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想要穿越!
    (五千字大章。)

    花轻舞苏醒,楚寻多年的心结也随之解开,鬓角的两缕白发也奇迹般的消失。

    总之,一切可谓是皆大欢喜。

    楚寻带着惊鸿和花轻舞,告别敖皇,他打算带花轻舞回潜龙山。

    当年,花轻舞为救楚寻的父母的而重伤昏迷二十年,楚寻知道,父母嘴上虽然没,但心里一只惦记着花轻舞。

    楚寻先去了炎龙宫。

    阎冲等人的修为提升很快,现在已经都是六品人皇。

    惊鸿他们都见过,但花轻舞只有龙傲见过,其他人都未曾见过。

    龙傲看到花轻舞,着实激动,当年他替楚寻照顾过花轻舞一段时间,更是亲眼目睹了花轻舞为救楚寻的父母舍生忘死。

    “龙爷爷。”花轻舞也没忘,当年龙傲替楚寻镇守紫竹林会所,救过她的性命。虽然现在修为在龙傲之上,但还是规规矩矩的喊了一声龙爷爷。

    阎冲等人则是哀嚎不止,对楚寻是羡慕嫉妒恨,就差一句好白菜都让那啥拱了。

    楚寻下令封锁了自己的消息,他出世的消息还没传开,古遗迹中知道他消息的差不多都死绝了,活着的比如高墨焓等人,自然不会大肆宣扬。

    楚寻带走了炎蛟,赤媚等人暂时留在炎龙宫,赤媚是仙级高手,坐镇在此,估计没几个人敢打炎龙宫的主意。

    楚寻一行四人,前往潜龙山。

    当年因为防备异族,他赴战冥山的时候,让岩宗的人全部迁移到了潜龙山。

    第二天,四人赶回潜龙山。

    “舞。”

    花轻舞冰封二十年,最难熬的恐怕就是燕兰,再次看到女儿,燕兰惊喜交加,抱着花轻舞哭成泪人。

    “妈妈,对不起。”花轻舞也哭的梨花带雨。

    “好孩,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燕兰紧紧地抱着花轻舞,生怕再次失去她。

    “姐。”鬼老老泪纵横。

    “鬼叔。”对于这个一只照顾她长大的老人,在花轻舞心目中有着非同一般的位置。

    “孩,阿姨和叔叔对不起你。”柳然红着眼睛,当初花轻舞奋不顾身替他们夫妇挨那一掌,历历在目。

    “阿姨,叔叔,你们别自责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花轻舞替柳然差点眼泪。

    花轻舞相隔二十年活着回来,令所有人都十分激动,有着不完的话。

    以至于连惊鸿和炎蛟都被忽略了。

    但以惊鸿的容貌,被忽略是不可能的,毕竟她太出尘。

    “这位是?”柳然看着惊鸿问。

    “妈,这是惊鸿,你们的儿媳妇。”

    楚寻这一番介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楚寻早知会是如此,但对于惊鸿,他亏欠太多,不能含糊其辞的掩盖过去,这让太伤人。

    燕兰的脸色变得难看。

    唐柔也在,看着惊鸿惊人的容颜,俏脸黯然。

    “楚寻,你这是什么意思?”燕兰语气不是很好,自己的女儿冰封二十年,刚苏醒,楚寻就带着另一个女人回来,这是欺负她们母女吗?

    “阿姨,我不想骗你,惊鸿是我的女人,舞也是。”楚寻道。

    “你太过分了。”燕兰虽然一介女流,但那个父母不疼自己的孩,因为花轻舞,她变得格外强势。

    “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闭嘴,这个时候还向着他话。”燕兰很愤怒,她看向惊鸿,道:“姑娘,你可知道我女儿跟楚寻是什么样的感情?”

    “我知道。”惊鸿淡淡的开口。

    “既然知道,你为何要做第三者难道仗着自己长得漂亮,就能破坏别人的感情吗?”燕兰最是痛恨第三者,因为她遭遇过同样的事情,当年她卧病不起,结果花轻舞的父亲非但没有照顾她,反而重新找了一个更年轻漂亮的女人双宿双飞。

    “妈,你先别激动,等我慢慢跟你解释。”花轻舞劝解。

    “还有什么好解释的?”燕兰怒道,“我们走,谁也别想再欺负我们母女。”

    柳然急了,“大妹,你先别激动,舞刚回来,这外面兵荒马乱的,你带着她去哪里啊?你放心,我一定让寻给你个交代。”

    “阿姨,你放心,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楚寻赶紧表态。

    其实他非常理解燕兰的心情,如果有人欺负自己,估计自己的母亲能拎着刀拼命。

    “妈,你就先听听吧,若非惊鸿姐姐,我这次根本不可能苏醒。”

    燕兰怔了一下,“你的是真的?”

    花轻舞点头。

    “那好,我就听听你们的解释,虽然你救了我女儿,但这不能成为你插足别人感情的借口。”

    “你们都先退下吧。”楚寻对其他人道。

    然后,楚寻带着自己的父母,还有燕兰jin ru一间房间。

    房间里,只有楚寻一家人,燕兰母女,惊鸿。

    楚寻挥手布下结界,保证声音传不出去。

    “爸妈,燕阿姨,接下来我的事情,你们不要惊讶。”

    楚寻组织了一下措辞,将自己当年死在狱中,意外穿越道修炼大陆,然后有扭转乾坤回来,以及惊鸿和花轻舞的事情简明扼要的了一遍。

    楚天河,柳然,燕兰,三个人当场就石化了。虽然他们现在也算修仙者,但楚寻的事对他们无疑相当于天方夜谭。

    “孩,你的是真的?”楚天河满脸懵逼,“该不会是你们瞎编的吧?”

    楚寻郑重的点头。

    三位老人惊得不轻,看看楚寻,又看看惊鸿,再看看花轻舞。

    三位老人坐着,楚寻三人站在他们对面,接受他们看稀有动物的目光。

    “你真的是从那个什么大陆来的?”燕兰半天才找到舌头,话都不利索了。

    惊鸿颔首。

    “你也是从那个什么大陆回来的?”燕兰又问楚寻。

    楚寻同样颔首。

    “舞,你真的是这位惊鸿姑娘的记忆变的?”燕兰再问。

    “妈,是记忆所化,不是记忆变的。”花轻舞道。

    “有区别吗?”燕兰呢喃,然后看向楚天河和柳然,“你们听懂了吗?”

    柳然摇头。

    “我大概听懂了。”楚天河道。

    楚寻,惊鸿,花轻舞,柳然,燕兰,五人同时看向楚天河。

    楚天河有些不自在,咳嗽一声道:“就是楚寻被柳家害死了,然后穿越了,就跟你们看的那些清宫剧一样,女主角在现代出了意外,嗖的一下穿越到了清朝皇宫。”

    楚寻嘴角抽搐了一下,还嗖一下?的轻巧,他可是整整嗖了数十年。

    “怎么,我的不对吗?”楚天河看楚寻表情有异,问道。

    楚寻摇头,“的没错,大概就是你的这样。”

    “那我继续。”楚天河清了下嗓,道:“寻穿越到了那个什么修仙大陆,认识了这位惊鸿姑娘。然后寻开始修炼,就跟我们一样,成了修仙者,到最后咱儿牛逼,一下成了最厉害的仙人,能扭转乾坤,穿越时空,又从那个修仙大陆嗖的一下飞了回来。”

    楚天河顿了顿,继续道:“寻回来了,修为没了,就重新开始,后面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就是这些年发生的事,我就不多了。咱儿走了,惊鸿姑娘因为思念,也想穿越过来,结果修为不够,最后只有记忆穿越了,记忆过来变成了舞,所以才会跟相爱。最后惊鸿姑娘修为够了,也嗖的一下穿越了过来。”

    “我的对吧?”楚天河完后,问楚寻。

    楚寻点头,“大致是这样,但老爹,你这用词真的有些失水准,跟学生似的。”

    “放屁,我是怕你妈理解不了。”楚天河瞪着楚寻。

    “什么呢?我理解能力有那么差吗?其实我早就明白了。”柳然道,然后看向楚寻,“儿,你舞是记忆变的,那你用记忆给妈变一个看看。”

    楚寻目瞪口呆,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去。苦笑道:“妈,你当我是魔术师啊?”

    燕兰却突然上前捏捏花轻舞的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