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无价头难求,有价命好取
    凤林城一家客栈中,徐寒在乌鸦那沙哑的嘶鸣中醒了过来。

    他揉了揉自己有些胀痛的太阳穴,从那张沾满酒渍的床上坐起了身子。

    清晨的阳光透过房间的窗缝照射进来,徐寒眯着眼睛看着立在窗台上的那只烟鸦。

    他的眉头皱了皱。

    他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又到头了。

    他无精打采的走到了窗台前,从那乌鸦的脚踝处取出一张信纸,展开。

    “五月五日,充州,景升城。”

    末了,那信纸的下方,还有一枚红印,上书修罗二字。

    寥寥九字,并无赘言。但却让徐寒的脸色变得格外难看。

    那枚红色的印记,是修罗令,此令一出,修罗齐聚,乃是森罗殿仅次于判官笔的信物。

    距离蛊林之事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徐寒经历了暗室的阴森,蛊林的杀戮,更在那修罗场中品尝到了足够的烟暗与恐怖。

    他活着走了出来。

    作为一位修罗,只听命于森罗殿的修罗。

    而越是待得久,知道得越多,对于森罗殿的敬畏便也日复一日的加重。

    他太庞大了。

    几乎整个大周朝,你能叫出名字的地方,便有他的势力存在,他就像是一个地下王国,隐藏在阴影,你寻不到他的踪迹,但他却真实存在。

    景升城是充州的郡城,放眼整个大周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大城。

    而森罗殿在景升城的势力光是徐寒所知便有十殿阎罗中宋帝王手下的判官与烟白无常二使,手下的修罗更是不计其数,这样一个盘恒着无数森罗殿大能的景升城,居然会发出召集充州治下所有修罗的诏令,那么很显然,景升城中必然有大事发生。

    徐寒将那信纸放于眼前沉默良久,而后将之收到了自己的怀中,随即他轻轻叹了一口气。

    “还有一年,就不能让我轻松点吗?”他有些无奈的说道,但还是在整理好自己的衣衫之后迈步走出客栈。

    ......

    景升城下起了小雨。

    入秋的大周总是这般,秋雨绵绵,下得人好不心烦。

    秦可卿透过纱窗看着屋外的细雨,以及那些在雨中奔走的行人,目光有些游离,似乎是陷入了某种难以自以的回忆。

    四年前,她被自己的母亲卖给了一个老头,那时的她诚惶诚恐,不理解自己的母亲,更为自己的未来感到恐惧。

    不过幸运的是,那个老人告诉她,他是玲珑阁的一位悬壶使。那时的秦可卿早已被这忽然的处境而吓得脑袋发懵,更是无法理解所谓的玲珑阁究竟是什么地方?悬壶使又是一个什么官职?

    她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被老人带上了玲珑阁,悬河峰,做了这大周第一宗门的弟子。

    秦可卿很懂事,在明白了老人对于自己没有恶意之时,便安下心来。在玲珑阁她不愁吃喝,虽然算不得多么得宠,但也未有任何人会无故招惹她。秦可卿开始努力的修行,不过悬河峰的弟子与大寰、重矩二峰的弟子不一样的是,虽然也会修炼拳脚,但都是次要,最主要的还是医道。

    秦可卿长得算不得难看,但与所谓的闭月羞花沉鱼落雁亦有不小的距离。她在医道上的资质也很是一般,至少在天才云集的玲珑阁上,算不得出奇。纵使她已经足够努力,但在医道上的造诣却依然只是中人之质,而武道上的修为更是不堪,整整四年时间也才入了这修行的第一境——宝瓶境,下一境丹阳境对于她来说依然是遥不可及。

    两个月前,她受到了宗门的指令,与数位同门被派往充州郡城景升城。

    这是她从四年前来到玲珑阁之后,第一次走出山门。

    起初的兴奋过后,秦可卿却渐渐感到有那么一丝不对。

    宗门派遣他们来到此处,明面所言是为了整治近来充州所发生的一些瘟疫,玲珑阁身为大周正派第一宗门,素来以匡扶众生为己任,这样的事情秦可卿虽然未有参与,但也听说过不少。

    但是既是对付瘟疫,可负责护送她们却是重矩峰的执剑堂的青衣弟子,须知能入重矩峰执剑堂的弟子,每一个都是至少丹阳境大成的好手,而负责领队的赫然是玲珑阁八大长老之一的离尘境高手,玄冥剑仙——龙丛云。

    这般阵仗,即使是不谙世事的秦可卿也意识到了不对,但对于玲珑阁此行的真正目的,她却不得而知,只是到了景升城后,她们便被要求待在了城中的一家客栈,不得外出。

    这不得不让秦可卿心头的猜疑更重了几分,但她毕竟位卑言轻,这些事情终究由不得她去操心,只是好不容易下山,却被囚禁在这客栈中,让她的心头多少有些不甘。

    “可卿,你过来一下。”这时,屋内忽的响起了一道声音,那是与她同来此地的悬河峰师姐。

    秦可卿自然不敢怠慢,她应了一声,随即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朝着屋内走去。

    ......

    千金台,是景升城中数一数二的大赌坊。

    每日数不尽的豪绅大户在这里挥金如土,有人一夜暴富,当然更多的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而那些赌客们在肆意挥霍的时候,定然想不到,这赌坊的脚下,藏着另一个世界。

    昏暗的暗室里,摇曳的烛火并没有让这其中的景象变得温暖起来,反而那忽明忽暗的烛光,让这里平添了一份阴森。

    徐寒坐在这暗室的角落,把玩着手中的匕首,而身旁,是密密麻麻的与他一般模样的烟衣人。

    他知道,这些都是修罗。

    都是从那修罗场中走出的恶鬼。

    放眼望去,足足有近千人之数,这几乎是整个充州郡下森罗殿的全部力量。

    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对手,需要森罗殿如此大张旗鼓。

    徐寒想不明白,但却隐隐闻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就在他想着这些,心头不安之时,嘈杂的人群忽的安静了下来。

    一位红衣男子领着身后一白一烟以及数位紫衣甚至青衣人出现在了暗室的大殿之中。

    红衣判官、烟白无常、牛头马面、以及各城的舵主。徐寒的眼睛在那时眯了起来,他在那些来者的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将目光落在了一位紫衣男子的身上。

    而那紫衣男子也在那时看向人群中的徐寒,他朝着徐寒点了点头,示意他稍安勿躁,随即便转身随着那红衣判官走到了高台之前。

    “诸位,事情我已经给你们交代清楚了,楚江王与卞城王二位殿下对于此事都极为重视,还望各位勿要让他们二位失望啊。”红衣判官沉着声音看向身后的诸人。

    诸人连连应是,端是未有一人敢提出半分的疑问。

    森罗殿的真正主宰,便是那十殿阎罗,他们的命令便是神谕,谁也不敢反抗。

    “好!那就按照之前的安排,各自挑选人手吧。”红衣判官点了点头,他的容貌隐藏在那红袍之下,常人根本难以看清。

    那些紫衣人与青衣人纷纷点头,随即走向了人潮涌动的修罗所在之地,开始挑选他们所中意的人手。

    而徐寒,则毫无意外的被那位之前与他有过目光交集的紫衣男子所带走。

    森罗殿行事素来如此,修罗们从来勿需知道太多,他们所需要做的只是杀死那些森罗殿让他们杀的人即可。

    他们是森罗殿的刀,森罗殿的剑。

    也是正道人士憎恶的魁魅,更是让他们畏惧的恶鬼。

    但徐寒显然是一个例外。

    紫衣男人领着包括徐寒在内的数十位修罗走出了暗室,在他的授意下,其余修罗都遁去,在远处等待着他的诏令。而徐寒对此却并没有表现出半分的诧异,他轻车熟路的随着那紫衣男子走入了一个无人的小巷。

    在那时,紫衣男子猛地转过了自己的头,看向徐寒,他头上的袍子在那一刻被他放下,露出了其下那张冰冷却又带着几分沧桑的脸。

    这个男人,徐寒自然认识。这便是当年将他与刘笙领出暗室的男人——元修成。

    两年前徐寒活着从修罗场走了出来,元修成便与他取得了联系。

    那时的元修成已经摇身一变,从一位舵主,化为了地位堪与牛头马面二使者比肩的紫衣修罗使。

    手下掌管着包括徐寒在内的数十位修罗。

    徐寒这两年间救过许多本该被他所杀的人,但无论他多么小心翼翼都难免露出马脚,被森罗殿所察觉。而到了如今却依然没有败露,很大程度上便是元修成帮着他掩人耳目。二人之间已然达成了某种默契,只是互相却都是心照不宣。

    “究竟怎么回事?”徐寒当下便问道,他并没有与元修成寒暄的意思,而事实上,二人之间也确实没有什么其他的话题可谈。

    元修成对此倒也并不介意,他沉着眉头,微微沉吟之后说道:“森罗殿收到了消息,沧海流出现在了景升城。”

    “沧海流?”徐寒一愣,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或者说对于整个大周天下来说,沧海流这个名字都算得上是如雷贯耳一般的名讳。

    “那个剑陵弃徒沧海流?”但徐寒还是忍不住追问道。

    “嗯。”元修成点了点头,脸上的神色颇有几分浓重。

    “森罗殿要杀他?”徐寒又问道,他对沧海流的了解只限于那些流传于坊间的流言蜚语,譬如剑道天才,譬如剑陵盗剑,又譬如正道叛徒之类的东西。

    当然坊间的留言究竟有多少的可信度,这一点本就值得商榷,但光是沧海流已经被大周江湖追杀了近五十载,却依然逍遥法外这一点,便足以从很大程度上说明了他的实力。

    “森罗殿从来只杀那些明码标价的人,而沧海流的价钱...没人出得起。”元修成摇了摇头。

    “那今日...”徐寒不禁有些疑惑,既然目标不是沧海流,那为何森罗殿如此大费周章的召集起了如此多的修罗。

    “但玲珑阁的龙从云要杀他。” 元修成还不待徐寒的问题问完,便再次出言说道。

    说道这里,他顿了顿,脸上的神情忽的阴冷了下来。

    “而有人出了一个很好的价码,要杀了龙从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