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臆想!
    楚寻清醒,发现自己躺在木制的床铺上,下面垫着柔软的兽皮。

    这是哪里?

    自己明明掉落万丈深渊,难道是有人救了自己?

    他坐起来,发现自己毫发无伤,且穿着粗布麻衣。

    可是很快,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甚至可以是惊慌。

    他的修为尽失。

    楚寻慌乱跳下床,冲出屋外。

    映入眼帘的是围成一圈的茅草屋和篱笆墙。

    透过篱笆墙,他看到了万亩良田。

    清风吹动,绿油油的麦苗随风欺负,形成麦浪。在田地中,我些野草,开始粉红色的花。

    楚寻慢慢的安静下来。

    远远的,在田地尽头出现数十道身影。

    隐隐能听到欢声笑语。

    人群慢慢接近。

    楚寻如遭雷击,形同石刻木雕。

    因为这些人正是在葬在潜龙山上的亲人。

    花轻舞,惊鸿,唐柔,她们都在。

    几位老人皆在。

    “爸妈。”楚寻噗通跪倒,嗓发干,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楚天河和柳然目光怪怪的看着楚寻。

    其他人也满脸古怪。

    “儿,我还以为你病好了,难道烧毁糊涂了?”柳然上前摸摸楚寻额头,又摸摸自己的,“不烧了啊。”

    “相公,你跪着做什么?赶紧起来。”惊鸿和花轻舞上前,一左一右的扶起他。

    “九幽呢?不是让她照顾你吗?这熊孩就是靠不住。”花轻舞有些责备的道。

    “楚寻,你感觉自己怎么样了?”熟悉的声音,熟悉的人。

    楚寻瞳孔收缩,“红菱,你还活着?”

    红菱布满关心的俏脸猛的晴转多云,怒道:“我们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般咒我?”

    完,生气的走了。

    “相公,你在瞎什么呢?看你把红菱姐姐气得。”惊鸿责备。

    楚寻目光呆滞的看着陈汉龙,郑广义,孙鹰等人,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幻觉,肯定是幻觉。”楚寻嘀咕。

    啪!

    楚天河上前给了楚寻脑袋一巴掌。

    “你这混,有你这样的吗?脑袋烧糊涂了,醒来就在这里胡言乱语。”楚天河笑骂。

    会疼?

    楚寻摸着被楚天河打过的地方,不禁笑了起来。

    会疼就明是真的。

    “爸。”楚寻一个熊抱。

    “妈。”

    “唐叔叔,唐阿姨。”

    楚寻咧着嘴,给每个人一个大大的熊抱。

    “相公,你怎么哭了?”花轻舞担心的看着泪流满面的楚寻,“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啊?”

    “这孩不会连摔带发烧,变成傻了吧?”楚天河嘀咕。

    “有你这么自己儿的吗?”柳然不满。

    楚天河赶紧陪着笑脸。

    楚寻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还是熟悉的人,熟悉的感觉,这不会错,他们没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寻好奇。

    “还是回去再吧,这里风大。”唐文言道。

    “先生,我们先去准备饭菜。”陈汉龙对楚寻还是一如既往的尊敬。

    楚寻等人回到茅草屋。

    “寻,你还记不记得你摘天目草的时候从山上掉下来。”楚天河问。

    楚寻摇头,他怎么记得自己是被敖皇从半空打落万丈深渊的。

    “你这孩,你你手无缚鸡之力,不好好教你的书,摘什么天目草,幸亏没事,不然你让我和你爸,还有惊鸿舞,这以后的日可咋过?”柳然责备。

    “等等。”楚寻满脸古怪,“你我教书?”

    “相公,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们。”惊鸿满脸担心。

    楚寻简直一头雾水,这到底哪跟哪?

    “你们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楚寻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楚天河满脸担心。

    “你们不告诉我,我怎么知道自己记不记得?”楚寻无语。

    “完了,这孩真的摔傻了。”柳然眼眶泛红,开始哭了起来。

    “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楚寻满脸懵逼,“还有,我的修为呢?你们的修为呢?”

    楚寻没感到真元波动,大家好像都变成了普通人。

    “完了,这孩真的傻了。”

    “寻,你可不能傻,你可是这方圆十里有名的才。”

    “这里的孩可都靠你识文断字呢。”

    “快让鬼老和红菱来看看,这孩到底怎么了?”

    大家七嘴八舌,满脸担忧。

    楚寻满头黑线,一脸懵逼。

    “惊鸿,你告诉我,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惊鸿看着楚寻,泪眼朦胧,“相公,你放心,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和舞还有孩都不会离开你的。”

    楚寻彻底懵了,“孩?哪来的孩?”

    “相公,你连我们的孩都不记得了吗?”惊鸿哭的梨花带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