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二十一章 血族无骨,隐于无形!
    “你的意思是星灵在地球上?”楚寻许久才平复,这个消息是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敖皇点点头。

    “谁干的?”楚寻心里其实已经想到了,但还是问了出来。

    “我父亲,当年地球差点被毁,日月无光,星辰逆转,江海倒流,整个地球可以说是千疮百孔,几乎碎裂。父亲以自身之力,抽取万星之运,凝聚成灵,以此修复地球,剩下的用来布阵,以防外敌再次入侵。”

    星灵,万星之运凝聚而成,除了仙帝谁能做到?星灵,只需一点,或者靠近,都会使人瞬间顿悟,修为飙升,屹立武道巅峰,根本不用寻求大道苦苦修炼。当别人还在寻求资源,苦苦修炼的时候,你若是有一点星灵,便如同坐云霄飞车一般,畅通无阻,一路登顶。

    “祖龙他老人家果然是大手笔。”楚寻也不禁感叹,当年他曾为仙帝,但若想抽取万星之运,也不一定能成功。

    “父亲也是被逼无奈,他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地球碎裂毁灭,当时已重伤之躯强行抽取万星之运,又以自身全部精血凝练成星灵,以肉身为阵基布阵,所以才会陨落。”敖皇目光缅怀,此生他最佩服的就是祖龙。

    楚寻震惊,终于知道祖龙那么强大是怎么陨落的了?以精血凝练星灵,以肉身为阵基,这等壮举,他现在所做的却是难以望其项背。

    “这星灵……”楚寻话还没说完就被敖皇打断,“你小子别乱来,那是地球大阵的阵眼,你小子也敢打主意。”

    “我只是想知道星灵在何处?你知道靠近星灵都会有莫大的机缘,我若一招顿悟,修为突飞猛进,斩尽这些外来者。”

    敖皇收起星象,斜睨着他,“说真的,我也不知道父亲他老人家将星灵藏在了哪里?还有,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星灵有利也有弊,这点你不会不知道。”

    楚寻当然知道星灵的利弊,他可以让你登临武道巅峰,但没学会走,想学会跑,会导致步伐不稳,也就是根基动摇,迟早会出大事。

    “惊鸿怀孕了。”楚寻突然说道。

    敖皇微怔,随之大喜,然后又皱眉,“我终于明白你小子要干什么了?你想用星灵为这个孩子淬体?”

    楚寻点头,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比星灵更好的淬体之物了,万星之运加身,这孩子以后想平凡都难。

    “星灵在哪里,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这些年也在寻找,可没什么结果。”敖皇道。

    楚寻相信敖皇的话,如果他若是知道星灵在哪里,何必困在这个地方,星灵或许无法解决体内的苍穹链,但也可相互抵消,不至于让修为跌落这么快。

    “你跟血族的人交过手了吧?”敖皇话锋一转。

    楚寻摇头,“连个人影都没看到。”

    “怎么会?”敖皇微怔,随之鄙夷的看着楚寻,“你太大意了。”

    楚寻皱眉,有些不明所以。

    “血族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们可以融入血液中,也可附在人体,可遮蔽神念探查,很是难缠。”

    “附在人体?”楚寻有些动容,如果血族躲在普通人的体内,这的确很难缠,“可有弱点?”

    “火,他们怕火,当然普通的火对于那些修为强大的无用,但是你得紫冥离火刚好可以派上用场。”

    “的确是我大意了,看来他们刚才就躲在城中的血海中,躲过了我的神念探查,早知道刚才应该放把火的。”楚寻苦笑。“我以为他们跟异界的血妖族一样。”

    敖皇摇头,“血族无骨,隐于无形,天地万物皆可成为他们的寄生体,比血妖族难缠。”

    “看来我得再走一趟了。”楚寻脸色严肃,血族不好对付啊。

    “记住,血族可以寄生,但也不是无迹可寻,普通人承受不住他们强大的血气,他们肯定会选择武者来寄存,被寄存的人后勃颈都会有条血线。”

    “麻烦了。”

    敖皇摇头,“不是麻烦,是大麻烦,看来够你忙一阵子的了。”

    楚寻嘴角微扬,浮现出肃杀之色,身形一闪便离开了。

    四个小时后,楚寻赶到血族出现的地方,可之前淹没城池的血海已经消失,所有城池皆化为撕成,寸草不生。

    楚寻皱眉,他之前离开时来了大量的武者,此时也消失不见。楚寻正欲追查,却发现这里还有一人,对方也发现了楚寻,微微点头。

    “道友,可知血族逃走的方向?”楚寻问。

    “逃走?”对方微怔,“呵……他们走的很从容,并不是逃。”

    楚寻微怔,“那之前这里聚集了大量的武道朋友,可是追着血族去了。”

    “死了,都死了,一个都没活下来。”

    楚寻微微皱眉,眸光闪烁,“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我来得晚。”

    “哦……”话音未落,楚寻赫然手捏拳印轰出,拳势鼓荡,因为距离太近,楚寻突然出手,拳头轻松的贯穿他的胸口。

    楚寻微怔,因为这一拳并不像是打在人身上,而是如同打进棉花中,没有丝毫阻力。

    这时,对方冲着他露出白白的牙齿怪笑,眼神带着轻蔑,身子一步一步倒退,楚寻的拳头就这样从对方的身体中拔出,没有一丝血迹。

    “血族,果然怪异。”楚寻看看拳头,露出微笑。

    “你是怎么看穿的?”

    “是狐狸就不可能没骚-味。”楚寻轻笑。

    “你很奇怪,难道不怕我?”

    楚寻不禁怔了怔,随即笑笑,“怕你?谁给你的勇气跟我这样说话?”

    对方笑的有些诡异,轻轻抬起手,结出古怪的印记,道道血丝在空中游走,无形的力量将四周禁锢,四周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楚寻能感觉到体内的血液像是受到某种牵引,像是要被抽出体外,他不禁哑然失笑,对方这是要禁锢他,并想吸干自己的血液。

    “咦?”对方轻咦一声,有些狐疑的看着楚寻,带着震惊之色,“你……”

    “血族就只会这些小伎俩?”楚寻抬起手,掌心紫芒旋转,可怕的吸力从掌心席卷,对方踉跄着朝着楚寻撞来,无法控制。

    一声轻喝,血气漫天,丝丝血芒如针,入眼皆是,如蝗群般朝着楚寻爆射而去。

    楚寻眉梢微扬,周身紫芒席卷,数万道轮回丝呼啸而出,嗤嗤声响彻一片,血芒被尽数击毁,掌心吸力加大,对方直接被扯过来。

    “你……”对方脸色骇然。

    楚寻的手掌扼住对方的脖子,微微用力,咔咔声作响,此人脸色脸庞扭曲,额头青筋暴起。

    突然,一道血线没入地面,顺着地面朝远处遁去。

    楚寻在看手里的武者,脸色灰白,气息全无,明显死去很久了,血族的寄生吗?有点意思。

    下一刻,楚寻的身影一闪,一个呼吸便截住逃窜的血线。

    哗……如同流水声,只见地面的血线如喷泉般冒起,渐渐的化成一道血色人形,看不到五官,只是形状像人,是由血液组成的。

    “血族无骨,隐于无形。”楚寻有些好奇,的确够神奇的,这完全是一团血液,却有生命,真是奇怪。

    “你是谁?”对方开口,声音来自腹部,他们没有嘴巴,用的像是腹语,但楚寻好奇他们有没有内脏?没有内脏又怎么发声?

    唰!

    血色身影没等楚寻回答便扑杀过来,入眼皆是一片血红,仿佛置身于血色的海洋中,令楚寻产生片刻恍惚,但很快恢复过来,掌间鸿蒙紫气流转。

    哗……血色人影爆开,楚寻就像穿过一层水幕,那些爆开的血液落地迅速汇聚,很快重新幻化成人形。

    楚寻摊开手,掌心有几滴猩红的血液闪烁着红芒,突然这些血滴摊开,顺着他的毛孔钻了进去。

    “啧啧……你以为我真的要逃吗?感觉到鲜血的美妙了吗?”对方怪笑。

    楚寻微微皱眉,这些血液渗进掌心,如同毒素一样蔓延,正在吞噬他的血液。如果能看到,就会发现这些血液跟墨汁滴进清水里面,正在迅速的蔓延开来。

    楚寻皱眉,侵染吞噬血液,一般人根本难以反抗,只能干看着,很快恐怕就会沦为驱壳。

    此时,楚寻的血液化为金色,没入体内的血滴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想要顺着楚寻的掌心钻出来,噗的声响,掌心腾起一簇紫炎将那几滴鲜血直接炼成虚无。

    “你……”血族的人虽然看不见表情,但听声音明显很震惊,并且有些惧怕。

    哗……血色人影坍塌,落入地面,像是水流板逃窜出去。

    楚寻迈步跟随,如同闲庭漫步,并不着急,那条血流没入一颗古树后面消失了。

    楚寻跟过去,脸上带着感兴趣的神色,还真是隐于无形,天地万物皆可寄存,他的手掌贴上树身,呼的大树起火,火焰腾升,整棵古树都被紫炎笼罩。

    “啊……”凄厉的惨叫从树中传来。

    楚寻挥手,紫炎消失,古树被焚烧一半,那道血线从树身中冲出,顺着地面逃匿,只是体积比之前缩小大半。

    “看来你们真的怕火。”楚寻轻笑,屈指轻弹,一道紫炎凌空射出落在那道血线上。

    “啊……”凄厉的惨叫响彻四周,那道血线瞬间被炼化消失。

    楚寻嘴角微微扬起,带着一抹坏笑,“怕火好办……火麒麟,开工了。”

    (ps:推荐一本朋友的都市大作《超品仙医》,医生文,喜欢的朋友可以去看看。)仙帝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