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青衣紫袍聚森罗
    那一天之后。

    达成共识的徐寒与刘笙开始积极的抢夺食物,为此他们甚至收编了那失去了首领的三位男孩,腰身一变成了男孩中最大的一方势力。

    另外两方人自知无法抗衡,结成了一体,试图对抗徐寒与刘笙。

    但是吃饱喝足的刘笙却显示出了不同于常人的狠辣。

    就在第二天的晚上,抢夺食物时,他生生的咬下了一个男孩的耳朵。自此,终于无人再敢招惹徐寒与刘笙。

    每日的饭菜自有人恭恭敬敬的送来,而二人则完全投身于那套拳法的修行。

    渐渐的,他们发现随着拳脚的精进,他们的身子一日强过一日。即使是在这之前未有接触到任何与修行有关的训练,徐寒与刘笙也意识到这样的精进速度极为反常。

    但同样这也让他们愈发坚定了自己之前的推测。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三个月之后。

    那一天陆大牛忽然将徐寒与刘笙唤来,引到了一位青衣男子的身边,告诉他们那位男子唤作元修成,是上云城的舵主,让他们随他去了

    ......

    二人就这样还未有搞清楚状况,便在那位青衣男子的带领下走出了暗室。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但赌坊的大门被推开,上云城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以及春日艳阳射入他们的眼帘时,二人依然处在愣神之中。

    “上车吧。”青衣男子却并没有给二人太多享受这样美景的时间,他转头看着二人,声线淡漠的说道。

    即使是陆大牛也得小心伺候着的青衣男子,自然不是徐寒与刘笙所可以忤逆的。无论心底对于这样的场景多么不舍,但下一刻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登上了早已在门口等候的马车。

    元修成,也就是那位青衣男子,也在之后登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向前,很快便驶出了上云城,朝着未知的目的地前行。

    最初的兴奋劲过去,徐寒与刘笙渐渐有些不安,但那位元修成大人却自入车之后便坐在一旁闭目养神,没有半点说话的意思。

    徐寒与刘笙对视一眼,神色都有些凝重。

    在马车中颠簸了四五个时辰,天色渐渐变暗。

    而徐寒与刘笙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甚。

    “问吧,你们想知道些什么?”元修成虽然闭着眼睛,但对于二人的情况却似乎是了如指掌。他冰冷的声线率先打破了这马车中的沉默。

    二人闻言心头一惊,再次对视一眼,显然对于元修成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极为震惊。

    又是一番犹豫,徐寒终是鼓足的了勇气,看向闭目的元修成问道:“你究竟要我们做些什么?”

    “十五两银子买了你们五年的命,这五年自然是要用你们的命,去赚回这银子。”元修成依然闭着眼睛。

    “那为什么暗室中会有人不断的死去?是不是那些饭菜...”徐寒追问道。

    “饭菜中放入了妖丹,吃下之后,妖力会在你的体内散发,若是辅助于我们所传授的拳脚,便可将之摄入你们的五脏六腑之中,强健体魄,可若是有所懈怠...”元修成不待徐寒的问题说完,便已是猜到了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当下便回答道。

    二人闻言又是一愣,这与他们之前的推测出乎预料的一致,对视一眼之后都有些后怕,依照元修成所言即使他们如刘笙之前一般尽可能减少食量,但依然免不了最后被那所谓的妖力所害的结局,幸好他们选择了对的一条路。

    “那接下来呢?”徐寒赶忙再次发问。

    元修成的双眸在那时豁然睁开,他的嘴角忽的勾勒出一抹笑意。

    “接下来,便是最后一道考验。”元修成此言一落,那马车忽的停了下来。

    “元舵主,你来得可真是有些慢啊。”这时马车外传来一道声音,声线之中带着些许嘲弄之意。

    那嘲弄之意几乎不加掩饰,即使是徐寒也能听得真切。

    但元修成对此却犹若未闻一般,脸上的神情依旧淡漠无比。

    “下车吧。”他轻声说道。

    徐寒与刘笙不敢有所违背,赶忙随着元修成一道走下的马车。

    二人的心情自然忐忑不安,而待他们走下马车看清眼前的情形也不由得又是一愣。

    马车行驶了数个时辰,天色早已变暗,而此刻他们所在之地却是一处密林的跟前。

    那密林极为阴暗,笼罩于烟雾之下,在暮色中透着诡异的气息。

    数位与元修成一般装扮的青衣男女早已在那里站着,他们的身后无一例外都跟着几位年纪与徐寒或是刘笙一般大小的孩童。

    看他们脸上的模样,想来应当也是有过与徐寒一般的遭遇。

    “元舵主可是让我们好等啊。”

    在元修成的带领下,二人随着他走到了众人跟前,这时便有一位身后领着五位孩童的中年男子走上前来,拱手朝着元修成言道。

    即使是年纪尚小的徐寒与刘笙也能听出他来者不善。

    但是元修成却对此视若无物一般,不曾与他答话反而是领着二人继续向前,走到人群的后方,那里有两位紫衣男子安静的盘坐在原地。

    “元修成拜见二位使者大人。”素来冷淡的元修成对于二位紫衣男子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恭敬,他朝着二人拱手言道。

    “嗯,来了。”那两位紫衣男人在那时抬起了头,徐寒这时方才看清,这两位紫衣男人的头上都带着一张古铜色的面具。

    一张是双目含煞的牛头,一张是神情阴森的马面。

    浓郁的夜色,荒凉的山头,加之这二人诡异的面具,让徐寒的心头一阵发寒,他下意识看了身旁的刘笙一眼,却见他此刻也是脸色发白,显然也多有畏惧。

    “那便开始吧。”紫衣男子互望一眼,这般说道。

    他们的声音并不大,但此言落下,那三三两两的青衣人们纷纷收起了自己的声音,恭敬的领着自己身后的孩童围了上来。

    “吾等二人为泰山王座下牛头马面使者,身后之瘴地乃为蛊林,是之前的淘汰者埋骨之地,他们在蛊林中受瘴气滋养,化作妖尸,你们要做的便是其中取得十颗头颅方才能走出蛊林,或者,死。”

    而似乎是为了回应这二人所说之话,待到他们说完,那密林中忽的传来一阵似人非兽的低吼。直让徐寒心头发麻,看向那密林的眼神也愈发的惊骇,就好似眼前的密林是一处人间炼狱一般狰狞可怖。

    “你们的时间不多,只有十五日光景,一旦超出这个时间,必然会被蛊林之中弥漫的妖气所侵染,而牵动你们体内的妖力,化为妖尸,因此,躲避并非良法,想要活下去,就得学会主动出击!”

    牛头马面森严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晰的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尊上,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就在所有孩童都被这忽然出现的一幕吓得近乎呆滞的时候,一道稚嫩的声线却忽的响了起来。

    徐寒在那时下意识的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一个生得极为高大的男孩在人群中停直了身子,望向那牛头马面。

    “嗯?”二位紫衣男子显然也未有料到此事,他们微微犹豫,倒是没有怪罪的意思。“问吧。”

    “既然是头颅,那我们的算不算?”那男孩问出了一个让在场诸人为之色变的问题,但他的脸上却在那时浮现出一抹不当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残忍之色。

    “好问题。”牛头马面一顿,在微微沉吟之后,方才用他们那阴森的声线回应道。

    “既是头颅,自然算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