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羊肥当宰,人盛则亡
    (ps:新书发布,请大家支持,求一切打赏推荐收藏!)

    于是,上云城郊外的陵墓之中再添了一座新坟。

    十二年的光景。

    老乞丐不能说对徐寒有多好,但若不是当年的雪夜中他心中一丝善念闪过,恐怕这世上便不会再有徐寒这个人。

    徐寒在坟前跪了许久,直到监视他的壮汉都已有了不耐烦的兆头才终于起身。

    他看了看那坟上的墓碑,心绪有些翻涌。

    “你且在这里睡下吧,你养我十二年,我以身还之。”

    “你我也无相欠。”

    “从此以后,我自己的命,便由我自己来活吧。”

    言罢,徐寒转过了身子,朝着那跟来的壮汉点了点头。

    那时,暂罢的风雪又再次呼啸向他。

    徐寒跟着壮汉头也不回的走入了风雪之中。

    那时的他将自己的腰板挺得笔直,眸子中光亮如雪,就好似一把出鞘的剑。

    ......

    上云城那座赌坊不简单。

    那个名叫陆大牛的壮汉带着徐寒穿越层层暗门,终于是进到了赌场之下的巨大暗室之中。

    暗室里约莫有四五十个与徐寒一般大小的孩童,女孩占了大半,或许当真如老乞丐所言,生逢乱世,女娃子命可能要更薄上一些。

    而徐寒住的地方是一间两丈见方的小屋子,这里面整整挤了十二个男孩。

    十二张面黄肌瘦的小脸呈现出了十二种不同样式的惊恐,而徐寒很清楚,他们害怕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的那位壮汉。

    “进去!”陆大牛并没有因为徐寒之前那异于常人的表现而对他有何特别的优待。

    十个人能活下去一个已算不错,至于所谓的尊重?

    那是活着的人,才能得到的礼遇。

    措不及防的徐寒被陆大牛用力的一推,跌入了房内。

    紧接着,身后的铁门便发出一阵巨响,被陆大牛合上。

    ......

    即使之前已经对现在的处境做好了足够坏的打算,可真正当他来到这里,面对着那些孩童脸上的恐惧时,他还是心底发寒。

    说到底,他今年也才十二岁。

    在此之前看过最了不得的风景,充其量也就是红妆阁上浓妆艳抹、袒胸露乳的美娇娘了。

    只是匆匆一瞥,便让他脸红心跳。

    这样的环境固然让他惶恐,而下意识的,他也渴望从那些孩童口中知晓一些关于这暗室的讯息,虽不见得就能保命,但至少心头安稳一些。

    可那些孩童却是早已被吓破了胆,一个个龟缩在墙角,神情麻木惊恐,完全不理会徐寒的言语。

    这样的情形,无疑让徐寒愈发的不安。

    ......

    接下来的几日,徐寒过得很舒适。

    出乎预料的舒适。

    每日都会有人送来食物,不仅管饱,而且顿顿都有肉食,在这灾荒之年,恐怕也只有大户人家才有这样的待遇。

    除了吃饭,剩下的就是每日跟着陆大牛学习拳法和使用兵器。

    徐寒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虽然陆大牛一行人对他们的态度极为恶劣,动则拳打脚踢,可这些应当远不至于孩子们如此畏惧。

    对于之前的他,能吃上一口饱饭,便已是奢望,哪顾得上那么多明日未来。

    他很努力。

    他拼命的练习拳脚。

    他比别人更加珍惜眼前。

    他的身子弱,底子薄,在练功时难免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为此他没少被责罚,但他从不懈怠,甚至一得空闲便反复练习。

    十余日下来,虽不得要领,但却已经有些一些模样。

    说来也奇怪,他明显的感觉到身子在这些天里开始不断的恢复,只是这究竟是那套拳脚的功效,或是其他,徐寒却说不真切。

    ……

    这一日,一天的拳脚功夫练习完,孩子们陆续回到各自的房间里。

    “叫你偷懒!叫你偷懒!”这时,一个男人的怒吼声在角落处不断传来。

    正走向自己房门的徐寒闻声转头望去,却见一位壮汉拿着皮鞭正抽打着一个男孩。

    那男孩徐寒认识,名叫刘笙。

    他似乎已经在这暗室中待了很久,据徐寒所知,与他同室的男孩中没人比他来得更早,但很奇怪的是,他所施展的拳脚却是所有人中最差的,即使是刚来十余日的徐寒,也比他好上几分。

    因为,几乎每日他都要被值守的人毒打。

    但徐寒却从未见过这刘笙哭过鼻子。

    从始至终都只见他咬着牙,闷不吭声的承受这一切。

    他默默的吃饭,默默的施展拳脚,再默默的挨打,周而复始,就连那些孩童对此都见怪不怪。

    他觉得这个刘笙似乎很不一样。

    吃过那对于徐寒来说算得上丰盛的晚饭之后,房内的十位其他孩童早已挤在拥挤的床上,沉沉入睡。

    每一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煎熬,或许只有在梦中他们才能得到些许的慰藉。

    徐寒却没有这么早入睡的打算。

    他一如之前的每一晚一般,在房间内并不大的空地上,反复施展着陆大牛所教授的拳脚。

    虽然不知道这样做究竟有什么用,但总好过什么都不做。

    约莫半个时辰的光景过去。

    徐寒已经是满头大汗,他正要去房间角落处的水桶中寻些水喝。

    吱呀。

    这时,铁门被推开,一脸疲惫的刘笙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走入了房中。

    徐寒一愣。

    深深的看了那背上被抽的血肉模糊,却始终咬牙不发出半点声响的刘笙,下意识的想要询问些什么。

    但对方却对徐寒视而不见。

    他径直走到自己床边,身子倚着柱子,拿着药散开始清理自己的伤口。

    徐寒皱了皱眉,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他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了刘笙的跟前。

    “吃吧,我也没有多的。”徐寒这般说道。

    那是一张薄饼,他有意为刘笙留下的。

    徐寒倒并非什么菩萨心肠。

    只是觉得自己这十二年活得很艰辛,生下来,活下去,太难了。

    既然活着本就是一件极难的事,那么老天给了他生命,必然有存在的意义。

    而在没有找到那个答案之前,他都想努力的活下去。

    刘笙显然没有料到徐寒这样的举动。

    他微微一愣,抬起了头,看向徐寒。

    他对徐寒并没有多少的印象,只是知道他是最近进来的男童,比起其他人努力些,除此之外,便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他沉默的看着徐寒,目光中的意味莫名。

    徐寒被他看得有些不适,但他还是将手中的薄饼放在刘笙的跟前。

    良久。

    “为什么?”刘笙终于出言问道。

    “嗯?”这个问题显然有些出乎徐寒的预料,他微微一愣,方才说道:“只是恰好多出一份而已。”

    说这话时,他脸上的神情极为自然,似乎正如他所言一般,他所做的一切在他看来就是如此理所当然。

    哪知这话非但没有让刘笙理解到他的善意,他脸上反而在那时露出一抹嘲弄似的的笑意。

    “你家养过牲口吗?”他问道。

    这个问题,当真有些太突兀,徐寒又是一愣。

    “没有,我是一个乞丐...”但下意识的他还是回应道。

    “那你知道什么样的牲口死得最快吗?”刘笙对此不以为意,他继续追问道。

    徐寒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刘笙此刻所表现出来的恶意。他摇了摇头,算是回答了刘笙的问题。

    刘笙的脸色却忽的阴森了起来,映着暗室中幽森的烛光,显得极为可怖。

    “吃得越多,长得越快的牲口,总是死在前面。”

    他低沉着声线这般说道,然后接过了徐寒的薄饼,在手中撕下一小块,放在嘴里,干涩的咽下。

    而后将剩余的大块薄饼,放回了徐寒的手中,转头合衣躺下,自此在未有去看徐寒一眼。

    唯留下徐寒,愣愣的看着手中薄饼,怔怔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