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围杀!
    当晚,断魂门的人,还有那些扶桑浪人全被带回军营。

    “吧,你们在图谋什么?”军营的训练场上,楚寻冷眼看着面前的莫城等人。

    “我们只是为市外的古遗迹而来。”莫城后背骨头断了一片,而且那些战士在带他们回来的途中,也没少下黑手,他现在的模样十分凄惨。

    楚寻嘴角微扬,道:

    “不怕告诉你,我不是十世善人。若你想死的痛快点,就赶紧出来。若是觉得自己骨头硬,那就看看周围。”

    莫城扭头看去,顿时吓得冷汗津津,周围的那些士兵,个个鹰顾狼盼的盯着他,眼底冒着怒火,恨不得拆了他的骨头。

    战友情,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是可以为你挡弹而无悔的感情。

    这群扶桑浪人袭击军营,致使他们的战友死去十几个,连宁恒都受了重伤,他们心里早怒火中烧了。

    “我们……我们真的只是冲着市外的古遗迹来的。”

    楚寻目光寡淡如水,心里早已满是杀机。

    “府主,要不您先回去休息,这里交给我,天亮之前,我保证问出来。”雷暴请命。

    楚寻摇了摇头,道:“没事,只要谁能问出来,有什么手段尽管使。”

    楚寻语气平淡,但却让雷暴都打个寒颤。在西郊的厂区他们最后顺着那个地下洞口下去,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更令所有人愤怒的是,那里面竟有十几个女孩,年纪都不大,其中几个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楚寻话落,所有人都兴奋起来,那些士兵眼底都爆发出狼一般的光。

    要问军人最恨谁?毫无疑问是那些走狗。断魂门跟浪人合作,还帮他们掳走那么多女孩供他们玩弄,更是袭击军营,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一个战士红着眼走过来,抓着一位扶桑浪人的手指,咔嚓就被折断了。

    “¥……”这位扶桑浪人痛的直翻白眼,嘴里叽哩哇呜的了一大串鸟语。

    从表情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噗!

    一只铁拳砸在他嘴上,瞬间鲜血狂流,嘴唇外翻,门牙都被击落好几颗。

    “矮,让你再学鸟叫。”这位战士红着眼,跟狼似的,噼里啪啦一顿耳光。

    到最后,这个扶桑浪人嘴歪脸斜,眼睛一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哗!

    一桶水浇在他脑袋上,硬是将他激醒过来。

    啪!

    还没等他彻底清醒过来,一只大脚正中他的脸,鲜血飞溅,半张脸皮都被踹没了。

    其他人的遭遇都差不多,七八个战士围着一个拳打脚踢,吃奶劲的都使出来了。

    反倒是雷暴等人成了看客。

    “住手!”潘豪看不过去了,这些人根本不问,上去就往死里打。“你们这群棒槌,好歹问一句,我们的目的是要知道他们图谋什么?明白吗?”

    “明白!”一群战士齐声道。

    可接下来依旧是个个卯足劲了的下黑手,生怕跟自己吃亏了似的。

    “,你们来华夏干什么?”

    这位扶桑浪人正欲开口,一只大脚丫踩在他嘴上。

    “王八蛋,帮着外人害我们自己人,比畜生都不如。,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我……”

    砰!

    一只铁拳砸在他咽喉上,声音戛然而止。

    潘豪黑着脸,大声道:“住手,都给我退下。”

    再打下去,别问了,就算这些人愿意,估计也不出来了。

    莫城都快哭了,他嘴歪脸斜,满脸血迹,不知道谁趁乱在他裤裆狠狠的来了两脚,疼的他肝都在颤。

    堂堂人皇,竟被人打成这样,他想死的心都有了。关键是楚寻封了他们修为,无法反抗。

    一群战士依依不舍的退下。

    雷暴走过去,伸手揪起一位扶桑浪人,咧嘴笑道:“,你们来华夏的目的?”

    结果等来的是一串鸟语,雷暴当时就怒了,一颗雷球塞进对方嘴里,轰的一声,脑袋炸成了血雾。

    “呃……不好意思,失手了,呵呵……失手了……”

    雷暴大大咧咧的道。然后有揪起一位扶桑浪人,道:“会不会华夏语?”

    “¥……”

    “我靠,入乡随俗,你他妈连华夏语都不会,还敢来我华夏撒野。”

    话落,只听嗤的一声,鲜血暴起,这位扶桑浪人发出凄厉的惨叫,他的一条胳膊被雷暴生生撕了下来。

    “你们谁会华夏语?”雷暴咧着大嘴,看向其他扶桑浪人。

    这些扶桑浪人魂都吓飞了,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挣扎的往后爬,想离雷暴远一点,太吓人了。

    “兄弟,你倒是找个翻译来啊,这些鸟语你听的懂还是我听的懂?”雷暴看向潘豪。

    呃……潘豪一脸懵逼。

    “报告,我听得懂。”一位战士道。

    所有人都目光怪异的看着他,连楚寻都不例外。如果没记错,他是第一个动手的,而且根本没给那个扶桑浪人话的机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