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百一十九章 一杀定乾坤!
    京城,那个老人长待的小院墙角长了些杂草,老人让留下来,现在开出些粉色的小花,倒是比不得院中花园里面移栽的那些名贵的花卉,但生命力绝对比那些顽强的多。

    “老师,看看我这幅字怎么样?”老人收笔。

    钟仁站在桌侧,看着老人的字,顺口读了出来:“一杀定乾坤。”

    “怎么样?”

    “首长这是说的楚寻吧?”

    老人微微轻笑,“本以为这件事的难度会很大,没想到被他轻松解决,现在各个城池的武道势力都在撤退,军方已经逐步接手。”

    “首长修炼晚,长居京城不出,或许还不了解楚魔王这三个字对武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哦?”老人自诩对楚寻还是比较了解的。

    “楚魔王,这三个字可不只是个名号,那是血与白骨堆积起来的,在武者心中,楚魔王的分量就跟你在百姓的心中是一样的。”钟仁道。

    老人并不惊讶,他虽未见过楚寻大杀四方的风采,但凭借这件事也可猜到些许,“呵……这算不算是我主内,他主外。”

    钟仁怔了怔,“这个比喻虽然有些不合适,但也道贴切。”

    院中身影一闪,楚寻出现。

    “什么事这么开心?”

    钟仁施了一礼,“我与首长正在谈你。”

    “哦?”楚寻饶有兴趣的问道,“你们该不会是在说我坏话吧?”

    “首长比喻了他和你之间的关系。”钟仁笑道,这些话只是玩笑话,是可以说的,他很懂分寸。

    “说来听听。”楚寻走过去,接过老人手中的毛笔,在宣纸上写下一个凤飞凤舞的“成败”二字,成字大,败字小。

    老人招手,警卫员跑过来,老人将那写有成败二字的宣纸交给他,“裱起来,挂在我办公桌后面。”

    “首长说,他主内,你主外,你说这关系是……”

    楚寻跟老人拉开距离,满脸嫌弃,“我可是有三位艳绝九天的妻子,惊鸿已经怀孕。”

    老人跟钟仁脸上都浮现出喜色,先后道恭喜。

    “名字取好了吗?”钟仁问。

    楚寻摇头笑笑,“还不知是男孩女孩?”

    “这有何难,男孩女孩名字各取一个。”

    楚寻点头,“待我闲暇时间好好琢磨琢磨。”

    “不如我们一起来想。”

    老人摇摇头,“楚寻的第一个孩子,这名字必须得自己起才合适。”

    “有什么讲究吗?”

    “没有,但这名字你取不是比较有意义吗?再不济还有他老人家,总归是轮不到我,待你第二个孩子,我倒是可以帮忙取名。”

    楚寻微微颔首,倒也不强求。

    三个人闲聊了一阵才回归正题,讨论接下来跟如何?

    “重音炮最好能快点配备投入使用。”

    老人颔首,“已经给距离京城较远的城池派发下去了。”

    钟仁抬头,皓月当空,他们已经聊得时间不短了,时间也是深夜十二点。

    “所有势力应该已经撤出城池了吧?”

    老人看着楚寻,“往后你得小心点,触及了太多人的利益,估计那些人嘴上不敢说,但心里已经恨上你了。”

    楚寻点头,那些势力扎根都市,形成利益圈,现在却被自己赶了出去,若是说没有怨气根本不可能。

    “那是什么?”众人指着南方说道。

    楚寻跟老人闻声望去,只见天边出现一道血线,在黑夜中格外鲜明,渐渐的那道血线变宽,就像是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

    接下来,三人的眸子猛的收缩,那张血盆大口开始往外流出猩红的液体,鲜红如血,猩红的液体就像是瀑布般从天际落向大地。

    “那里面有人。”钟仁惊呼。

    相隔万里都能见到,那如血般的液体中,有明显的人影夹杂在其中,就像是有无数的人顺着瀑布的水流跳下。

    各方势力此刻都撤到城外,刚好都看到了这一幕。

    “这是什么?天流血了吗?”

    “我感觉到了浓郁的沙发之气和血腥气,事出反常必有妖。”

    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测这天显异象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某些大势力中,有些修为强大不知道活了多久的老妖怪,却是纷纷脸色大变,他们想到了古籍上记载的那个可怕的种族。

    于此同时,老人的秘密电话响了。

    “跟我来。”老人招呼楚寻。

    楚寻看了一眼天边的异象,跟着老人急步而去。

    在一个秘密的房间,里面人员匆忙奔走,一位外形精干,带着眼镜的男子领着老人和楚寻进入一个布满各种仪器的房间。

    楚寻知道,这些人都是国家秘密招安的顶尖科技人才,每一个人在某一个领域都有难以想象的造诣和建树。

    “首长,这是太空外的卫星传送回来的短视频。”

    楚寻和老人紧盯着屏幕,上面是浩瀚星空,那颗蔚蓝的星球就是地球,只不过现在比以前大了好几倍。

    在星空中,一艘艘庞大的舰船正在绕着地球飞行,像是要冲进来一般,其中一艘舰船周身闪烁着黄色的光幕,各种符文流转,以极其可怕的速度朝着地球冲过来,结果却轰然炸开,被无形的力量撕得粉碎,在星空中爆发出骇人的火光。虽然隔着频幕,但楚寻和老人都能感觉到那种可怕的爆炸力。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老人皱眉,并不惊慌,“难道是别的国家探索星空的飞船。”

    随着科技进步,地球还没变异的时候各国都已经纷纷开始探索宇宙星空中别的星球,想试着找出别的生命。

    眼镜男摇摇头,“首长,楚少将,请看这段视频。”

    “你认识我?”楚寻好奇。

    “天下谁人不识君?”眼镜男眼神火热有好奇,表现出很大的敬意,他们是顶尖人才,可没有楚魔王庇护,他们也不过是普通人而已。

    楚寻点头回应,看向频幕,眸子狠狠地收缩了一下,老人却有些惊讶的开口,“这……外星生命?”

    在这段视屏中,一艘战舰发出光波,在虚空中构建了一处平台,一些人开始忙活,这些人竟然长着兽首或者禽首,那些人脖子以下是人身,脑袋却是兽。

    楚寻见这些人在光波构成的平台上建立了工作站,有信号塔等东西,不禁好奇道:“他们在做什么?”

    眼睛男子看向老人。

    “有什么说什么。”

    “我们之前收到一些奇怪的文字,像是音符般,估计是他们的语言,正在想办法解读。”眼睛男子道。

    “首长,我觉得我们要制定紧急预案,以防这些战舰进来,到时我们措手不及。”眼镜男建议。

    老人看向楚寻,“你说呢?”

    楚寻轻笑:“不必紧张,他们进不来的。”

    “为什么?”眼镜男好奇。

    “有些事你不必关心,只要盯住他们就行了,有问题及时禀报首长,剩下的事交给我。”楚寻拍拍他的肩膀。

    眼镜男倒也聪明,知道有些事他还是不够资格知道,当下点点头继续忙自己的。

    “一共有多少战舰在地球外?”楚寻问。

    “十艘,不过撞毁了一艘。”眼镜男道。

    “他们真的进不来?”老人问楚寻,现在地球内部一团乱,若是这些牛头马面的家伙再进来,地球会遭到什么难以想象,这些家伙绝对不是来旅游的。

    “放心。”楚寻道。

    先不说地球自身的规则正在苏醒,就是当年第一代祖龙布下的防御大阵,就算是仙帝也不一定进的来。

    “现在尽快解读他们的语言,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楚寻道。

    眼镜男点点头,保证道:“放心,我会抓紧。”

    楚寻还惦记着外面的异象,没有再次多耽误,跟老人离开了这里。

    回到老人长待的小院,众人还在昂首观看,天边的异象并未消失。

    楚寻微微皱眉,敖皇说的暴风雨到底是什么?是天边的异象,还是地球外的那些战舰?

    轰隆!

    天边传来巨响,就像是擂破了鼓面,只见又一道血线在天际浮现,然后慢慢变宽,想是九天银河倾泻般,血红的液体奔腾而下,其中夹杂着许多人影在张牙舞爪。

    “不行,我得去看看。”

    “小心。”

    老人的话音还未消散,楚寻的已经腾空化作一道流光射出。

    “华夏之福。”老人呢喃。

    楚寻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空中带起阵阵轰鸣,如同旱雷滚动,惊动不少人抬头仰望。

    所谓望山跑死马,就算以他现在近八倍的破音速疾速飞行两个小时,才勉强赶了一半路程。

    突然,楚寻的身影停下,屹立的半空,因为所有人都看到,在那流淌着血红液体的口子前,一道惊天身影显化,高达万丈,上身没入云层中,几乎于天平齐。

    楚寻脸色严肃,这到底是什么?竟惊动了敖皇这老头,这道惊天身影便是他的本体,只不过是化成人形隐藏真身而已。

    “血族,你们过了。”

    敖皇声音轰鸣,缓缓抬起手,遮天蔽日,轰的一声拍在那道血口子上,竟是瞬间阻断奔腾而下的血色液体,另一只手这时也动了,双手慢慢合并,就像是拉拉链版,那血口子正在迅速合拢,但这一刻天地都在震颤。仙帝归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