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无极冰蟾
    男人看向花轻舞的时候,鬼老不着痕迹的收起朝花轻舞走过去。

    楚寻能清楚的感觉到花轻舞的身体徒然绷紧。

    楚寻眼神玩味,这一路花轻舞都没做出过这种姿态,浑身紧绷是防御的姿态,她在怕那个叫盛少的

    “六妹什么时候回来的?”男人嘴角带着醇厚的笑意问道。

    “刚刚。”花轻舞下意识的朝楚寻靠近了些,声音平静的道。

    花轻舞的动作让男人眼睛微微眯起,好奇的看了一眼楚寻,但却没做停留,而是自然的移到鬼老身上。

    “鬼老保护六妹辛苦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鬼老简单的应了一句。

    男人也不在意,笑容醇厚,“六妹,你哥最近得了一种怪病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所谓家丑不外扬,我看鬼老拍的视频就删了吧!兰姨还在等着你,快回去看看她吧。”

    花轻舞眼底浮现出怒意,男人话看似随意,实则是在威胁,不过她控制的很好,扬起笑脸道:“大哥的对,家丑不外扬,哥的丑态要是被外人看到,还以为我们花家门风不正呢。我这就把视频删掉。”

    拿出鬼老给她的,指按了几下,随之又扬起头笑容灿烂,“还是大哥自己删除吧,我去看妈妈了。”着把抛过去。

    男人接住,迅速的删掉里面的视频,等他抬起头看去,花轻舞和楚寻,鬼老已经进门。他眼底闪过一抹疑惑之色。

    楚寻勾勾嘴角,刚才他震动了一下,花轻舞是把视频发给了他。

    楚寻跟着花轻舞一路往家,花家庄园里的别墅足足有几十栋,住的全是花家成员

    人来到一栋略显败旧的别墅前停下。

    一位近五十岁,身材高大,但脸色阴翳的男人现在别墅门口,负而立。

    花轻舞脚步一僵,看了一眼神态自若的楚寻,然后脚步恢复坚定,大步向前。

    “跪下。”男人冷眼看着花轻舞喝到。

    花轻舞咬着嘴唇,双拳紧握,因为用力关节泛白。

    “没听到我的话吗?”男人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听到了。”花轻舞咬咬牙,仰头看着男人,“但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跪下?”

    “混账,我是你父亲,要你跪下还需要什么理由吗?”男人满脸怒气,对花轻舞的态度很恼火。

    男人正是花轻舞的父亲,花莫谢。

    “父亲?你何曾把我当过女儿?”花轻舞悲切道,“我在你眼里只是一颗稍微有点价值的棋吧?”

    “混账,这是你对待父亲该有的态度吗?”

    “那您我该用什么态度对您?从到大,您给过我一个笑脸吗?我拼命努力,只为了让您知道我并不比哥哥差。而你又做了什么?把我辛苦打拼的事业转送给了哥哥。为什么?就因为我是女孩?您为了利益,可以把我当货物送给云家,这个时候你又当我是女儿吗?”花轻舞悲切的质问,早已泪流满面。

    “你给我住嘴。”花莫谢恼羞成怒,冲过来挥朝着花轻舞脸上扇去。

    鬼老脸色一寒,拦在两人间。

    “啪!”

    鬼老比花轻舞高,这一巴掌扇在他肩膀上,他肩膀一沉,让花莫谢踉跄了几步。

    “你这狗奴才,好大的胆,给我滚开!”花莫谢愤怒的大骂,抓着鬼老的领口想把他甩到一边,可鬼老脚下生根,他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气的连续踢了鬼老好几脚才罢休。

    “我告诉你,既然回来了就别想走,我已经把你回来的消息告诉云家了,明天他们就会来接你。我警告你,最好老实点,若是坏了我的大事,别怪我不顾及父女之情。能嫁给云少,是你几辈修来的福分,别不知足。”

    花莫谢吼完,一甩气冲冲的走了。

    花轻舞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身摇晃,摇摇欲坠。

    “姐,你可千万保重身,有先生在,不用担心。”鬼老扶着花轻舞安慰道。

    先生?

    花轻舞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哀求的看着楚寻,模样可怜的像只被主人丢弃的猫。

    楚寻拍拍她的肩膀,“按你的想法去做。”话间一股柔和的气息度过去,令花轻舞精神一振。

    楚寻没有问他们父女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没必要,花轻舞依附于他,而他理应护她周全。至于花莫谢,跟自己丁点关系都没有。

    “谢谢!”有了楚寻的首肯,她心思大定。

    “先去看看你妈妈吧?”

    花轻舞擦掉脸上的泪痕,强装出笑脸,她不想妈妈看到她狼狈的样。

    上前推开别墅门,一股阴冷的寒气弥漫而出。

    花轻舞不禁打个哆嗦。连鬼老都有些色变。

    楚寻眉梢微挑,抬一挥,一挥磅礴的真元之力席卷而出,眨眼驱散了里面的寒意。

    花轻舞迫不及待的朝里面跑去。

    楚寻和鬼老跟进去,环顾四周,里面的装修有些陈旧,卫生倒是打扫的很干净,看来有专人打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