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杀子之仇!
    “老二,父亲在这里,注意你的态度。”白仁安厉声道。“再了,李医生如果受伤,谁来负责父亲的健康?”

    白仁安这番话在借势,借白老太爷的势来打压白仁杰。

    一股强烈的恨意在白仁杰心里蔓延,但他却松开李医生的衣领。

    一个想要攀顶,站在塔尖的人,不但要忍别人所不能忍,还要懂得审视适度。

    “爸,救我……”鲜血不断渗出,虽然量,但也经不住长时间流。白泽的精神已经被摧毁了,只剩下求生的。

    “爸这就送你去医院。”

    “等一下!”

    白仁安阻拦,他还有些事没问,比如护卫队的人呢?

    白仁杰拳头紧攥着,阴冷的盯着白仁安。

    “救人要紧!”

    白老太爷开口了。

    没人会去傻到反驳白老太爷的话。

    “还愣着干什么,快来搭把。”白仁杰朝着一旁的保镖吼道。

    两名保镖急忙走过来,去抬白泽。

    “轰!”

    就在两名保镖刚碰到白泽的时候,白泽整个人突然炸开,爆成一片血雾。

    两名保镖凄厉的惨叫起来,因为他们的双也连带着化成血雾。

    一屋人满脸惊惧。

    白仁杰离白泽最近,血雾几乎将他染成红色。

    除了惨叫的保镖,其他人都是眼神惊恐,面无人色。

    “救人。”

    白老太爷最先反应过来,吩咐其他保镖救人。

    两个受伤的保镖很快被抬走,李医生也跟着去了。

    现场只剩下白家父四人。

    “父亲……”

    白仁安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不出来。

    仿佛一片阴云笼罩着四人。

    白老太爷寿宴上诡异死亡的医生,眼前化为血雾的白泽,这种诡异的死法让人骨里生出一股寒意。

    “二哥,你没事吧?”

    随着白仁熊的话,白老太爷和白仁安也看向白仁杰。

    只见白仁杰僵立在原地,整个人像是石化了,不悲不喜,就连呼吸好像都消失了。

    “仁杰!”

    白老爷担忧的看着他,亲生儿在眼前化成血雾,任谁都会疯的。

    就在这时,白仁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摸了一下脸,看着上沾染的血液愣了一会,然后放进嘴里。

    看到这一幕,连白老太爷都不禁打个寒颤。

    “甜的!”

    白仁杰笑着道。

    只是这笑容太瘆人,让人起鸡皮疙瘩。

    “大哥,你要尝尝吗?”白仁杰举起沾着血的。

    白仁杰喉咙一阵蠕动,别过头去。

    “真的是甜的……哈哈……”

    白仁杰大笑着离去。

    “哎!”

    白老爷叹口气,看来白泽的死对二儿打击太大了。

    “老大,他毕竟是你的亲兄弟。”白老太爷了一句,然后脚步沉重的走了。

    白仁熊看了一眼白仁安,眼底闪过别具意味的光芒。

    这时,一个保镖大步跑来。

    “二爷带着王松少爷走了。”

    白仁安皱眉,挥示意保镖退下。

    “二哥这是在为泽报仇吗?”白仁熊问了一句。

    白仁安点头道:“让他发泄一下也好。”

    其实心里则在冷笑,王松只是个外姓人而已,死不足惜。但白泽死了,也算绝了白仁杰的后路。

    他们都认为,白仁杰带走王松,是为了给白泽报仇,毕竟对方的目标一直是王松。

    ……

    ……

    龙鹰会总部外,一辆黑色轿车驶来,深更半夜竟然没开车灯。

    直到靠近大门十米龙鹰会的人才发现。

    “什么人?”

    两个龙鹰会的成员上前询问。

    车窗降下,开车的人竟是白仁杰。

    “告诉陈汉龙和孙鹰,就白仁杰求见。”

    “白家的人,你还敢来我们龙鹰会?”

    得知这人是白仁杰,龙鹰会的兄弟怒火烧,就在几个时前,他们近百号人死伤在白家的护卫队里。

    但白仁杰是什么身份,虽然有仇,他们也不敢擅自做主杀了白仁杰,虽然他们很想这么做。

    但家有家法,帮有帮规。

    最后,他们还是把白仁杰的请求传了进去。

    ……

    “白仁杰?”

    听到下面人的汇报,孙鹰腾地站起身。

    “白仁杰这个时候来我们龙鹰会做什么?”陈汉龙心疑惑。

    “管他来做什么?直接杀了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孙鹰怒道。

    陈汉龙-根本懒得搭理这个憨货,扭头看向楚寻,“先生怎么看?”

    “见了不就知道了。”楚寻淡淡的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