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自作自受!
    “别高兴的太早。”

    齐鲁盯着楚寻,这话是从他牙缝蹦出来的,可见他心在心里的恨意有多浓。

    楚寻淡淡的笑了笑,示意解石师开始。

    众人再次瞪大双眼,凝神精气的等待着结果。

    解石师有意想打击楚寻,拿起楚寻挑的原石,手起刀落,动作干净利落。

    一刀两半!

    静,死一般的静!

    三秒过后

    “卧槽!”

    有人惊叫,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这两个字更能代表众人的心情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

    原石一分为二,透出巴掌大的绿色。

    “出绿了”

    “色泽温润,绿色清雅,水头足。”

    “老坑玻璃种。”

    “天呐!我看到了什么?老坑玻璃种,涨大发了”

    现场如翻滚的油锅被泼进一瓢水,顿时炸开了锅。

    上次出老坑玻璃种,还是一年前,品色还不如这块,也难怪大家兴奋。

    不过很快,大家兴奋的情绪慢慢冷却。

    因为这块品质高档的老坑玻璃种,竟被解石师一分为二,不算全废,也算半废了。

    众人发出阵阵叹息,满脸遗憾,真是太可惜了。

    噗通!

    解石师脸色惨白,呼吸困难,双腿软的跟面条似的,直接瘫倒。

    一块上好的老坑玻璃种,竟被他切废了。也就是这块老坑玻璃种若是价值一亿,那么就因为他这草率的一刀,价格就被砍去一半或许更多。

    他没勇气抬头去看齐鲁的表情,其实不用看,他都想到此时齐鲁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令外还有一个人浑身抖如筛糠,就是张经理,因为是他帮齐鲁偷换的原石,可切出一堆粉末,而且楚寻切出老坑玻璃种,这让他一颗心跌倒了谷底。

    齐鲁两眼冒火,一张俊脸近乎扭曲。

    “这个值多少钱?”楚寻问道。

    他对这个确实不懂。

    刚才还沸腾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因为这个时候谁开口,那就是给齐鲁的伤口上撒盐,把他往死里得罪。

    “看这色泽,润度,水头,都达到了最高品质,而且还是难得的老坑玻璃种,我觉得至少也值八千万或一亿吧?”红菱开口道。

    她不懂赌石,但她是做古玩生意的,对这些东西的估价很是在行。

    众人听完,不由得纷纷点头。

    “不过”红菱声音拖长,吸引众人的目光后,这才继续道,“现在这块上好的翡翠被一刀废了,也只能值个三四千万了。但是,东西是齐少的人切废的,那么就跟我们没关系了,一切得按原价算。”

    众人都点头,本来理应是这样。

    “这样吧!那就按八千万来算,十倍就是八亿。”楚寻的视线移到齐鲁身上,戏谑道“齐少,这样算你没意见吧?”

    “”齐鲁张嘴,却没出话,因为他的心一阵绞痛,让他脸庞变得更加扭曲。

    八亿啊!齐鲁在心底咆哮,他掌管启天珠宝商行,家族给他的权利是了动用十亿资金,现在一下出去八亿,若是被家族知道,他的好日也到头了。

    可他又不敢反悔,现场这么多人,如果反悔,启天的声誉算是毁了,到时候得损失可不止八亿。

    齐鲁心里左右为难,他对楚寻已经出离了愤怒,他快抓狂了。

    “冷静,冷静,还有翻盘的机会”齐鲁在心里告诫自己,好不容易才按耐住暴走的冲动。

    “愿赌服输,这局是我输了,八亿,我认。”齐鲁这样道,虽然脸庞扭曲,但好歹声音平静,不至于太丢人。

    “你还行吗?”齐鲁看向瘫倒的解石师。

    解石师猛点头。他知道此时若是被换下来,那就彻底失去被原谅的机会了,到时候齐鲁会把他剁碎了喂狗的。若是接下来能帮齐鲁切出好货,不定还能得到些奖赏。

    “开始吧!”

    齐鲁声音还算平静,他这会已经冷静下来了。

    因为他知道接下来不但能翻盘,还能让楚寻输得一败涂地,付出惨痛的代价。

    解石师手有些抖,画好线,固定好原始。

    看了齐鲁一眼,然后表情凝重的开始下刀。

    这第一刀他很谨慎,只切掉五分之一,不过什么都没有。

    第二刀下去,解石师的脸色惨白,因为还是什么都没有。

    在场的大多都是行家,切到这里还没有,那百分之八十可以确定是废料了。

    齐鲁双拳紧攥,指骨泛白,脖上的血管都根根爆起。

    解石师手抖的厉害,已经不敢下刀了。

    “继续!”齐鲁忍不住咆哮一声。

    解石师哆嗦着,闭上眼,一刀下去。

    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解石师诧异的睁开眼看去。结果双眼一阵翻白,直接昏死过去了。

    张经理额头的冷汗擦都来不及,一张老脸没了人色,他此时很羡慕昏死过去的解石师,想着自己要不要装晕?

    怎么会出现这么邪门的事情?他明明找专人多次查验,确定这原石里面有好货。

    可眼前这一堆白色粉末是什么鬼?

    连续两次切出一堆白色粉末,众人都石化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齐鲁眼神呆滞,嘴里呢喃“这不可能,不可能”

    他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揪住张经理的衣领大吼“是不是你害我?这是你搞得鬼对不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