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手下留情!
    花盛的话,相当于将花家伪善的面具撕下。

    “混账,你在胡八道什么?”花青山呵斥。

    他气的老脸铁青,他此刻对这个一直看好的孙很失望。

    “是胡八道吗?”花盛笑容温和,不急不躁的反问,“犯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欺欺人。这里的人可有脑袋愚笨的?这么拙劣的表演,真当大家都是傻吗?”

    “你给我闭嘴!”花莫问生气的低吼。

    “大伯,为什么不让大哥继续下去?”花轻舞眼神讥讽。这个时候还在想着算计她,真是死性不改。

    “那个舞,有事还是回家,别让外人看笑话。”注意到花轻舞的眼神,他很不自然。

    花轻舞不屑一笑,眼神看向花盛,道“大哥,你我不能回花家,为什么?”

    “因为你回不回去对他们来都无所谓,他们真正想攀上的是楚宗师!”花盛一指楚寻道。

    随着花盛的话,花家众人再次色变。

    如果前面花盛是撕下了他们伪善的面具,那现在就是将他们丑陋的面目曝光在众人眼中。

    “花老头,你还真是逼脸不要,这把年纪活狗身上去了?你这点心思别楚宗师了,就是我们也早就看出来了。”

    “早就听你们花家无耻至极,逼花姐嫁给云南峰,以此攀上云家,真是长了一张狗脸。”

    “花青山,你真以为大家都是傻,天底下就你一人聪明,看你在这里惺惺作态我就想吐。是不是看云家倒了,没啥希望了,这又转过来攀附楚宗师了?”

    在场的都是云岩市各行领头人物,真正的大佬,自然不会把花家看在眼里。

    所以,损起来丝毫不留情面。

    花家众人脸色那叫一个精彩绝伦。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楚寻突然看向花睿。

    花睿浑身一颤,猛的收回放在花轻舞胸部那火热的目光。

    “留你一命,但你的眼睛我收了。”

    众人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指尖两道**般的白线窜出,直接没入花睿的眼睛里。

    楚寻的手指轻轻一动,花睿的两颗眼球被勾出,掉落在地上,竟还弹了几下。

    “啊”

    花睿这才发出凄厉的惨叫,双手捂着眼睛,猩红的鲜血从指缝流出。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看不见了”

    花睿惊慌失措的疯狂大喊大叫。

    众人噤若寒蝉,他们知道,花睿这辈只能在黑暗中度过了。

    至于楚寻为什么要摘走花睿的眼睛?认真了解过花家的人多少都能猜到些。

    尤其是之前花睿看花轻舞的眼神充满了变态般的占有欲,这让他们猜到十之。

    如果真事放在别人身上,大家顶多骂一声恶心,变态。

    可这个女人是楚寻的,他都敢觊觎,真是不知死活。

    大家都觉得花睿的下场活该,是自找的,没人回去傻到同情他而得罪楚寻。

    “睿儿”

    看到儿凄惨的样,花莫言急忙奔过去。

    “啪!”

    一声轻响,却让花莫言如遭雷击,僵在原地。

    众人看向他的脚下,不由得瞪大眼睛,他竟然把自己儿的眼珠踩爆了。

    花莫言低头,顿时脸色惨白,如同见鬼,惊叫一声,忙不迭地的朝后退去。

    “啪!”

    又是一道破裂声。

    花莫言艰难的低下头,突然眼睛泛白,一头栽倒昏死过去。

    因为花睿的两颗眼珠都是被他踩爆的。

    众人既胆颤又觉得搞笑,个个紫着脸,跟便秘似的。

    花睿还在继续痛苦的哀嚎,他不知道,自己的眼珠被亲生父亲踩爆了。

    若是知道,定要问一句,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花家的人脸色惨白,他们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不但没傍上楚寻这棵大树,反而惹的对方很不高兴。

    只有花盛还算正常,看着惨嚎的花睿,微微叹息一声“自作孽不可活。”

    随后,花盛上前两步,弯腰恭敬道:“楚宗师,我代堂弟向你道歉,望你大人大量,手下留情。”

    楚寻沉默。

    他之前过,留花睿一命,只取他的一双眼睛。

    同样的话,他不会再重复第二遍。

    “谢谢!”

    花盛弯腰拜谢。

    接下来,他派人送花睿父被送去了医院。

    现场的气氛沉闷,凝重,让人很不舒服。

    众人都在观望,在等楚寻的态度。

    若是楚寻原谅花家,那他们以后少不得要对花家照顾一二。

    若是楚寻不原谅,那的花家明天就得宣布破产,从云岩市除名。

    花家众人如丧考妣,像是在等待审判的罪犯。

    花轻舞看向楚寻。

    楚寻微微一笑,开口道:“你怎么做,我都没意见。”

    花轻舞嫣然一笑,扭头看向花青山,道:

    “我要你让出花家家主之位。”

    花青山老脸惨白,眼睛瞪着花轻舞,他一辈迷恋权利,已经快死的人了都舍不得卸任,可见他对权势的贪恋到何种程度。

    可他明白,现在由不得他。

    他此时若敢个不字,云岩市将再无花家。

    “我答应你!”

    完这句话,花青山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精气神,气色萎靡,脚下踉跄几步,还是花盛扶住才不至于摔倒。

    花轻舞伸出的手捕捉痕迹的抽回来,扬起头,走到花莫问面前,道:

    “大伯,我要你交出手中所有权利。”

    花莫问怔了半响,最后悠悠叹口气,苦笑一声,点点头。

    花轻舞的视线移到花莫谢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