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少年一诺千金重
    徐寒与刘笙带着一把被分配下的匕首,然后被领到密林的一道入口处。

    那是一片极为诡异的密林。

    虽已近午夜,但天空中月明星稀,可密林中却极为阴暗,以徐寒二人的目力竟然难以将那其中的景象看得真切。

    而且,不知是否是错觉,二人竟然隐隐约约闻道了一股飘散在空气中的淡淡血腥味。

    二人能从那暗室中脱颖而出,自然有属于他们的不凡之处。

    但说到底年纪也不过十一二岁。

    忽然来到这样地方难免心中发慌,二人在那时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浓浓的不安。

    “怎么办?”在一段良久的沉默之后,刘笙转头问道,声线有些干涩。

    徐寒摇了摇头,对于这种空间转移似的法术,他之前从未听说过,此刻忽然经历,也是心神动荡,一时难以自持。

    “那些他们口中的妖尸你知道是些什么东西吗?”徐寒想了想,回问道。

    “大抵是一些被妖化的邪物。”刘笙转头看着那漆烟一片的密林,沉着声线回应道。

    这个回答倒是让徐寒一愣,他本是随口一问,但不想冲刘笙的话中听出,似乎对方真的还隐约知道一些。

    刘笙也在这时回过了神来,他感受到了徐寒疑惑的目光,但这几日的相处,已经让二人之间建立起了足够的友谊,他微微一笑,言道:“我父亲曾经与我说过,上古之时曾是妖族统领这方世界,但之后不知何缘由却被人类所驱逐到了昆仑以南的地界,如今的世界虽然也有妖族作乱,但却远比不得远古之时。而其中有些人将妖族体内的妖力提炼而出,练成了妖丹,也就是当初他们掺在饭菜中让我们服下的事物,而一些人无法抵御那些妖力的侵蚀便化作了只知追逐血肉的妖尸,而我们则很幸运的活了下来。”

    说到这里,刘笙的脸上浮出一抹苦笑,“也算是因祸得福,我相信你也感觉到了,吸纳了妖气之后,我们的身体比以前好出太多,我想这便是他们培养杀手的办法,快速有效,当然也血腥残酷。”

    徐寒闻言心头一阵骇然,对于自己如今的处境更是多了几分担忧。

    “吼!”

    就在他迟疑着想要再说些什么之时,密林中却忽的响起一阵野兽般的嘶吼。

    “小心!”刘笙顿时警觉了起来,他高声朝着徐寒吼道,下意识一手将徐寒的身子推开,自己也是一个鲤鱼打滚,脱离原地。

    此刻的徐寒还在愣神之中,一道烟影便以极快的速度从密林中窜出,直直的扑向徐寒与刘笙方才所站之处。

    趴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徐寒接着月色这才看清了那忽然冲出的烟影的模样。

    那是一个看上去与他们年纪极为相仿的男孩,只是他的双目漆烟,没有半丝眼白,上身的衣衫早已破烂,暴露在外的身躯上密布着腐烂的血肉伤口,但他对此犹若未觉,在一击未中之后,再次发出一声愤怒的高吼,而后身子不曾停歇的朝着徐寒扑杀过来。

    做了十二年乞丐的徐寒那曾见过这样的场面?

    当下便被吓得手足无措,只是下意识的握住手中的匕首朝着那妖尸刺去。

    可那妖尸显然已经在这密林中存活了许久,对战经验无比丰富,岂是徐寒这初出茅庐之辈可以伤到的。

    他那只已经生出了锋利如野兽指甲的手在那时猛地拍出,徐寒刺出匕首便这样被他生生的拍飞。

    而后,他再次冲向徐寒,这时的徐寒俨然已经没有抵抗之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妖尸杀来,脑海中更是一片空白。

    “畜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旁的刘笙发出一声暴喝,他想也不想的飞奔上前,身子高高跃起,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刺向那妖尸暴露无遗的背部。

    吼!!!

    匕首刺出,巨大疼痛让妖尸不得不暂时放下眼前已经是囊中之物的徐寒,他猛地转过身子,又是一爪,将扑杀过来的刘笙狠狠的掀飞。

    刘笙的身子在那妖尸的巨力之下,倒飞出足足三丈远,方才狼狈的在地上停下,但身子却在这翻滚的过程中划出一道道狼藉的血痕。

    吼!!!

    背部的伤口并没有让妖尸受到重创,反而是激起了他的凶性,他仰天怒吼,转头看向那倒地不起的刘笙,迈着沉重的步子朝着他走去。

    显然,刘笙的偷袭已经彻底激怒了这妖尸。

    刘笙艰难的站起身子,但匕首却已经插入了妖尸的背部,此刻他的手中已经没有任何能够抵御妖尸的筹码。

    面对这步步紧逼的妖尸,他只能是小心翼翼的退后,以期与之保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

    但妖尸并没有足够的耐心与之玩这种躲猫猫似的的把戏。

    他的身子忽的弓了下来,如同野兽一般四肢着地,嘴里发出一声声闷吼,而后,还不待刘笙反应过来。

    他的身子猛地窜出,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直的扑杀向刘笙。

    他的速度着实太快了一些。

    即使刘笙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双手猛地一拍地面,就要翻身逃离,但依然还是免不了被那妖尸所撞到,一个趔趄栽倒在地。

    而这一次,那妖尸显然不愿意再给刘笙任何的机会,他起身上前,将刘笙的身子死死的按在地上。

    他那双漆烟的眸子中顿时烟芒闪烁,他大嘴张开,露出的竟是一嘴锋利得不似人形的獠牙。

    眼看着他仰头就要朝着刘笙的面门咬下,将之生吞活剥。

    可就在这时,身后的徐寒终于是从之前的惊吓中回过了神来,他来不及多想,甚至来不及恐惧,一把抓起自己身旁那把被击飞出去的匕首,快步飞奔上前。

    在那妖尸的獠牙落在刘笙的面门之前,用尽浑身的气力将那把匕首狠狠的插入了妖尸的头颅之上。

    紫烟色的鲜血在那时自妖尸的头颅中溅射而出,沾满了徐寒的脸庞。

    徐寒脸上的神情狰狞,映着那月光,看上去阴森得好似一尊修罗。

    妖尸的身躯随着那紫色鲜血的喷出,就如同失去了提线的木偶一般,他眸子的烟芒渐渐散去,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长鸣,而后豁然倒下。

    呼!

    呼!

    徐寒倒在了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脸上的神情复杂。

    而刘笙也从劫后余生的大起大落中回过了神来,他艰难的推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妖尸,然后拖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身子走到那妖尸旁伸手将那把属于自己的匕首拔出。

    那时他的眸子闪过一道狠戾之色,然后猛地伸手提起那妖尸的头颅,一咬牙,将之从他的身躯上生生的割了下来。

    做完了这些,他走到了徐寒的跟前,将那妖尸可怖的头颅递到了徐寒的眼前。

    “你杀了他,他是你的。”刘笙这般说道,声线低沉得好似幽灵的呢喃。

    徐寒摆了摆手,似乎对于之前发生的一切还心有余悸。

    “若不是你及时救我,我早就死了,他是你的。”徐寒看了刘笙一眼,摇头说道。

    刘笙闻言,他沉默的低下头,看了看手中那颗丑陋的头颅,思索良久,然后,他像是想通了什么,终于是点了点头,然后收回了自己的手,将那颗头颅挂在了自己的腰间。随后,便如徐寒一般,仰头倒在了他的身边,望着天际的繁星,怔怔的出神。

    ......

    “五年,若是我们能够活过五年,你想要做些什么?”

    两个少年就这样看了夜空许久,终于,刘笙出言打破了此刻的沉默。

    “嗯?”这个问题倒是让徐寒始料未及,他微微一愣,看向夜空的眸子映着那天上的星光,灿烂无比。

    他的嘴角在那时勾勒出一抹真切的笑意。

    他说道:“若是真能活到那时,我想去找她。”

    “她?”刘笙一愣,但很快便回过了神来。二人在之前几个月的相处中,早已是无话不谈,他自然也知道徐寒口中的她便是那个被自家母亲卖掉的女孩。

    “你喜欢她?”刘笙追问道,脸上少见的露出了些许揶揄之色。

    但他的作弄却并没有让徐寒生出半分的羞涩,徐寒摇了摇头,极为认真的说道:“当年是她的半个馍馍让我活到了现在,我若是能再活过五年,我想去找找她,看看她过得如何。”

    “那若是她已经嫁了人?你怎么办?”刘笙显然并不相信徐寒的说辞,在他看来若是不喜,又怎会念念不忘?

    “那又如何? 她过得好便已够了。”徐寒却是不以为意。但他还是在那时顿了顿,再次看向刘笙,问道:“那你呢?五年之后,你想要做些什么?去找你的弟弟妹妹吗?”

    正如刘笙知道徐寒是一个乞儿一般,徐寒也知道刘笙有一个弟弟与妹妹,在兵荒马乱中走失,刘笙对他们念念不忘。

    “嗯。”这个话题对于刘笙来说显然有些沉重,他方才还嬉笑的脸色忽的沉了下来,他点了点头,神色落寞的回应道。

    徐寒自知失言,他赶忙坐起了身子,伸手拍了拍刘笙的肩膀,说道:“放心,你的弟弟妹妹不会有事的,等到五年后,我们一起去找回他们!”

    刘笙闻言一愣,他看向徐寒,却见他脸上的神色极为认真,他心头一暖,也在那时重重的点了点头:“好!等到那时,我也陪你去抢回那个女孩,管她嫁与不嫁,都得给我做弟媳妇。”

    “好!到时候我们就一起把她抢过来!”徐寒也是点头回应道。

    言罢,两个少年对视一笑。

    那时,这杀机四伏的密林在那时似乎也变得不再那么可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