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持续抽打!
    整个宴会大厅鸦雀无声,众人都在看着陈汉龙,想知道他怎么处置胡进父。

    陈汉龙走到宴会厅角落,看着凄惨的胡进父,咧了咧嘴。

    他不会去同情胡进父,因为这是他们罪有应得。

    如果今天换做是其他女孩而不是唐柔,那么这个女孩的清白就全毁在胡一张嘴上了。

    “陈董,放了我们吧……求求你高抬贵,把我们父当个屁给放了吧……”胡进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

    “放了你们?”陈汉龙嗤笑,“放了你,那倒霉的就该是我了。”

    “老郑……郑董,念在我这些年为你做牛做马的份上,求你救救我……”

    胡进不死心,朝着郑广义继续哀求。

    “救你?”一直没会表现的郑乾冷笑道:“我看你这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连祸从口出的道理都不懂?你这个蠢货儿这张破嘴,出事是迟早的事。”

    郑乾完,扭头看向陈汉龙,“陈叔叔,我有个惩治他们的办法,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来听听。”陈汉龙道。

    郑乾上前两步,走到陈汉龙身边悄声低语了一阵!

    陈汉龙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脸色一喜,拍拍郑乾的肩膀,大笑道:“好,有你的!”

    众人不由得好奇,郑乾出了什么主意?

    陈汉龙拽着胡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然后对着他的嘴巴就是一阵狠抽。

    片刻时间,在胡的惨叫声和无力的反抗,他的嘴巴被抽的跟鲜血淋漓,肿的跟火腿肠似的。

    陈汉龙再次拿出一个玉瓶,沾了点仙灵液抹在胡嘴巴上。

    这是二级仙灵液,效果比起之前唐柔用的差了不少,过了几分钟才见效。

    就在众人以为陈汉龙良心发现的时候,他再一次对着胡的嘴巴一阵狂-抽。

    胡再次鬼哭狼嚎,没有丝毫反抗的被抽的嘴歪眼斜。

    “陈叔叔,你休息一会,我来!”郑乾撸胳膊挽袖的,兴奋的跟个傻逼似的。

    “不是还有一个吗?”陈汉龙看了一眼旁边吓傻的胡进。

    “谢谢陈叔叔!”

    郑乾狞笑着朝胡进走过去。

    胡进吓得身如筛糠。

    “乾,你不能这么做,你忘了时候叔叔多疼你……”

    胡进的话被狠狠地一巴掌打回肚里。

    “我当然记得,我还记得今天差点你们害死。”

    郑乾越越生气,今天差点被害死,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跟楚寻交代呢?

    “噼里啪啦……”

    抡圆了一连十几个大嘴巴,郑乾可不是只打嘴,抽到哪是哪?

    几分钟后,胡进已经彻底变成了猪头。

    郑乾喘着粗气,甩甩胳膊,腆着脸看向陈汉龙。

    “拿去吧!省着点用,这瓶100万呢!”陈汉龙把里的玉瓶扔过去。

    “谢谢陈叔叔!”郑乾接过去,看着胡进肿成猪头的脸,嘀咕道:“脸比我屁股还大,这种好东西用给你真是浪费了。”

    他最后还真没浪费,只是给胡进嘴巴上抹了一点。

    仙灵液发挥功效,胡进整张脸肿成猪头,嘴巴却医好了,看上去有些怪异。

    郑乾挥出巴掌,却半途停了下来。想了想后,在众人恶寒的眼神下脱下皮鞋。

    “啪!”

    鞋底抽上胡进的嘴吧!发出清脆的声响。

    只见胡进惨叫一声,嘴唇外翻,鲜血横流,张嘴吐出一口血,里面还夹杂着两颗牙齿。

    周围的人不禁一阵恶寒。

    陈汉龙扭头看了一眼,不由得一怔,他怎么没想到呢?

    “大侄,你可真会偷懒,我欣赏你。”

    陈汉龙有样学样脱下鞋,照着胡一顿呼!

    整个宴会厅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只有“噼里啪啦”的抽打声。

    一个好好的宴会被搅的一团糟,没有人再愿意待下去了。

    陈汉龙打累了,打电话叫来几个龙鹰会的成员接替他们,并当众宣布,这种抽打会持续一个月。

    周围的客人都暗骂陈汉龙是个疯,流氓。这种事也只有他做的出来,以后千万不能得罪这个疯狗。

    胡进父听到这种抽打要持续一个月,当场昏死过去了。

    ……

    ……

    另一边,顶楼一间装修考究的房间,花轻舞端着红酒现在窗前,俯视着大街上蚂蚁大的车流和行人。

    开门声响起!

    花轻舞不用回头就知道进来的是鬼老。

    “姐,东西送给唐姐了。”鬼老上前两步开口道。

    “世人皆以为她只是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明星,却不知她何其幸运!”花轻舞幽幽道,语气竟带着羡慕。

    鬼老没有吭声,因为花轻舞的很对,他们用奋斗了十多年的成果,才换来一次依附的会。

    相比之下,唐柔的确幸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