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一剑斩杀!
    楚寻眼睛微微眯了眯,看着咆哮的鬼婴轻轻叹息!

    鬼婴并非天生,而是在出生不久,婴孩时期,以秘法封其神魂,并且以阴邪之术炼制,喂食鲜血,随着成长骨骼会被炼制的坚硬如铁,加上灵魂被禁止无法转生轮回,怨气很重,所以如同凶兽,战力非凡。

    鬼婴没有神智,只有嗜血的魔性。

    “唰!”

    鬼婴轻轻一跳,弹跳力和速度惊人,如壁虎般贴上房顶,居高临下盯着楚寻和鬼老,猩红的眼睛带着嗜血的味道。

    “嗤!”

    房顶乃是石板所搭,鬼婴的爪却如抓豆腐般刺了进去。

    鬼老头皮发麻,这一爪要是抓到人身上,不死也得掉块肉。

    “唰!”

    鬼婴猛的朝着楚寻蹿下,石板被生生蹬出一个坑,尖锐的利爪泛着黑光抓向楚寻的头顶。

    “你本可怜,送你往生,也算你的造化!”

    楚寻声音冷清。

    “唰!”

    一道剑芒凭空突显,穿过鬼婴的身体,眨眼即逝。

    剑芒刺眼,鬼老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邪道人冲出的身体生生止住,一股浓浓的不安自心底升起。

    “嘭!”

    鬼婴从半空坠落,落地后一分为二,被一剑分解。尸体流出黑血,伴随着黑气腾起,地面被流出的黑血腐蚀出几个坑洞。

    邪道人目瞪口呆,眼皮直跳。

    楚寻不知何时里多出一把木剑,木剑平凡无奇,但身如钢铁的鬼婴就是被它一剑抹杀。

    鬼老心里骇然,现在看来,当初选择依附楚寻的决定是最明智的。

    邪道人看向楚寻里的木剑,眼神闪过一抹炙热。不过很快,他便生生打个寒颤,知道这次踢到了铁板,当下想也不想朝着破碎的石门外蹿去。

    楚寻眼神冷冽。

    “唰!”

    一道剑芒乍现,悄无声息。

    邪道人上半身冲出门外,死前惊恐的看着留在门里面的下半身,他被一剑拦腰斩断。

    鬼老牙齿打颤,后背寒气上涌,看向楚寻的眼神愈发恭敬。

    木剑突兀的消失,看的鬼老眼皮直跳,跟着楚寻时间越长,就愈发觉得他神秘。

    楚寻走到少女身边,探指轻点她的眉心。

    “呼!”

    少女像是溺水被救,重重的吐出一口气,随之“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她真的吓破了胆。

    “没事了,赶紧回家吧!”楚寻不会安慰人,语气有些生硬。

    少女不管不顾,足足哭了十来分钟才哭声渐,的身一抽一抽的,慢慢从供桌上下来,踉跄着朝外面跑去。

    楚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见少女又跑回来。

    “哥哥,谢谢你!”

    少女向楚寻施了一礼,然后飞快的跑掉了。

    楚寻愣了半响,好笑的摇摇头,低头看向腕处的九幽蟒,道:

    “九幽,看你的了。”

    九幽蟒应声而动,从楚寻腕滑落在地,朝着地下室深处游走,最后在一面墙壁前停下。

    楚寻走过去,猛的一拳击出。

    “轰!”

    石墙轰然倒塌,墙后果然另有乾坤。

    楚寻跟鬼老走进去,顿时脚步一滞。

    这是一个一百平方的空间,却到处都是姿势诡异的干尸。

    从身高骨骼判断,这些死者都是年轻女性。

    “畜生。”

    鬼老咬牙切齿。

    从这些死者的姿势来看,死前遭遇了非人的折磨。

    墙角有两具尸体,全身,皮肤呈黑灰色,已经长了尸斑,应该是这几天才死去。

    楚寻眼底寒光闪烁,如果早发现这里,他就不会那么轻易的让邪道人死去。

    “我给你的玉牌呢?”楚寻突然看向鬼老问道。

    鬼老一怔,然后有些尴尬,声道:“我送给姐了。”

    楚寻一晃,掌心多出一块玉牌,扔给鬼老。

    当鬼老接住玉牌的瞬间,周身几道淡淡的白影被震退。

    这些白影乃是这些死者的阴灵,因为非正常死亡,阴灵怨气很重,久聚不散,会吸食生者的魂魄。鬼老看不见,但楚寻是修仙者,看的一清二楚。

    玉牌是暖玉制成,暖玉正是阴灵的克星。

    “尘归尘,土归土,害你们之人已死,你们大可现在去寻他报仇,楚寻愿送你们一程,算是结个善缘。”

    楚寻十指舞动,疾速结印,最后从指间逼出一滴鲜血,凌空一点。

    “往生阵,成。”

    话音落下,空气激荡,凭空生出一个白色漩涡,清晰可见。

    往生阵,渡阴魂。

    往生阵只是一级阵法,但却可以渡人阴魂去轮回,但只对阴魂有用,没有攻击力。这种阵法对修仙者来根本就是鸡肋,修仙逆天而行,随心而为,每天都是与天争,与地争,与万物争,杀人更是家常便饭,谁会没事杀了人还跑去超度死者亡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