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生死两半
    (ps:今日三更,稍晚还有一更送上。新书上传继续求大家收藏、打赏、推荐!)

    徐寒杀过妖尸。

    还不止一只。

    即使这些妖尸生前都是人类,但化为妖尸之后,除了身形便再也寻不到任何作为人的踪迹了。

    杀他们对于徐寒来说除了一开始的恐惧之外便几乎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可这些从那男孩的包裹中所滚出的头颅却不一样,他们是人的头颅,曾经活生生的人的头颅。

    对于才堪堪十二岁的徐寒来说,手捧着一个人头,自然算不得什么太好的体验。

    他豁然明白了,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男孩,竟然是试图依靠人头凑齐十颗头颅的毒辣之辈。

    这样的想法让他震惊的同时,也明白了如今刘笙的处境受到如何的威胁。

    他顾不得自己胸口处深可见骨的伤口,一把拾起了落在地上的匕首,朝着那男孩扑杀了过去,他要赶在他对刘笙出手之前拦下他。

    这时那男孩的匕首已经刺到了刘笙的面门前,跌坐在地的刘笙根本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

    他在那时心头一横,也不知自何处生出了勇气,他的手猛地伸出,以极快的速度生生握住了男孩刺来的匕首。

    男孩显然未有料到刘笙竟然如此狠辣,竟然敢用手接住他的匕首。

    而在微微的震惊之后,狞笑便浮现在了他的脸上,他握住匕首的手用力向前捅了捅。

    刘笙的脸色在那一刻变得煞白,指缝间更是不住开始向下淌出鲜血。

    匕首已经将他的手割破,彻骨的痛感传来,让他脑仁一阵发麻。匕首上传来的力道又大了几分,这使得他不得再握紧了那匕首一分,而这样的行为,自然免不了让他手上的伤口被继续撕裂。

    小男孩脸上狞笑更甚,这般神情配上他那一张几乎人畜无害的脸,显得诡异又阴森。

    他似乎很享受这个的过程。

    这个看着对手不断挣扎,但依旧一步步迈向死亡的过程。

    这让徐寒与刘笙一阵心头发麻,他们终于意识眼前这个男孩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可怕到即使密林外那些凶悍的妖尸也无法与之相比。

    有时候,人比妖怪更可怕。

    徐寒不敢再有半分迟疑,他不确定刘笙还能坚持多久,说到底,这样的局面都是自己的妇人之仁所造成的。

    他狠下了心来,拖着自己满是伤痕的身躯,尽最大的努力朝着那男孩奔去。

    但他的伤势着实有些重了,胸口那深可见骨的伤口,还不断往外溢着鲜血。他的脑袋也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有些晕沉,尚还能行动完全凭借着的是脑海中的一股执念。

    他不想死在这里。

    他的命不该如此。

    抱着这样的执念,他终于来到那男孩的背后,朝着他举起了手中的匕首,就要挥下。

    那一刺,几乎用尽了徐寒浑身的气力,但落在那男孩的眼中这一刺却犹如小孩过家家的把戏一般,显得有气无力。

    男孩的脸上再次浮出一抹狞笑。

    他娴熟于这样的把戏,袭杀一人,另一人出手相救,必然露出破绽,这时再倒戈一击。

    比如现在,强行出手的徐寒破绽百出,他知道是时候结束这一场闹剧了。

    心头生出这样的念头,男孩心觉胜券在握,就要抽出手中的匕首,刺向已是强弩之末的徐寒。

    但就在这时,他忽的发现,自己的匕首依然被刘笙死死的握住,他竟然一时间无法将之抽出。

    这一点是他始料未及的。

    可以预见的是,刘笙此刻手中的伤口必然已是深可见骨,男孩想不明白这样的他为何还有气力握住他的匕首,难道他就真不怕被这匕首直接切断手掌吗?

    这样想着,他心头戾气翻涌。抽出匕首的手再次加大几分气力,他知道,无论刘笙心中究竟有着怎样坚强的信念,但已经被割破了手臂必然使不出太大的气力,这一抽刀,他势必无法阻止,而徐寒也注定是他下一个刀下亡魂!

    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的是,刘笙似乎也洞穿了男孩此刻心中的念头,他在那时一咬牙,眸子中闪过一道厉色。他的身子竟然直直的往前挺了停,迎上那匕首,硬生生的让那匕首刺破了自己左肩的关节处。

    男孩心头一惊,在短暂的差异后,他便豁然明白了刘笙的目的。

    他用自己的身躯牢牢的锁住了男孩的匕首,让他在短时间内无法抽出这刀刃,亦给徐寒制造出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慌乱之色终于在这时爬上了男孩的眉梢,他不甘心的再次试图抽出自己的匕首,但刘笙却犹如魔怔了一般,双目通红的死死将那匕首握住,就连双手与胸口处涌出的鲜血已经将他的大半身躯染红都未曾注意。

    而这时,徐寒的匕首闪着寒芒已然来到了男孩的面门处。

    这时的男孩已经失去逃离的最好时机。

    他无暇再做他想,慌乱之间不得不收回了自己的手臂,下意识的挡在了自己的面门处。

    噗嗤!

    只听一声轻响。

    徐寒手中的匕首,就这样直直的将那男孩的手臂洞穿,炙热的鲜血犹如熔岩一般自他的手掌中喷出,溅射了徐寒一脸。

    “啊!!!”

    那男孩吃痛之下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他握着自己鲜血横流的手臂,额头两侧的太阳穴上青筋暴起。

    “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他嘴里发出恶毒的诅咒,身子再次弓起,作势就要对着徐寒发动进攻。

    但一旁的刘笙却早已等待多时,他看着男孩陷入了疯狂,咬着牙拔出了插在自己胸口的匕首,也顾不得此刻周身传来彻骨的疼痛,举起那匕首便朝着男孩的天灵盖上狠狠的插了下去。

    轰!

    伴随着一声闷哼,男孩眼中疯狂之色如潮水一般退去,他的身子便在那时犹如烂泥一般轰然倒地,彻底失了气息。

    呼!

    呼!

    劫后余生的二人在那时对望一眼,眸子中神色端是都极为复杂。

    已经脱力的徐寒身子一软栽倒在地。

    “我恐怕活不下去了。”徐寒看了看自己那还不住往外溢着鲜血的伤口,喃喃自语道。

    “我们身上一共有八颗头颅,算上这孩子带来的一颗,与他自己的那颗,刚好十个,你带着他们走吧。”徐寒犹如交代后事一般,有些干涩的的说道。

    他的脑袋愈发的晕沉,但他还是咬着牙继续说道:“我们中,总得有个人活下去...”

    待到他说完这些,便再也无法抵御那股脑海中传来的铺天盖地的疲惫感,眼前一烟昏死了过去。

    同样精疲力尽的刘笙状况并不比徐寒好出多少,但他毕竟身子的底子比当了十二年的乞丐好出不少,因此,在此刻还能保持一丝清明。

    “呵。”他看着昏死的徐寒,咧嘴一笑,但这笑意却牵动了自己的伤口,让他一阵皱眉。

    他颤巍巍的走到那男孩的跟前,将他的衣衫撕下,艰难又缓慢的将自己与徐寒身上的伤口一一包扎完成。

    这样粗糙的方法并不能止血,但多少可以缓解一下伤口的状况。

    做完了这些,刘笙又看向了徐寒。

    他脸上的神色阴晴不定,似乎在做某些极难的挣扎,但最后,他还是咬了咬牙,眸子中闪过一道决意。

    他素来果决,既然下了决定,便没有半分犹豫的可能。

    他在那时弯下了身子,将那男孩的头颅割下,然后又捡起地上那两颗滚落在旁的男孩带来的头颅。

    然后走到了徐寒的身边,将那两颗颗头颅整齐的放到了他的身侧,有取下自己腰间挂着的四颗头颅,加上徐寒身上的四颗,不多不少,正好十颗。

    他将之码放齐整,然后伸手在徐寒的怀中一阵翻找,最后寻到一只系着红线的铃铛。

    叮铃!

    伴随这一阵清脆的声响荡开,刘笙摇响了那铃铛。

    那是步入这蛊林前,两位紫衣男子交给他们的东西,每人都有一个,只要将之摇响,便会让那些外面的大人物们觉察到,他们便会出手来到此处,若是摇铃之人已经凑齐了十颗头颅,他们自会将之带走。

    做完了这些,刘笙又最后一次深深看了一眼如同安睡着一般的徐寒。

    他脸上的冰冷散去,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他轻声说道。

    “小寒,你说得对。”

    “总得有个人活下去。”

    “所以...”

    “小寒,好好替我活着吧...”

    这话说完,他不再迟疑,猛地转过了自己的身子,拖着那浑身的伤痕,走入了昏暗的密林之中。

    ......

    蛊林依然是那个蛊林,幽深中透着森严,森严里泛着腥味。

    许久之后,数道人影忽的从远方跃出,落在了这小小的山洞中。

    其中一位身着烟袍的男子走到了徐寒的跟前,他看着昏迷的少年,目光在他身子周围码放整齐的头颅上数了一数。

    “嗯,虽然昏死,但十颗头颅已经凑齐了。”他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回身望了一眼同行的另一位白袍老者。

    老者会意的颔首,随后从怀中取出纸笔,在上面写到。

    “泰元十三年,四月,九日。”

    “蛊奴徐寒试炼完成,送往修罗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