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亏大发了!
    “这就是无极冰蟾的雄蟾吗?”

    鬼老也跟了进来,他身怀暖玉制作的玉牌,这里的寒气对他造不成影响。他看着水晶箱的东西,好奇的问道。

    楚寻微微颔首。

    鬼老好奇,下意识的想凑近看看,结果刚走到跟前,雄蟾却突然撑起身,如宝石般璀璨的眼睛盯着鬼老,张嘴吐出一口浓郁的白色寒气。

    鬼老条件反射就向后掠去,站定后惊魂未定的看向雄蟾。

    只见水晶箱内白色寒气浓厚,阻挡视线,已看不到雄蟾的身影。

    楚寻笑了笑,道:“万物都有正反两面,相生相克,水晶正是无极冰蟾的克星。它刚才的举动只是出于自卫。”

    九幽趴在楚寻肩头摇头晃脑,像是在嘲笑鬼老胆。

    鬼老老脸一红,认识楚寻以来,他总觉得空活百年。

    找到无极冰蟾,这次目的已达到。

    离开前,楚寻以九天焚炼阵将这里的化为为灰烬。

    那些冤魂已经转生轮回,剩下的空皮囊已无用,上百具尸体包括邪道人在内,顷刻灰飞烟灭。

    …………

    两人返回花家。

    花轻舞见两人带回雄蟾,欣喜不已。

    “你们两个人退后。”

    待两人退开,楚寻打开水晶箱。

    “唰!”

    雄蟾得自由,从水晶箱蹿出,快如闪电。

    它快,楚寻比他更快,身在空便被楚寻控制在掌心。

    冰蟾入,一道道凌厉的寒意如蛇般从他的毛孔钻进去,向着他的体内窜去,若是常人,瞬间就会被冻成冰块。

    但楚寻非常人,体内真元涌动,寒气化作的蛇瞬间被尽数震散,逼出体外。

    雄蟾在楚寻掌心挣扎,但无论它如何反抗都是徒劳。

    “咕噜噜!”

    冰蟾的叫声不同于其他蛙类,声音如人喝水一般,不难听也不悦耳,但楚寻能听出它声音的愤怒。

    诡异的是,雄蟾叫过以后,花轻舞母亲的体内也传出沉闷的“咕噜噜”声音。

    楚寻朝花轻舞和鬼老做个噤声的势,一直蛰伏的雌蟾苏醒了。

    与此同时,花轻舞的母亲脸色更加惨白,头发上更是结出一层薄冰,看上去白发苍苍。

    花轻舞眼眶泛红,差点忍不住冲过去。

    楚寻走到床前,不敢大意,冰蟾不同于其他灵物,冰蟾脆弱但却危险,它若自爆,所散发的寒意瞬间能将人冻成冰块。

    他将真元汇聚在掌心,隔着被贴上花轻舞母亲的丹田,丝丝真元之力心的渡过去,他要一点一点逼出雌蟾。

    冰蟾喜寒,真元之力看似温和实则霸道,跟它刚好相反。真元之力凝聚成线,开始在花轻舞母亲体内顺着脉络慢慢推进,冰蟾在她体内蛰伏已久,她体内积累了不少寒毒。

    楚寻心的控制着真元之力,不止是要逼出雌蟾,同时也在情理她体内的寒毒,这个过程不仅要高度集精力,而且需要漫长的时间。因为不管是触怒雌蟾,还是控制不好真元之力都足以让花轻舞的母亲瞬间毙命。

    直至一个时后,楚寻眼神一亮。

    只见花轻舞母亲微微张开嘴。

    “唰!”

    一道透明的影从她口蹿出,难觅踪迹。

    雌蟾现身本是件高兴的事,楚寻却瞬间脸色骤变,因为雌蟾直接射向花轻舞。

    花轻舞只觉得眉心一凉,紧接着脚底下发出“咔咔”的声响!低头看去,只见双脚已被寒冰覆盖,并且寒冰疾速向上蔓延。

    几乎是眨眼间,花轻舞已经被寒冰覆盖,变成一座美丽的冰雕。

    楚寻眼神凝重,闪身上前,单掌贴上花轻舞化成的冰雕,掌心真元之力爆发开来。

    “咔嚓……”

    犹如玻璃碎裂的声音。只见花轻舞化成的冰雕上裂痕蔓延。

    可就在这时,楚寻心的雄蟾发出一声哀鸣,然后身体竟开始融化,眨眼变成了一滩水,并且顺着楚寻的毛孔迅速的钻了进去。

    楚寻的臂瞬间被寒冰覆盖,并且向着全身蔓延。

    “嘭!”

    楚寻胳膊一抖将寒冰震成漫天冰屑,可当他震碎后,寒冰再次浮现,覆盖住他整条胳膊。

    “姐……”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鬼老这才从震惊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就要去拉花轻舞。

    “下去守着门,不准任何人进来。”楚寻脸色凝重的道。

    鬼老知道情况不太妙,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楚寻脸色凝重,当下不敢怠慢,应声而去。

    “嘭!”

    楚寻将花轻舞身上的寒冰震碎。

    此时,他臂上的寒冰已经蔓延到脖。

    “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