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屡次挑衅!
    “白,不得胡闹!”

    一号首长忍不住开口,语气严肃,带着提醒之意。

    可惜,柳白没听出来,反而将酒杯举起,对楚寻道:“楚少将,来我敬你。”完,竟将杯中酒泼在地上。

    一号首长眼眶收缩,眼皮直跳,将酒泼在地上,这是祭奠死人的。

    “白,过分了!”老人出声呵斥。

    “老师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柳白声音绵软,使用女人最擅长的手段,撒娇。

    老人皱眉,却没再吭声!

    一号首长摇头,他这个老师什么都好,就是太护短,尤其对他这个师妹,简直比对亲孙女还好,宠的无法无天,有时候连他都看不过眼。但生气归生气,柳白毕竟是他的师妹,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玩火。

    他悄悄看了眼楚寻,发现楚寻神态自若,表情连一丝波澜都没有,好像柳白侮辱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可能吗?就连他这个世俗界的人都知道武道中的一句话,宗师不可辱。而且楚寻可不是简单的宗师,他修为恐怖,手段更是惊人。这样人称之为天之骄也有所不及。

    那么,这样的人被人侮辱,会无动于衷吗?答案是否定的。

    一号首长知道,楚寻平静的神色下隐藏了怎样的狂风暴雨?他现在所表现出的,只是暴风雨前的片刻宁静。

    “你认识柳解飞吗?”

    楚寻看向柳白,突然开口问道。

    柳白明显被问的措手不及,有些一瞬间的慌张,然后很快便掩饰过去,毫不掩饰的讥讽道:“楚少将这实在审问我吗?”

    楚寻嘴角勾起,淡漠道:“算是吧!”

    柳白发愣,眼底的怒气在凝聚,她怒极反笑:“楚少将,这里可是京城,不是古江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放肆的。”

    “你认识柳解飞吗?”

    同样的问题,同样的语气,同样的淡漠。

    可这次楚寻没给她开口的机会,自问自答:“问这个没别的意思,就是随便问一句。如果柳姐认识这个人,麻烦转告他,我要杀他,天上地下,他无处可逃,这世界上没人能救他。”

    柳白腾地站起,漂亮的眼睛变得阴冷,看似娇弱的身体却散发着阵阵杀意,这是针对楚寻的。

    “你再一遍。”柳白道。

    楚寻嘴唇抿起,扭头看向一号首长,问道:“我可以杀了她吗?”

    他问的很认真,也很随意,就像在问你吃饭了吗一样简单。

    一号首长的身体却瞬间绷紧,他眉头拧成一块。他知道自己的回答将关乎到他以后和楚寻的关系,也更关乎楚寻以后对国家的态度。

    楚寻这种人,用法律来约束根本就是扯淡,唯一的办法就是跟他成为朋友。

    这一刻,他对柳白反感到了极致,他这次带楚寻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龙傲告诉过他,楚寻可以医好他老师的伤。可现在这种局面,让他如何好意思开口?

    “哎!”一号首长重重的叹口气看向楚寻,眼神带着无奈,沉声道:“可否用我的一个承诺换回她的命?”

    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承诺。这是何等分量?

    楚寻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一号首长感觉自己都快撑不住的时候,楚寻突然笑了,道:“仅此一次。”

    他明白一号首长的难处,他这么做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不让他老师伤心。若是自己杀了柳白,以他老师的身体根本撑不住。

    “谢谢!”一号首长重重地松了口气。

    “师兄,你在干什么?”柳白有些不可思议?貌似他这个师兄在为她求情,这太可笑了。

    “闭嘴!”一号首长怒了,平时他可以看在老师的面上,不去计较柳白的没大没。可现在是在救她,若她还不知好歹,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

    柳白张了张嘴,但触及到一号首长凌厉的眼神,最终没敢什么。一号首长是国家最高领导人,他的权威不是她可以挑衅的,若真是惹恼了这个师兄,同门之情根本保不住她的命和身后的家族。

    老人却目露探索之意,这个徒弟的秉性他十分了解,他也知道平时都是看在他的面上才对柳白多番忍让,今天却不吝辞色,这其中必有缘由。

    是因为楚寻吗?老者这样想,可随之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想法,楚寻救人质时的视频他看过,顶多刚刚踏入后天,虽这个年纪能踏入后天也算资质不凡,但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徒弟如此对待。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他的目光看向一号首长,用眼神询问。

    一号首长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楚寻。

    老人微楞,随之惊奇,还真是因为楚寻?难道他来自武道界某个古老门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