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一章 刀枪不入!
    孙鹰红着眼,衣衫被鲜血浸透,这不是他的血,从始至终龙鹰会的人都将他护在身后,这是他兄弟的血。

    “嗤!”

    鲜血飞溅,一个龙鹰会的人被白衣人一刀断喉。

    “杀!”

    孙鹰怒吼着挥起手里的砍刀朝着白衣人扑去。

    白衣人手中长刀挽个刀花,凌厉的劈向孙鹰。

    孙鹰陷入癫狂,不管不顾,手中的砍刀劈向白衣人的脑袋。

    “鹰哥”

    泰坦着急的大吼,想去帮忙但脱不开身。

    白衣人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劈向孙鹰的长刀迅猛的几分。

    陈汉龙和龙鹰会的人大急,满脸露出浓浓的悲哀之色。

    白衣人的长刀比孙鹰的砍刀快的多。他仿佛已经看到孙鹰血溅当场的场面,眼神带着狰狞的笑意。

    可很快他便笑不出来了。

    就在长刀即将砍中孙鹰脖子的瞬间,凭空突然升起一阵涟漪,他的长刀如同砍在铁板上,不但没伤到孙鹰,反而产点震断自己的胳膊。仔细看,他的胳膊在微微颤抖。

    白衣人眼神中充满惊骇。

    可惜,他永远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因为孙鹰的砍刀已经当头劈下。

    “噗嗤!”

    白衣人的脑袋在孙鹰暴怒一击下被生生砍成两半。

    脑浆之类的黄白之物四溅,令人遍体生寒。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刀劈死白衣人,孙鹰自己也愣住了。

    不过很快他便明白,这一切都是因为楚寻给他的保命玉牌。

    同样想到的还有陈汉龙。

    陈汉龙和孙鹰简直可以用狂喜来形容。

    这些白衣人太恐怖了,除非有奇迹,否则他们龙鹰会这三百多人今晚肯定会被屠灭。

    陈汉龙回想,他下午送楚寻回去后,他便返回龙鹰会总部。

    没想到,半夜突然受到这些白衣人的袭击。

    本来他还没当回事,可当他看到这些白衣人杀人如切菜后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情急之下他拨了楚寻的电话求救,可发现周围的信号全部被屏蔽了。

    接下来他和龙鹰会的成员全部陷入苦战,以至于都忘了保命玉牌的事。

    本以为死定了,却没想到奇迹真的发生了。

    “龙哥,泰坦,你们带着兄弟们退后,这里交给我了。”孙鹰大喊道。

    有保命玉牌,连子弹都不怕,还会怕几把破刀吗?

    孙鹰现在犹如神助,信心倍增,他要大开杀戒,要为死去的兄弟报仇。

    陈汉龙神色微变,他知道保命玉牌并非永久性的,刚想劝阻孙鹰别冲动,谁曾想孙鹰已经挥舞着砍刀冲了出去。

    “杀!”

    孙鹰如同霸王重生,毫无顾忌的冲向白衣人。

    那种豪迈狂放,那种霸气,那种无可匹敌的姿态,连孙鹰自己都迷醉了。

    之前孙鹰一刀将一个白衣人的脑袋砍成两半,暂时震住了其他白衣人。

    看着孙鹰嚣张的朝他们杀来,剩余的白衣人一怔之后,眼神纷纷愤怒起来。

    几个白衣人挥刀迎向孙鹰。

    可刚才诡异的一幕再次出现,他们的长刀被凭空出现的涟漪挡住,不但没伤到孙鹰,更是吃了苦头,手臂差点被震断。

    孙鹰手里的砍刀横扫。

    “嗤嗤!”

    有两个白衣人反应不及,或许是他们太托大,竟被孙鹰的砍刀将两人的肚子划开,一时间鲜血狂飙,连肠子都流了出来。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两个白衣人难以置信的看着露在外面的肠子,眼神带着不甘和后悔,“砰”的一声倒下。

    尸体倒地后溅起一阵尘土,更是让所有人身体不由得一颤。

    死人,他们见多了。

    但孙鹰太诡异了,刀枪不入。

    所有白衣人下意识的退后几步远离孙鹰。

    孙鹰一刀秒杀两个白衣人,不但震慑住剩下的白衣人,连他自己都愣了。

    现场气氛有些诡异。

    孙鹰刀枪不入,白衣人举步不前,一时间场面呈现僵持状态。

    陈汉龙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楚寻给得保命玉牌,以这些白衣人的身手,他们今晚肯定凶多吉少。

    “你们是什么人?”陈汉龙沉声问道。

    白衣人突然袭击,他们仓惶迎战,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你没有资格知道。”

    一个身材高大的白衣人上前两步说道,他的白衣领处多出一圈金色,有别于其他白衣人,应该是这些人的首领。

    “妈的,还敢装逼?”孙鹰现在自信心极度膨胀,谁都不看在眼里,听到白衣人首领嚣张的回答,当下怒骂,随之砍刀扬起:“杀!”

    孙鹰犹如拼命三郎,再次朝着白衣人群冲去。孙鹰有底子,速度不慢,几个健步冲到白衣人首领跟前,举刀就砍。

    白衣人首领眼底的狠辣一闪而过,手中长刀轻吟,以阴险刁钻的角度刺向孙鹰的下体。

    “混蛋!”

    孙鹰怒骂一声,这混蛋是要他断子绝孙啊。不过有保命玉牌在他并不担心,手中的砍刀狠狠地劈下去。

    长刀袭身,凭空起涟漪,无形的力量阻挡了白衣人首领的攻击。

    白衣人首领脸色瞬变,足下发力,身体倒射,竟轻松的躲开了孙鹰下劈的砍刀。

    孙鹰一刀落空,对白衣人首领的身手暗自吃惊,如果不是保命玉牌,他恐怕在对方手里走不出三个回合。

    孙鹰不是傻子,他明知打不过白衣人首领,也没再继续进攻,而是挑衅的看着他

    白衣人首领也是眼神带着不屑,他虽然吃惊孙鹰刀枪不入的神奇,同时也在鄙视孙鹰的速度太慢。

    双方再次陷入了僵持。

    “啧啧白家的人还是这么没用。”

    突然,一道飘忽不定的阴森声响起。

    话音消散,一道黑色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孙鹰和白衣人中间。

    孙鹰和白衣人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陈汉龙和孙鹰这才明白,这些白衣人都是来自白家,目的肯定是为救白泽。

    “你是谁?”

    这次是白衣人首领先发问,眼神警惕的盯着黑色身影,因为这人一语道破他们的身份。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么多年了,白家的护卫队还是这么废物。”来人声音有些苍老,应该上了年纪,一身黑衣遮身,只露出一双阴翳的眼睛。

    这一点倒跟白家的人很像,只是衣服颜色不同。

    白衣人首领冷哼一声,道:“少在这里装神弄鬼,我们白家护卫队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你们还真没资格让我评论,只不过十年前我曾发过誓,迟早要杀尽你们白家的人。”黑衣人阴翳的眼神开始变得狠毒。

    “大言不惭。”白衣人首领嗤笑道。

    “是不是大言不惭,你马上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黑衣人化作一道残影朝着白衣人首领掠去。

    “唰!”

    白衣人首领长刀轻抖带起一片寒芒扫向黑衣人。

    黑衣人眼神带着不屑,无视扫来的长刀,一掌拍出。

    “叮叮!”

    数道声响。

    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下,白衣人首领手中的长刀节节崩断。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竟然以肉掌将长刀击断成好几截,真是恐怖。

    “砰!”

    击断长刀,黑衣人的手毫不留情的印在白衣人首领的胸膛上。

    “咔嚓!”

    白衣人首领胸腔塌陷,身体倒飞,跌落在十几米开外,气息全无。

    一掌毙命。

    众人噤若寒蝉。

    黑衣人一掌击杀白衣人首领,眼神更加残忍,身如闪电般掠向其他白衣人。

    首领都死了,剩下的白衣人早已乱了阵脚,岂是黑衣人的对手。

    黑衣人一双手掌犹如死神的镰刀,白衣人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响起,白衣人不断倒下。

    眨眼间,五十个白衣人,除了被孙鹰杀掉的,只有七八个惊恐的嘶吼着,拼命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其他都死在黑衣人手上。

    “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我数三个数,只要你们跑出大门,我就饶你们一命。”黑衣人狞笑着说道。

    “一。”

    黑衣人刚开口,七八个白衣人朝着倒塌的大门拼命狂奔。

    这里距离大门大概三十米,这些白衣人本就身手不弱,此时逃命更是不遗余力,瞬间冲出去十米。

    “二。”

    黑衣人眼神戏虐,如猫戏老鼠。

    “三。”

    最后一个数字出口,黑衣人身影一晃化作一道黑影朝着白衣人掠去,眨眼就是十米,他掠过的地方竟挂起几道小型旋风,可见其速度之快。

    凄厉的惨叫声再次响起。

    白家人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放在黑衣人面前根本不够看。

    狂奔的白衣人接连倒下。

    冲在最前面的白衣人一只脚已经踏出大门,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劫后余生的笑容。

    “嗤!”

    白衣人身体一僵,难以置信的看着从胸前穿出的手。

    “给过你们机会了,可惜你们没抓住。”

    黑衣人猛的抽回手,白衣人尸体倒地。

    陈汉龙和孙鹰以及其他帮众眼皮直跳,因为黑衣人抽回手后,他的手心捏着一颗鲜红的心脏。

    陈汉龙最先反应过来。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龙鹰会定会报答大恩。”

    黑衣人转过身,因为杀戮而愈发残忍的眼神扫视一圈。

    所有人都不禁打个寒颤。

    “不用谢我,很快你们就会恨我。”黑衣人阴测测的说道。

    陈汉龙身体不由得轻颤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虽然看到黑衣人的脸,但却能感觉到对方隐藏在黑布下那嗜血的狞笑。

    “前辈说笑了,你救了我们,我们怎么会恨你呢?”

    “你们会的,因为你们都会死在我手里。”

    黑衣人说完,眼神看向孙鹰,“就从你开始吧!”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