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针锋相对!
    花莫谢脸色铁青,虽然花轻风不争气,但这是他唯一的儿,被人当着他的面打脸,这让好面的他怒火烧。

    “花少,忍着点!”云家一个和花轻风交好的少年上前抓住高跟鞋,猛的一拔。

    高跟鞋被拔出,花轻风忍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结果唾沫混着血液喷了云家少年满脸,恶心的他一阵干呕。

    其他少年却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花轻风少了四颗门牙,上下各两颗。看样是被高跟鞋的鞋跟生生撞掉的,看着都疼。

    “下次再敢满嘴喷粪,我就打掉满嘴牙。”一道冰冷的声音从别墅传出来。

    随之,鬼老退开两步,楚寻和花轻舞走了出来。

    花轻舞的出现让云花两家的少年顿时骚动起来,他们眼神充满惊艳。

    此刻的花轻舞太美了,柳眉杏眼,肌肤如雪,身材高挑,身材高挑火辣,一颦一笑都充满万种风情,但气质却带着圣洁的气息,这两种感觉出现在一个人身上却不显得突兀,反而更具诱惑力。

    就连云水生这种老江湖,心也不禁狂跳了几下。

    注意到一行人的反应,花轻舞得意的瞟了身边的楚寻一眼,压低声音娇笑道:“看到没有,这些人觊觎你的女人,你不该做点什么吗?”

    别人没听到,但鬼老挨得近,听的一清二楚,瞬间满脸震惊。不过很快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在他心里能配上花轻舞的非楚寻莫属。

    楚寻尴尬的摸摸鼻,装作没听到。

    花轻舞娇滴滴的哼了一声,对楚寻的反应很是不满。

    鬼老怔了怔,感情是自家姐在追楚寻啊?虽然楚寻在他心里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但自家姐倾国倾城,条件也不差,她不禁为花轻舞主动出击的勇气暗暗点赞。

    姐加油!鬼老偷偷对花轻舞眨眨眼睛。

    他们相依为命多年,花轻舞更是鬼老看着长大的,她立刻明白了鬼老的意思,点点头,丢过去一个放心吧,他逃不出我掌心的眼神。

    花苗苗的眼底充斥的嫉妒,她自身条件也不差,可跟花轻舞一次简直就是云壤之别,就算别人不,她也自惭形秽。

    “花轻舞,是这个奴才不懂规矩,挡着不让我们进去。”花苗苗一指鬼老,大声嚷道,“轻风哥只不过是教训了几句奴才,你怎么能这样?”

    花轻舞蓦然看向花苗苗,眼神凌厉,“我警告你,最好管好你的臭嘴,再敢出言不逊,别怪我不客气。你们听好了,我只一遍,鬼老不是奴才,他是我的亲人,你们若再敢侮辱她,后果自负。”

    看着这群人惊愕的表情,花轻舞心里无比舒坦,委屈求全这么多年,她受够了,现在母亲康复,又有楚寻做靠山,她不需要再隐忍了。

    “花轻舞,你这是什么话?你他是你的亲人?有没有问过我们的意见,我们可不想跟这种身份的人做亲人,丢不起那个人。”一个花家少年大声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这个少年的法。

    花轻舞面露不屑,讥讽道:“我自己的事,凭什么要征求你们的意见?”这些人当真以为她还是那个为了母亲,为了得到父亲的一个笑脸而委曲求全的花轻舞?现在的她,不稀罕!

    “你别忘了,你是花家的人,既然是花家的人,你这事跟我们有没有关系?除非你不姓花。”花苗苗叫嚣。

    花轻舞却轻笑起来,道:“这有何难?从今天起我跟随母性,改姓燕,以后我就叫燕轻舞。”

    花轻舞的母亲姓燕,单名一个兰字。

    一行人全愣住了,花苗苗脸色难看,她没想到自己引以为豪的姓氏,花轻舞根本不稀罕。而且,她隐约知道,花莫谢把所有赌注都押在云家了,若是因为自己一句话搅黄了这场联姻,花莫谢定会活撕了她。

    花莫谢回头阴狠的看了一眼花苗苗,后者吓得不敢抬头。

    “放肆!我还没死,这姓氏岂是改就改的?你把我这个父亲至于何地?”花莫谢怒吼。

    “你请问父亲大人,你又把我这个女儿至于何地?就算我在你心里只是一枚助你飞黄腾达的棋,可里面躺的这个女人可是你百般追求,万般发誓明媒正娶的妻。她生病这几年,你可有关心过她,探望过她,怜惜过她?”花轻舞冷笑着反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