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好一颗头颅
    “小寒!快!”

    昏暗的密林中,刘笙死死的抱住一头神情凶煞的妖尸,朝着不远处的徐寒大声喊道。那妖尸似乎也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他拼命的摇晃着自己的身躯,试图将刘笙从自己的身上甩出。

    但刘笙却如同狗皮膏药一般死死的黏在他的背上,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刘笙。

    这时,密林的深处忽的窜出一道烟影,直直的扑向那妖尸的面门。

    那是徐寒。

    他双目睁得极大,额头上青筋暴起,手中的匕首在昏暗的密林中划过一道寒芒,方才还挣扎不已的妖尸,在那寒芒闪过之后,漆烟的眸子中的色彩瞬息变得涣散了起来,紫色的血浆自他的颈项处喷涌而出。

    下一刻,他便如一只失了提线的木偶般,重重栽倒在地。

    刘笙见此计成功麻利的从妖尸的身上站起身子,用手中的匕首极为熟练的将之的头颅割下,而后扶着有些力尽的徐寒快速的窜入密林的深处。

    滴答。

    雨下了起来。

    天像是被人捅了窟窿一般,暴雨倾盆。

    徐寒与刘笙躲在密林的一处树根缠绕起的山洞中,点起了一堆篝火。

    他们已经在这密林里待了整整四日光景了。

    徐寒与刘笙的腰间各自挂着四颗头颅。

    只用了四日的光景便取得这样的战果,按理说应当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但此刻围坐在篝火旁的两位少年却是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来,吃点吧。”徐寒从火堆中用树枝掏出一样烟溜溜的事物,冲着刘笙说道。

    那是一种胡雁树的树根,味道干涩又恶心,但却能够填饱肚子。

    在这密林中四日之后,徐寒与刘笙才发现,这密林中最可怕不是那些如同行尸一般的妖物,而是饥饿与伤病。

    他们几乎寻不到任何的食物,没有果子,没有动物,只有那些腐烂的妖尸。

    那东西自然不是能吃的玩意,幸好徐寒做了十多年乞丐,终是发现了些许能吃的树根,这才让他们勉强熬到现在。

    可是这些树根,虽能果腹,但吃得多了,却让人有些虚弱无力,或许是因为他其中含着某些毒素的原因。

    徐寒与刘笙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不得不控制自己的食量,尽可能少吃上一些。

    而相比这些,更致命的是,随着一次次战斗,他们的身上早已伤痕累累。刘笙更是左脚被崴断,徐寒的肩膀也被一只妖尸咬下了一大片的血肉。

    这让他们在之后的战斗中平添了许多困难。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能否熬过这剩余了十一天,能否取到活命的二十颗头颅。

    刘笙简单的处理了一些自己左脚的伤口,便在原地躺下。

    “休息一会吧,明天我们得加快速度了。”他这般说道,便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浅眠。

    徐寒看了他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

    他自然知道他们如今的处境并不好,但同样,他也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言罢,他也随着刘笙的模样,于原地躺下,沉沉睡去。

    咔嚓!

    徐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迷迷糊糊间他忽然听到一声轻响。

    那应当是干枯的树枝被某些事物折断的声音。

    这几日的危险的处境让徐寒始终无法睡得太死,他猛地坐起了身子,身旁的匕首被他下意识握在手中,目光警惕的看着洞外的暮色,寒声问道:“是谁?”

    一旁的刘笙也在那时坐起了身子,他的匕首也被他握在了手中,显然,他也听到那一丝异动。

    二人对视一眼,脸上的神色凝重,这忽然而起的异动绝非他们的幻觉,可他们举目望去却又未有看见任何事物的存在。

    雨还在下。

    滴答的雨声,将这静谧的丛林渲染愈发阴森。

    二人目光交换,长久相处所带来的默契让他们在第一时间明白了彼此的心意。

    他们以掎角之势,迈着缓慢的步子一同朝着洞外走去,他们之间保持着一个微妙的距离。

    一方受敌另一方可以在最快的速度赶去支援,而若是敌人正面来袭,他们则可以利用拉扯,让之腹背受敌,也正是依仗着这样的办法,他们前后一共斩杀了七具妖尸。

    “是我。”就在二人全身戒备,随时都有可能挥出手中的匕首时,一个稚嫩甚至有些恐惧的声线忽的响了起来。

    二人心头一紧,循声望去,却见洞外的角落处,龟缩着一个看上去极为瘦小的身影。

    昏暗中,二人看不清那人的容貌,但在确定对方不是妖尸时,心头的警惕倒是松懈了几分,“你是谁?”但出于某些考虑,徐寒还是追问道。

    “我也是和你们一样被送入蛊林的孩童,方才下了大雨,我正寻觅避雨之处,见此山洞,方才进来看看,却不想你们已经在此...”那声音这般回应道,烟暗中他的目光闪躲,像极了受了惊吓而惶恐不安的麋鹿。

    “我能进去避一避吗?我已经淋了一个时辰的雨了。”他继续恳求道。

    “不能。”还不待徐寒发言,一旁的刘笙便皱了皱眉头果决的拒绝了他的恳求。

    “我真的只是想要避一避雨,在这样下去我会死的。”那人却并不愿意放弃,而是继续的言道,声线之中赫然带着哭腔。

    “我保证,我只待在外围,能避一避雨就行!”

    看着那瘦弱的身影在雨夜中瑟瑟发抖的模样,徐寒终究有些不忍,他看了一旁的刘笙一眼,终于还是说道:“那你进来吧。”

    这样的首肯显然出乎了刘笙的预料,他不满的盯了徐寒一眼,但终究不忍心出言苛责。

    那声音闻言心头顿时一喜,便想也不想的迈着步子走向二人所在的山洞。

    这时借着火光,二人终于是看清了他的模样。

    那是一个男孩,看上去比徐寒二人还要小上一两岁,身材极为瘦弱,身上的衣衫破碎严重,还带着有些伤势,而背后却背着一个包裹,不知道装的些什么。

    刘笙在看清他的模样时,眉头又皱了皱,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拉着徐寒坐回洞中。

    而那个男孩也很是知趣,只是坐在那洞口处,如他所言并没有进入其中的举动。

    三人围着篝火一阵沉默,男孩似乎是渐渐适应了这环境,他的目光一阵扫过,落在了徐寒与刘笙腰间的几颗妖尸头颅上。

    “这是你们杀的妖尸吗,这么多?”他有些诧异的惊呼道。

    “嗯。”徐寒点了点头,正要询问些什么。

    “你没有吗?”刘笙却打断了二人的谈话,他寒着声音反问道,目光却在男孩身上那些伤口上游离,最后落在了他背后那个鼓鼓的包裹上。

    “阿笙!”徐寒有些不满的唤了一声,他觉得刘笙此举多少有些疑心太重,毕竟看这小孩的模样,并不能对他们构成任何的威胁。

    刘笙一愣。脸上的神色依旧有些忿忿不平,但最后他还是收了声,只是目光却一直落在那小孩的身上。

    他有一种直觉这个男孩并不简单,若是他真如他此刻表现出来这般无害,那在这蛊林中,他大抵活不过这么久的光景,更何况他此刻身上带着伤势,明显在这之前与人发生过争斗。

    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刘笙的目光,那男孩指了指自己背上的包裹,就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你说这个啊,这是我在林中采的果子,你们要吃吗?”

    说着他便取下了背上的包裹,作势就要打开。

    徐寒与刘笙的目光都在那时落在了那包裹之上,男孩感受到了他们的目光,他低着脸上慢慢勾勒出一抹笑意。

    他的手放在了包裹上,上面包裹着的麻布被他一层层的打开。

    “这个果子可难得了,我废了好大的劲才弄到手,你们也尝一尝,算是我避雨的...”

    他嘴里念念有词,但就在他打开那包裹最后一层麻布时。

    他声线陡然变得阴寒。

    “的谢礼吧!”

    此言一落,他的手猛地一推,那包裹便被他向前推出,撞在那堆篝火之上。

    灰烬与火光猛地扬起,措不及防的二人心头一寒,暗道一声不好,纷纷抽身后退。

    但就在这尘埃与火光之中,一道寒芒亮起。

    那是小孩手中的匕首,他如同毒蛇的信子一般追着徐寒的面门直直的刺来。

    徐寒哪能反应过来,他眸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左侧的胸口便被那匕首狠狠的插了进去。

    血光乍现。

    吃痛之下的徐寒捂着自己的伤口栽倒在地。

    这时,扬起的火光与尘埃落下,一旁的刘笙终是看清了此刻眼前的情形。

    他看着徐寒倒下的身子,自觉脑仁炸开一般的疼痛,随后,血色爬上了他的双目,他怒吼一声,便猛地朝着那小孩扑了过去。

    可是他的左脚毕竟还带着伤,速度终究是慢了一些。而那小孩也在那时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反应力,他微微躬身,避开了刘笙势大力沉的一击。而后双眸一寒,手中的匕首再次如同毒蛇一般刺向徐寒的面门。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这样的道理那男孩显然已经烂熟于心。

    这时的徐寒终于是从之前的异变中醒悟了过来,他见那匕首刺来不敢有丝毫托大,身子便在那时在地上一个打滚,险之又险的避开了男孩的一刺。

    男孩一击不中,自然不肯罢休,他稚嫩的脸上浮出一抹恼怒之色,便要再次追击。可刘笙岂能让他如愿?

    他赶忙再次挥出匕首,直直的刺向男孩的背部。

    可谁知这男孩在那时猛地一个转身,手中的匕首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反刺向刘笙。

    显然,之前的一切都是佯攻,他真正的目的赫然便是刘笙。

    始料未及的刘笙心头大骇,他顾不得其他,赶忙收回刺出的匕首挡在身前,试图抵御这男孩的一击。

    砰!

    二者的匕首撞在了一起,发出一声脆响,在这静谧的雨夜显得格外刺耳。

    这方才短兵相接,刘笙的脸色便变得极为难看,这男孩看似瘦弱,但气力却大得惊人。

    刘笙只觉得手臂发麻,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退数步。

    他左脚的伤口便在那时传来一阵钻心似的疼痛,这让他再也无法站直自己的身子,一个趔趄便栽倒在地。

    一旁徐寒见状,便要起身营救,他的手在地上一阵摸索,想要拿起方才在战斗中脱落的匕首,但却摸到了一眼圆形的事物。

    他心头一紧,转头看去,却见那是包裹在那男孩行囊中的东西。

    那是一颗头颅。

    一颗人的头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