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太不会聊天了!
    楚寻跟燕无双不同,他向来霸道,冷漠,杀伐果决,自然也不会怕事。

    甭管你什么血月楼血阳楼,敢找事统统震杀。

    这四人敢让他下跪?楚寻这辈除了父母,不曾跪过一人。

    “血月楼,你你们是找死呢?还是找死呢?”楚寻话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仇,肯定是结下了。

    既然是仇人,那又何必客气?就算他现在破大天去,血月楼也不会放过他。

    众人震撼,楚寻太霸道了,把人打残还不算,这是打算要对方命啊。

    这种作风,跟传的楚魔王还真有点像。

    “,我们是血液楼的人,你敢……”

    “喀嚓!”

    刺耳的骨裂声,这位打算威胁楚寻的四品宗师脖被一脚踩断了。

    “真是蠢的可以,这个时候还敢威胁我,谁给你们的勇气?”楚寻很是不屑,少两句废话或许还能留条残命。

    在场的武者鸦雀无声,看向楚寻的目光中满是震惊。这位爷从哪冒出来的?这可是血月楼的人,杀就杀了。

    其余三人吓毛了,头皮发麻,目光惊惧。

    “这里是燕家,你不能……”

    “喀嚓!”

    此人脖颈被一脚踩断,呜呼哀哉。

    “我不能什么?是不是我不能杀你们,等着你们来杀我?”楚寻很不屑,世上总有些自以为是的蠢货,别人的命就不是命?别人就活该被你欺凌?

    这些人奸杀平民女的时候,是不是也觉得是应该的?那位惨死的女就不是娘生父母养的?

    楚寻回想当初被无缘无故送进监狱,最后窝囊的死在里面。那时候的他跟那位平民女一样,任人蹂躏。若非意外穿越异世大陆,自己死后都只能是冤死鬼,谁会为自己正名?

    “燕公,救命……”

    剩余两人吓得魂飞魄散,平时一道出血月楼的名号,那可谓是横着走。

    可眼前这位爷根本不吃这套,他们心里无比后悔,为什么要招惹对方?

    “咔嚓!”

    刺耳的骨裂声,又一人被楚寻踩断脖。

    “这位‘赃’公得对,不自量力的人太多,燕公哪有时间为你们擦屁股。”楚寻故意将臧成赃,臧风凌刚才的反应他很不爽。

    楚寻的理念就是,让自己不爽的人也不能过的太逍遥,凭什么你弄得我难受,自己无比惬意,这样会令他更不爽。所以,我不爽的时候,你也别闲着。

    臧和赃音调太明显,所有人都听出来了,暗道楚寻真是二愣,连臧风凌都敢讽刺。

    要知道,这几个人只是仗着血月楼的名头嚣张。而臧风凌凭的是自身实力。这其中有质的差别。

    众人悄悄看去,只见臧风凌面色无异,像是没听懂楚寻在讽刺他。

    当然,众人明白,这只是像,他不会是真的没听懂,这种平静反而让人更不安。

    燕无双的表情也很平静,没有开口要阻止楚寻的意思。

    瑶白月美目流转,好奇的打量着楚寻。像是在探究楚寻到底凭什么这么霸道?

    血月楼四人,现在只剩那位五品人皇,他嘴歪脸斜,目光惊悚。

    “饶命……”

    “喀嚓!”

    一脚落下,像是踩蚂蚁一般就被踩死了,毫无反抗之力。

    “饶什么饶?其他人都死了,你活着岂不是太不仗义?你们四人下去还能凑桌麻将。”楚寻道。

    所有武者心里发寒,这位爷真干脆,简直是无所顾忌,想杀就杀。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楚寻看向跟他同坐的四人,道:“几位,现在看来我是不能加入你们宗门了,几位的好意我心领了。”

    楚寻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他跟这四人只是萍水相逢。

    这四人也并非痴傻之人,感激的看着楚寻,其中一人抱拳,“我等有眼无珠,以为……前辈只是普通散修,还望海涵我等鲁莽。”

    众人听明白了,这四人估计是想忽悠楚寻去他们宗门。压根没想到这位爷的实力去了可以直接做他们的门主。

    “道友好手段。”臧风凌开口了。

    众人心里一凛,臧风凌这是要发难了吗?

    楚寻看向他,“客气客气。”

    众人无语,这算什么回答?完全是在敷衍。

    臧风凌无论走到哪儿都是座上宾,谁敢怠慢?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爱搭不理的,他不禁怔了怔。

    “敢问道友,出自何门何派?”臧风凌的语气听不出波动,他这种人要掩藏自己的心思太简单了。

    “无门无派,散修一个。”楚寻大咧咧的道。

    呃……臧风凌嘴角抽了抽,暗道这货真不会聊天,把话路堵的死死的。

    燕无双示意人将血月楼四人的尸体拖走,然后看向楚寻,抱拳道:“在下燕无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