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点天灯!
    (六千五百字大章,不喜欢把一段完整的剧情拆的七零八落,分成好几章。)

    楚寻风驰电掣,连夜奔波,当晚便赶回古江市,见到惊鸿她们。

    惊鸿递给楚寻一部手机,“潜龙山外有人监视,被炎蛟全杀了。”

    楚寻眉头微皱,“没打草惊蛇吧?”

    “他们靠手机联系,但手机没响过。”惊鸿道。

    “那就好。”楚寻打开手机,里面只有一个号码。

    “龙一,赤媚他们全部到了,已经驻守各个路口。”惊鸿沉吟了一下,“九幽在南方征战,但还没联系上。”

    “不用了,你跟舞也去镇守两个交通要道。”楚寻道。

    惊鸿点头。

    “那你心点。”花轻舞也离开了,她知道楚寻肯定有自己的安排。

    安排完后,楚寻一步步朝着华瑞酒店而去。

    华瑞酒店,总统套房,乌可隐品着昂贵的红酒,眼睛微微眯起。

    谭玉清跟另外两位九品人皇垂手而立。

    乌可进看了他们一眼,“有余宏的消息吗?”

    谭玉清微微轻颤了一下,垂下头,道:“属下惭愧,暂时还没消息。”

    “废物。”乌可隐皱眉,呵斥了一句,“胆敢背叛我的人,从来就不会有好下场。”

    “主人放心,我一定找到他,亲自带回来交给你。”谭玉清道。

    乌可隐对谭玉清卑微的态度很满意,微微颔首,“真想看看楚魔王的发疯的样。”

    “主人是不是太看得起楚魔王了?他跟您相比,简直不值一提,此番行动,估计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干的?”一位九品人皇谄媚的道。

    “得对,楚魔王修为虽高,但终归只是一介莽夫,若论智谋,跟主人相比较,简直是云壤之别。”另一位九品人皇附和。

    谭玉清面露不屑,这两人拍马屁拍的太过了,冷哼道:“看楚魔王,会吃大亏的。”

    “谭老,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难道你觉得楚魔王会比主人还强?”那位九品人皇反问。

    “是不是比主人强我不知道,但楚魔王的威名,都是累累白骨堆积起来的。我只是觉得,发狂的狮更可怕。楚魔王现在肯定被激怒了,我们还是心为上,因为他现在就是那头发狂的狮。”谭玉清道。

    “谭老,你这是在长楚魔王志气灭我们的威风。”这位九品人皇看了一眼乌可隐,见对方并没有厌烦的意思,不禁开口反驳谭玉清的话。

    “俗话,心驶得万年船。盲目自大,会阴沟翻船的。”谭玉清道。

    “有主人在,何来阴沟?既无阴沟,怎么翻船?楚魔王再厉害,他连我们是谁都不知道,只能自己抓狂。谭老是害怕了?还是觉得主人比不上楚魔王。”

    “愚蠢。”谭玉清气闷,“我几时过主人比不上楚魔王了?我只是觉得,万事心为上,毕竟对方是楚魔王,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

    “可笑,楚魔王在主人面前跟阿猫阿狗又有何区别?”

    “你们……”

    “闭嘴,都别吵了。”乌可隐呵斥了一声。

    “主人,我有个想法,不知当不当?”谭玉清请示。

    “吧。”

    “楚魔王发怒,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定会追查到底。现在余宏消失,若是他落到楚魔王手里,定会出卖我们。我觉得,我们应该暂避锋芒。听闻九幽皇正在南方一代征战,我们不如去一趟南方……”

    “你的意思是去南方击杀九幽皇?”乌可隐眼神一闪。

    “没错,九幽皇可比红菱重要的多,一个红菱都能让楚魔王发疯,若是九幽皇出事,楚魔王还不得呕血三升。”谭玉清眼底闪烁着阴险的光芒。

    “没必要。”乌可隐淡漠开口。

    谭玉清怔了怔,心里暗叹,自古忠臣难为。

    “余宏落到楚魔王手里的几率微乎其微,以余宏贪生怕死的性格,现在估计早逃出数千里外。更何况,楚魔王根本不认识余宏,就算余宏站在他面前,不认识也是徒劳。所以,你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谭玉清沉吟,觉得乌可隐分析的还是很有道理的,“还是主人想的周全,看来属下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那是,主人算无遗漏,计谋超群。无论是修为还是智慧,都不是楚魔王可比的。”一位九品人皇趁机拍乌可隐马屁的时候,不忘挤兑谭玉清。

    谭玉清暗恼,他修为在这两人之上,若是在外界,这两人见了他得规规矩矩的叫一声前辈。现在这两人竟然敢屡次讥讽他,若非估计乌可隐,他早出手杀了这两人了。

    “监视潜龙山的人有没有消息传回来?”乌可隐问。

    “启禀主人,暂时还没有。”一位九品人皇道。

    “问问,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乌可隐皱眉道。

    “是。”这人急忙应声,当着乌可隐的面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楚寻此时已经站在华瑞酒店楼下,感觉到手机震动,他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接通。

    “喂,有没有什么情况?”

    “你想知道什么情况?”楚寻轻轻的回了一句。

    “蠢货,有什么情况就汇报什么情况。”对方貌似并未听出这边的声音不对。

    “什么情况都没有。”楚寻道。

    “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潜龙山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吗?”

    “有。”

    “什么动静?赶紧,真是废物一个。”

    “你打开门,我亲自跟你汇报。”楚寻此时已经站在乌可隐的房间门外。

    房间中的九品人皇微微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朝门口走去,“混蛋,谁特么让你私自跑来这里的?”

    乌可隐脸色微微一变,腾起站起。

    这位九品人皇已经打开房门,并非他没有警惕心,而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人在打电话的时候,不管你给他什么?他都会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你让他做什么?他都会下意识的去做。这是一种思维的惯性。

    “混蛋,谁让你来这里的?”打开门的九品人皇见楚寻有些面熟,既然面熟,他潜意识觉得应该是自己人,所以毫不客气的开口训斥。

    谭玉清却是脸色骤变,惊吼道:“快退!”

    谭玉清这一嗓不止没起到提醒的作用,反倒把开门的九品人皇给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

    但他回头的瞬间,感觉脖猛的一紧,骨头都快被捏碎了。

    他惊得脸色大变,猛的运功,可他再次骇然,因为他的内息被压制,连一丝都无法调动。

    楚寻五指微微收缩。

    咔咔……!

    刺耳的骨骼**声,被扼住脖的九品人皇眼珠鼓起,舌头都伸出来了。

    咔嚓!

    脖骨彻底碎裂,这位九品人皇脖软软的歪在一旁,他没死,脖骨碎裂,但神经还在,算是彻底废了。

    楚寻扬手将他扔进房间,然后迈步走了进去。

    “楚魔王。”谭玉清惊得音调都变了。

    另一位听到楚魔王三个字,唰的跳出好几米远,满脸惊骇的看着楚寻。

    乌可隐目光疾速闪烁,眼底的震惊怎么都掩盖不住,他刚才还在夸夸其谈,楚寻不可能找到这里。可现在楚寻就站在他面前,让他心跳紊乱,难以平静。

    “乌可隐,乌可进的哥哥,仙族的杂碎。”楚寻看着乌可隐,面无表情的开口。

    然后,他看向谭玉清,“谭玉清,杀红菱的人之一。”

    谭玉清惊惶不安,这怎么可能?楚魔王不但找到他们,而且连他们的名字,身份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余宏,落到你手上了?”乌可隐很快反应过来,楚魔王找来这里,肯定是找到了余宏。

    楚寻嘴角掀起冷冽的弧度,目光森森。

    “你们不该愚蠢的激怒我。”

    “楚魔王,你真是个好对手,我突然有点喜欢你了。”乌可隐暗自平静下来,他知道惊慌是最没用的。

    “做我的对手,你也配?”楚寻嗤之以鼻。

    乌可隐脸色微怒,他才出手,楚魔王就直捣老窝,这让他有些抓狂。

    这就跟下象棋一样,他才走了一步,楚魔王就直接干掉了他的将,令他既震惊又窝火。

    “知道余宏是怎么死的吗?”楚寻看向乌可隐。不等对方开口,他自顾自的道:“他享受到了一种比融骨丹更可怕的死法。”

    乌可隐眼皮直跳,楚寻连融骨丹都知道。

    谭玉清跟另两位九品人皇却十分惊异,有什么死法是比融骨丹更可怕?

    “其实,余宏死的还算幸福,毕竟只承受了短时间的痛苦。而你们,将会承受无止境的痛苦。”楚寻的很平静,但却令谭玉清等人毛骨悚然。

    “楚魔王,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就算你找到我又如何?你当真以为我只是计谋无双?”乌可隐冷笑。

    “计谋无双?”楚寻看着他,眼神充满浓浓的嘲讽。

    乌可隐暗恨欲狂,他讨厌这样的眼神。

    “楚魔王,本想慢慢玩死你,但你却自己送上门找死,那我便成全你。”

    乌可隐有些气急败坏,当先出手,翁的一声,周身白芒萦绕,房间的所有东西都瞬间爆开,他抬手,猛的朝着楚寻拍落。

    楚寻眼神冷漠,冷眼看着乌可隐拍落的掌印,周身鸿蒙紫气疯狂转动,拳头之上紫霞喷薄,拳势迅猛,无可匹敌,强势轰出。

    轰!

    乌可隐的掌印被直接轰爆,可怕的气浪翻滚,房间的墙壁都被炸穿。

    乌可隐脸色骤变,他竟扛不住楚寻的拳威,被直接从窗口震飞出去。

    房间在二十二层,乌可隐被震出窗外,从高空坠落下去。

    楚寻一步踏出,疾速坠落,双脚之上紫芒萦绕,猛的踩下。

    乌可隐怒喝,双掌连拍,轰向楚寻。

    轰!

    可怕的气浪在半空翻滚,乌可隐被一脚踩在头顶,带着刺耳的破空声贯落地面。

    砰!

    地面爆裂,裂痕蔓延,四周建筑瑟瑟发抖,乌可隐怒不可遏,他是仙族后裔,又是仙级强者,竟被人跟踩臭虫似的踩中头顶,简直是奇耻大辱。

    楚寻跟乌可隐打到楼下,谭玉清跟另一位九品人皇走到窗口前,跟着跳了下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