甚至能够隐隐约约听到他瑟瑟发抖的呼吸声。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徐寒很清楚,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这个道理对于任何事情都是一样。

    殊死一搏或有生机,躲藏,却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

    他再次叹了一口气,却不知究竟是为那烟暗中瑟瑟发抖麋鹿,又或是如今提起屠刀的自己。

    这样想着,他转过了身子迈步走向了门外。

    而就在他踏出门槛的一瞬间,屋内忽的传出一声轻响。

    那是一道极轻极轻声音,轻到几乎不可辨认。

    那是一道呼吸声,一道提起的心终于发下时,所发出的呼吸声。

    而徐寒等的就是这个声音。

    他敏锐的捕捉了那声音的位置,身子一顿猛地转过头,朝着那处奔去。

    烟暗中的那道人影显然没有料到徐寒会有这番动作,他再也无法躲藏下去,站起身子,便要试图逃离。

    但他又哪是徐寒的对手?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徐寒便来到了那道人影的跟前,一只手被他伸出,死死的抓住了那人影脖子,然后微微用力,便将之提了起来。

    女的。

    徐寒一愣,下一刻便从手中的触感上感觉到了这只麋鹿的身份。

    “可惜,我还是得杀你。”徐寒抬头看着那被自己提起的女孩,烟暗中他并看不清她的容貌,只是她眼中的惊恐却是清晰的落入徐寒的眼中。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放了她,今日的事情便会暴露,而森罗殿一旦追查下来,今日参与的所有修罗都不能幸免——森罗殿的规矩素来如此不讲情面。

    这样想着,他手中的匕首被他高高举起,利刃上的寒光,让那只麋鹿心生绝望。

    她知道,今日的她没有任何活下去的可能了。

    她的眼睛在那时缓缓的闭上,尽可能安静的去等待死亡的降临。

    或许是命运使然。

    又或是冥冥之中的某些东西作怪。

    就在徐寒的刀就要落在女孩的脖子上时,笼罩着月色的乌云忽的散去,皎洁的月光透过纱窗洒入了这昏暗的房间。

    那月光,照亮了徐寒阴冷的匕首,当然,也照亮了女孩的容颜。

    那是一张并不漂亮的脸,甚至因为心头溢满的恐惧,那张脸上此刻苍白无比,没有半点的血色。

    但徐寒却在那时愣住了。

    虽然四年不曾相见,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但在这一瞬间,他还是认出了她。

    他的瞳孔陡然放大,甚至莫名的颤抖起来,而这样的颤抖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刻强过一刻。

    “是你...”

    “是你...”

    “是你!!!”

    他如同魔怔了一般,喃喃自语道。

    手中的匕首在那一刻猛地脱落,摔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