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6章 主人,有人要跟你抢食吃!
    天色微暗,凶禽嘶鸣,猛兽嘶吼。

    一支十人左右的队伍疾速朝着东岭市急奔。

    “大家加快脚步,马上就进市区了。”陈权催促。

    天龙堡千年传承,累计财富无数,现在全部财富的四分之一在他身上,容不得有任何差池。

    天龙堡的财富可不止金钱,更多的是灵草灵药,奇花异果,这些东西可不是金钱能比拟的。

    “该死的楚魔王,害的我们放弃千年祖地,背井离乡。”其中一人咒骂。

    “若有朝一日,楚魔王落在我手里,我定要让他尝尽世间所有苦刑。”

    “老丁,你走的急,你找的那个相好如何了?”

    其中一位面色阴森的中年人,目光杀机一闪,伸手做个抹脖的姿势。

    “你还真下得了手?”

    “女人而已,何时不能找?她知道的太多,而且我丁醛睡过的女人,决不能便宜其他男人。”丁醛阴森森的道。

    “都给我闭嘴,心招来猛兽。”陈权低喝。

    现在的猛兽越来越恐怖,一些兽皇已经出世,不比人类的人皇差多少,同阶或许更强。

    陈权在天龙堡地位很高,深得龙飞扬信任,要不然也不可能将天龙堡四分之一的积累交给他。听到他呵斥,所有人闭上嘴,一声不吭的埋头赶路。

    “哎呦……”突然,巫冥脚下一个踉跄,像是不心勾到石头,一脑袋撞在前门的丁醛背上,差点把他撞飞出去。

    丁醛冲了几步,止住身,回身冷眼看着巫冥,“你干什么?”

    巫冥缩缩脖,不好意思的干笑,道:“不好意思,赶的太急,不心勾到石头。”

    丁醛脸色阴翳,眼神闪过一抹杀机,沉声道:“你给我心点,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再有下次,别怪我拧断你的脖。”

    巫冥也黑了脸,丁醛的修为比他高一品,而且进天龙堡的时间比他早,平日里就没少欺凌辱骂他。刚好,他一直在想办法拖这些人的脚步,现在机会来了。

    “丁醛,你他妈真以为自己是根葱了。你我同为天龙堡的人,门规中明确规定,禁止同门自相残杀,你是想挑衅门主威严?”巫冥梗着脖叫喊。

    丁醛微怔,平时他也没少欺负巫冥,在他眼里,无论他怎么骂?巫冥这个软骨头都会陪着笑脸退缩。从没想过他会顶撞自己。

    “你找死?”丁醛很愤怒,先不他向来心狠手辣。单是巫冥当着这么多人面顶撞他,让他觉得很没面。

    “老就是在找死,祖地刚没,你便就不把门主放在眼里了,无视他定的门规,你是想造反吧?”巫冥毫不退让。

    丁醛脸色铁青,见陈权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带着审视,心里一突,强行压下怒气,盯着巫冥道:“这笔账我们先记下,回头再跟你算。”

    巫冥没想到性格暴躁的丁醛竟能忍住?当下心里着急,主人啊,你若是再不到,我也没有办法了。如果继续挑衅丁醛,会被人看出端倪。

    “都别吵了,走。”陈权开口。

    一群人再次狂奔。

    巫冥暗自着急,若是jin ru市区就不好办了。陈权这个人很狡猾,若是进市区就赶飞机,或者直接乘坐直升机离开,亦或者将手里的东西转移,到时候楚寻追来也无用。

    嘭!

    突然,地面炸开,泥土崩飞,巫冥在胡思乱想没注意,直接栽倒滚了出去。

    其他人也受到惊吓,狼狈倒退。

    巫冥爬起来望去,只见一只硕大的脑袋露出地面,尖嘴獠牙,目光猩红,是一只穿山甲。

    紧接着,地面**,一道道裂痕弥漫出去,穿山甲爬出地面。

    我的老天爷,巫冥眼睛都直了,这只穿山甲足有十几米长,全身雪白的鳞甲,寒光森森,大的离谱。更可怕的是它身上的凶气,令身为一品人皇的他都心颤。这绝对是一只兽皇,而且修为不低。

    穿山甲张开嘴,那一排排雪白的牙齿犹如倒栽的匕首,寒气弥漫。这要是被咬上一口,估计没几个人承受的了。

    陈权打个手势,让大家聚集在一起。

    巫冥无奈,他滚到路边的草丛里,穿山甲估计根本没注意到他。但现在陈权召唤,他只能不情愿的爬起来掠过去。

    唰!

    剑光森森,丁醛目光狠辣,闪电般袭出,一剑斩向穿山甲。

    叮!

    火星四溅,丁醛拼尽全力的一间竟没能破开穿山甲身上的鳞甲。

    丁醛这一剑不但没起到任何作用,却激怒了穿山甲。

    穿山甲足有四五米高,每条腿都跟石柱似的,丁醛站在它面前,还没它的腿关节高。

    穿山甲抬起巨大的前腿,朝着丁醛踩去,它要把这个挑衅它的蝼蚁踩成肉泥。

    丁醛脸色一变,唰的后退。

    轰!

    地面被穿山甲生生踩爆,翻滚的土浪直接将丁醛掀飞出去。

    踩得好,踩得秒,踩得呱呱叫。踩死这个龟孙。巫冥暗自窃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