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东施效颦!
    青狼嘴巴大张,露出尖锐的獠牙,刺鼻的腥臭味弥漫开来,嘴角粘液流下。

    女孩吓呆了,连哭都忘了。

    周围的人群发出阵阵刺破耳膜的尖叫。

    “哪来的畜生?”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暴喝响起。

    只见一道身影飞快的奔来,在青狼咬到女孩之前,一只强有力的大脚印在青狼头上。

    青狼惨叫一声,庞大的身躯翻滚出去,将路边一棵碗口粗细的大树撞断才停下,挣扎了几次却未爬起来。

    坐在青狼背上的英俊青年一头坠落,脑袋砸在地上,惨呼起来,额头鲜血横流,看着都疼。

    不过,并没有人同情他。因为青年刚才眼睁睁的看着青狼差点咬死女孩。

    众人的视线移到救人的男身上。

    这时一位帅气的青年,此时满脸愤懑,狠狠地瞥了一眼远处的青狼。

    然后只见他蹲下身,轻声安稳女孩。

    这时,一位妇人从人群中惊慌失措的冲出来,抱着女孩千恩万谢。

    青年摆摆手,单手负后,淡漠道:“区区事,无足挂齿,以后切记看好孩。”

    “楚寻哥哥,他在学你。”唐柔掩嘴轻笑。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郑乾。

    楚寻无奈,郑乾的动作,语气,神态,都在刻意模仿他。

    郑广义从人群中挤出来,走过去一巴掌把耍帅的郑乾拍到一边。

    “臭,少在这里东施效颦。别给先生丢人。”

    郑乾没帅过三秒就被打回原形,气呼呼的道:“什么东施尿频?她尿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没给先生丢人。”

    郑广义一张老脸气得通红,撸胳膊挽袖就要揍郑乾,太丢人。

    怒道:“让你平时多读书你不听,丢了人都不知道。”

    陈汉龙赶紧走出来拉住郑广义,笑道:“老郑,别生气。孩也没错,东施尿频是跟他没关系啊,这话没毛病。”

    “陈叔叔,666。”郑乾下意识的跟了一句。

    郑广义气得胡都翘起来了

    “你们这群土拨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对我不敬?”从青狼上摔下来的青年不知何时爬了起来,捂着额头大骂。

    啪!

    郑广义正有气没处撒,听到骂声,想也没想回头就是一脚。

    青年被踹个正着,惨叫着滚了出去。

    这个青年也就是先天五层修为。

    郑广义是练气初期,先天无敌手。

    青年毕竟是武者,抗击打能力还是有的,他狼狈的怒吼,“老东西,你找死。”

    郑广义脸色一怒,走过去对着青年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毫无章法可循,全凭蛮力。

    郑广义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这么厉害,越大越觉得过瘾,越打越停不下来。

    陈汉龙急忙过去拉住郑广义,“老郑,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青年鼻青脸肿,疼得直哼哼,但双眼却怨毒的看着郑广义。

    郑广义也知道,能骑着青狼横行,这青年绝对不简单。当下退后一步,压低声音:“我们去接上楚先生他们,赶紧回潜龙山。”

    三人转身欲走,结果脚却迈不出去。

    因为在他们身后,一直巨型白虎正虎视眈眈的挡着去路。

    “三位这是要走吗?”

    骑在白虎背上的青年居高临下,笑问。

    三人脸色变得凝重,因为修仙的缘故,他们感应远超武者。

    这一人一虎,给他们很危险的感觉。

    “快点离开。”陈汉龙低语。

    他和郑广义都是人精,很快判断出形式不对。

    “臭,我和你陈叔叔对付那个青年,你解决这头白毛畜生。”郑广义道。

    郑乾点头。

    吼!

    三人正欲动手,却见那只白虎一声虎啸,凭空暴雷,震得三人头晕眼花。

    虎背上的青年一愣之后,不由得怪笑,道:“你们想要偷袭我?”

    陈汉龙三人略微尴尬,不过却也不敢贸然行动。

    “不怕告诉你们,别白费力气了。我的白已经成年,不是那只狼可比的,除非五品以上宗师来,否则奈何不了它的。”

    三人大惊,这只白毛畜生竟相当于五品宗师。这下有大麻烦了。

    陈汉龙眼珠一转,笑道:“这位兄弟,咱们打个商量如何?”

    “嗯?”青年好奇。

    “这样吧,咱们都是武道中人,动手在所难免。他受伤是学艺不精,不如我们赔点医药费,这事就此揭过如何?”陈汉龙道。

    楚寻哑然失笑,陈汉龙刚接触武道界,好多规矩还不懂。

    青年瞪大眼睛,古怪的看着陈汉龙,道:“你当这事地痞流氓打架呢?还赔点医药费,你赔的起吗?”

    “你个数,我绝不还价。”陈汉龙很霸气的道。

    青年神色愈发古怪,许久之后放声大笑,道“原来是三只什么都不懂的菜鸟。”

    陈汉龙怒了,冷声道:“,你谁菜鸟呢?老当初带着龙鹰会打天下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青年一脸懵逼,龙鹰会是什么鬼?

    陈汉龙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他跟着楚寻时间长了,自然知道黑社会在武道中人面前不值一提,刚才也是怒急脱口而出。

    “我问你,让还是不让?”陈汉龙话锋一转,喝问。

    青年抱拳,道:“实在抱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