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红菱陨落!
    (五千字大章。)

    谭玉清对余宏十分恼怒,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色胚,岂会闹成这样?

    “现在追还来得及。”余宏道。

    九品大圆满的速度,岂是军车可以比拟的。

    然而这时,无数士兵,军车,军车上载着威力强大的热武,浩浩荡荡朝这边涌来。

    “撤。”谭玉清沉着脸,怒声道。

    “一群蝼蚁,值得我们退走吗?”余宏不甘心,如果让唐柔跟红菱逃走,他的罪过就大了。

    “主人过,此乃暗战,闹到这一步,已经变成了明刀明枪。若是暴漏身份,对主人接下来的计划不利。”谭玉清沉着脸。

    “可现在回去如何跟主人交代?”余宏心里犯怵,乌可隐的惩处手段令他颤栗。

    “事已至此,你若要追自己去追。”谭玉清冷哼,转身便走。

    两位九品人皇面面相顾,然后跟着谭玉清远去,这个时候帮余宏,纯属傻逼。

    余宏脸色阴沉,想到乌可隐的手段,他不禁打个寒颤,眼神一狠,朝着谭玉清相反的方向而去。

    无数士兵赶到路口,看到满地血迹,残尸断臂,发出愤怒的嘶吼,鸣枪发泄怒气。

    此时,楚寻酒醉未醒,正在呼呼大睡。

    突然,他猛的惊醒,人已掠出门外,遥望古江市的方向。

    “到底怎么回事?天机引怎么会自行运转?”楚寻心头悸动,有种闷闷的惊慌感。

    天机引自行运转,这绝非好事。

    惊鸿和花轻舞现在皆是金丹初期,楚寻出现在瞬间,她们便已感应到。

    两人几乎同时出现。

    “怎么了?”惊鸿见楚寻皱眉,下意识的问道。

    “天机引自行运转,来自古江市,那里有事发生。”楚寻道。

    “古江市能有什么事?我们的人不都在潜龙山上吗?”花轻舞不解。

    “我得去看看,总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楚寻决定去看看,天机引自行运转,那明这事跟自己有关。

    “我们跟你一起去。”

    楚寻颔首。

    三人正欲动身,只见岩奕惊慌失措的跑来。

    “府主,古江市驻扎部队来电话,唐柔姐跟红菱遇到危险。”

    楚寻脸色突变。

    “会不会有诈?唐柔跟红菱下午的时候还在山上,什么时候去的古江市?”花轻舞道。

    “山下弟禀报,下午的时候,唐柔姐跟红菱姐前后离开了潜龙山。”

    岩奕的话音未落,楚寻身影一晃便失去踪迹。

    惊鸿跟花轻舞来不及多想,紧跟着楚寻。

    楚寻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如果唐柔跟红菱真的出事,他一辈都会原谅自己。

    五十公里,楚寻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因施展疾速,他的血液在沸腾,肌肤都在发烫。

    路口换了新的队驻守。

    楚寻表明身份。

    “首长好。”

    见到楚寻,让这些士兵格外激动。

    这里虽然被处理过,但楚寻还是发现了战斗的痕迹。

    在士兵的带领下,楚寻在部队医院里见到了唐柔和红菱。

    唐柔被余宏封住修为,卸了下颚骨,这些医生只是普通人,根本没办法,只能先帮她复原下颚骨。

    唐柔能话后,才让他们打电话回潜龙山求援。

    楚寻解开唐柔身上的封印。

    “楚寻哥哥。”唐柔抱着楚寻大哭,这次真的吓坏她了。

    “对不起。”楚寻心里满是愧疚,都怪自己,才让唐柔遇险。

    等唐柔哭累了,楚寻才问,“红菱呢?”

    在场的医生,士兵,皆默不作声。

    楚寻心里升起一股不安。

    唐柔被送来,就跟红菱分开了,所以也不知道红菱的情况。但看这些人的脸色,她顿时慌乱起来。

    “红菱姐姐在哪里?”唐柔跳下病床,看着旁边的医生。

    “首长,请你节哀。”一位士兵垂着头,声道。

    楚寻脑袋翁的一声炸响,身都跟着晃了几下。

    唐柔的脸色唰的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士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红菱姐姐人呢?”

    楚寻跟唐柔见到了红菱。

    红菱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张白布遮住身体,气息全无。

    猩红的血丝爬上楚寻的眼睛,可怕的杀气汹涌翻滚。

    身边的士兵跟医生因承受不住这可怕的威压,气血翻涌,瘫倒一地。

    后面赶来的惊鸿跟花轻舞急忙运功替这些人抵挡,不然他们会被楚寻的煞气撕成碎片。

    “你们先出去。”

    惊鸿让在场的士兵跟医生先离开,她跟花轻舞联手都扛不住楚寻的煞气。

    “红菱姐姐,你醒醒……醒醒……”唐柔抱着红菱的尸体嚎啕大哭。

    “楚寻,你冷静一点。”惊鸿见楚寻有些不对劲,一声厉喝。

    楚寻被惊醒,眸上的血丝消散了些许。他走过去,掀开白布,气息又开始变得不稳。

    红菱的后背有医生处理过,但依旧血肉模糊,五脏六腑都被击碎了。

    楚寻思绪翻涌,初回地球,在古玩市场初见红菱,她一身红衣,风情万种。地下赌场,她依附自己,再到天地变异,她偶得龙羽花种被自己救下,坐镇岩宗,保护潜龙山,南征北战。几个时前还跟自己斗嘴饮酒,现在却阴阳相隔。

    “啊……”楚寻压制不住心里的怒气,昂天嘶吼,四周的桌椅皆被音浪绞成齑粉,整座医院的建筑都在瑟瑟**。

    陈汉龙,红菱这些人虽然修为不高,但在楚寻心里有着非同一般的位置。

    如此佳人,挚友,现在却香消玉殒,这让楚寻心如刀绞。

    他曾发誓,此生不会再让身边的人受到伤害,可当看到红菱静静的躺在眼前,他实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杀!”

    楚寻仰天嘶吼,震动苍穹。

    与此同时,在古江市的一家酒店房间里,谭玉清连同另外两个九品人皇,正在凄厉的惨叫。

    他们满地打滚,周身青筋暴起,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废物。”乌可隐沉着脸。

    “主人饶命。”谭玉清,堂堂九品大圆满,此时却脸庞扭曲,口水横流。

    “好一个余宏,竟敢背叛我,中了我的融骨丹,若是没有解药,你又能活多久?”乌可隐眼底寒芒闪烁。

    “主人……主人饶命。”谭玉清哀求,融骨丹,可将人的全身骨骼慢慢融化成血水。

    “此事错在余宏,但你们有监督不利之过,惩大诫,暂时先绕了你们这三个废物。”乌可隐弹出三粒乌黑的药丸。

    三人忙不迭地的捡起来塞进嘴里,这是融骨丹的解药。

    谭玉清修为深厚,恢复较快,但其他两位九品人皇,虽服用解药,但却连站都站不起来。

    融骨丹一旦爆发,便会一点点的融化你的骨骼,这种痛苦深入骨髓,必死还难以忍受。同时融骨丹一旦爆发,根本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

    “你确定那个叫红菱的女会死?”乌可隐问。

    “属下可以肯定。”谭玉清擦掉额头的汗珠。

    乌可隐微微轻笑,但笑的却格外瘆人,“希望这个红菱在楚魔王心里还算重要,不然死的可就一点价值都没有。”

    而这时,一道怒吼在虚空炸响。

    乌可隐双眼一亮,“这声音是?”

    “是楚魔王。”一位九品人皇爬起来,无比恭敬的道。“当初我曾见过楚魔王一面,对他的声音还有印象。”

    乌可隐惊喜,“没想到,楚魔王真的出现了,这声音中充满愤怒,看来这个红菱死的还算有点价值。”

    “主人,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谭玉清恭敬的询问。

    “看戏。”乌可隐眼角带笑,看来楚寻发怒令他心情不错,“让潜龙山监视的人继续,另外派人查出余宏的下落。”

    “是。”谭玉清道。

    另一边,部队医院,楚寻的情绪已经平复不少。

    但惊鸿和花轻舞清楚,楚寻的平静下绝对隐藏着可怕的狂风暴雨。

    “我们带红菱回去,好好安葬吧!”惊鸿道。

    楚寻颔首。

    红菱的尸体被运回潜龙山。

    潜龙山哀嚎一片,所有人都悲伤的不能自己。

    红菱长久住在潜龙山,对柳然燕兰几位老人来,就是自己的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