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二十章 挥指如刀!
    楚寻朝着关押白泽的房间走过去。

    陈汉龙狠狠地瞪了一眼孙鹰。

    孙鹰满脸懊悔。

    楚寻打开门上的小窗口朝里面看去。

    只见瘦小的白泽被泰坦一只手拎着脖子,另一只手化作铁拳,狠往肚子上招呼。

    “住手。”孙鹰怒吼一声。

    打开门,楚寻三人走进去。

    “你在干什么?”孙鹰满脸怒意。

    “先生。”泰坦看到楚寻,急忙鞠了一躬。

    然后看向孙鹰,垂下头道:“鹰哥,你处罚我吧!”

    孙鹰瞪着眼睛,泰坦是他最信任的手下,他真舍不得处罚。

    但他更不愿意惹恼楚寻。

    就在他左右为难的时候,楚寻开口了,看着泰坦问道:“你跟他有仇?”

    泰坦也不隐瞒,重重的点点头。

    孙鹰跟陈汉龙惊讶的看着泰坦,不明白他怎么会跟白泽结仇?

    “说说吧!”楚寻说道。

    泰坦咬咬牙,然后瓮声瓮气的说了起来。

    原来泰坦有个妹妹,在念大学的时候被白泽强暴了。

    泰坦的父母找学校理论,可学校却说是泰坦的妹妹勾引的白泽,还把女孩开除了学籍。

    泰坦的父母报了警,可警方却以缺少证据为由,一拖再拖。

    面对庞然大物白家,一对普通夫妇又能如何?

    泰坦的父母本想带着女儿到别的城市生活,可就在临出发的前一个晚上,白泽竟然带人冲进泰坦家,当着泰坦父母的面再次强暴了泰坦的妹妹。

    泰坦的妹妹因受不了羞辱,最后纵身从楼上跳下。

    当时泰坦在国家特殊部队任职,听说这事以后,不顾纪律私自返回古江市。

    泰坦在她妹妹墓碑前发誓,定要杀了白泽为妹妹报仇。

    泰坦蹲守了一个多月,终于有一次在一家酒吧堵住了白泽,可惜没杀了白泽,只是杀了白泽身边的一个保镖。

    从此泰坦就成了通缉犯,迫于无奈,他选择加入龙鹰会,伺机报仇。

    孙鹰和陈汉龙相视一眼,他们都没想到泰坦这个铁铮铮的汉子,竟然隐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楚寻看了一眼泰坦,他相信泰坦说的是真的。

    诉说的过程中,泰坦这个两米高的大汉眼眶发红,双拳紧握。

    白泽被泰坦几记铁拳揍成了猪头,此时蜷缩在地上。泰坦说完之后,他突然“嘿嘿”怪笑起来。

    笑了一阵后,阴测测的说道:“本少爷玩的女人多了,看上你妹妹那是她的福气,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本少爷,你妹妹是咎由自取。不过说真的,这小妞的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我杀了你!”泰坦红了眼睛,朝着白泽扑去。

    陈汉龙和孙鹰一怔,急忙扑过去拦住泰坦。

    “泰坦,你冷静点。”孙鹰大吼。

    “龙哥,鹰哥,你们放开我,让我杀了这个杂碎。事后我会去自首,绝对不会连累兄弟。”泰坦死死地盯着白泽,声音嘶哑的说道。

    白泽是楚寻让他们关押在这里的,如果让泰坦杀了,他们怎么交代?

    再说了,白泽是白家的人,如果没有楚寻,他们拿什么承受白家的怒火?

    如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让泰坦杀白泽。

    “哈哈”白泽爬起来大笑,道:“陈汉龙,孙鹰,我就知道你们不敢让我死,白家的怒火你们承受不起。”

    “还有你。”白泽一指泰坦,嚣张的说道:“你杀不了我,但如果我出去,你一定会死。”

    “你他妈给老子闭嘴。”陈汉龙双眼喷火,朝着白泽怒吼。

    “陈汉龙,我不知道你有几个胆子竟然绑架我。但我告诉你,最好求着我出去。否则,你们就等着我们白家护卫队踏平你的龙鹰会吧!”

    楚寻面无表情的看着白泽,后悔在电梯里面让他昏死的太快了。

    “你认识王松吗?”

    楚寻开口后,纠缠的陈汉龙,孙鹰和泰坦下意识安静下来。

    白泽记得在紫竹林会所的电梯里见过楚寻,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昏死过去的。

    “你该不会是跟着王松混的吧?”白泽想了想,反问道。

    陈汉龙三人眼珠子鼓起,古怪的看着白泽。

    “这么说你认识王松。”楚寻道。

    “王松算什么东西,给我提鞋都不配。”白泽仰着头,不屑的说道。

    “很好。”楚寻笑了,扭头看向陈汉龙说道:“现在给白家打电话,让他们现在就把王松送过来。”

    “是。”陈汉龙应道,对于楚寻的话他不需要问为什么,只要照做就行。

    陈汉龙直接打电话给白仁安。

    电话接通后,陈汉龙照着楚寻所说的,让他们把王松现在送过来。

    “陈汉龙,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命令我?我现在实话告诉你,你的天源集团还有你,都等死吧!”

    陈汉龙开的免提,手机里响起白仁安愤怒的声音。

    “既然不愿意,那后果自负。”

    这句话是楚寻说的。

    说完后,示意陈汉龙直接挂掉通话。

    楚寻看向白泽,“白仁安是你大伯吧!不知道你这个侄儿他在心中有多少分量?”

    楚寻语气平淡,但白泽却不禁打个寒颤,一股不妙的感觉从心头浮起。

    “泰坦,你有件事需要你来做。”

    泰坦急忙弯下腰道:“我的命是先生救得,别说一件事,就算十件百件,泰坦也绝不会皱下眉头。”

    楚寻轻轻一笑,然后并指如刀虚空一划。

    “啊!”

    白泽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陈汉龙三人被白泽突然发出的惨叫吓了一跳,扭头看去,顿时目瞪口呆,石化在当场。

    只见白泽的右手食指突然分离掉在地上,伤口平整犹如刀切,鲜血喷洒出一米多远。

    白泽凄厉的惨叫着,浑身止不住的颤抖着。

    联想到楚寻之前的动作,陈汉龙和孙鹰倒吸一口冷气。

    太可怕了,挥指如刀。

    泰坦眼底爆发出痛快的神色。

    “泰坦,把这根手指送到白家。”楚寻嘴角扬起一抹邪笑,想了想继续道:“如果白家没有把王松送过来,那么每过一个小时就送去一根手指给白家。

    说完,转身朝外面走去。

    泰坦愣愣的看着楚寻的背影。

    “还愣着干什么?快谢谢先生。”

    陈汉龙心思灵敏,出声提醒泰坦。

    “龙哥,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孙鹰也弄不明白。

    陈汉龙一阵无语,这两人真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开口道:“先生是不是说过,每隔一小时给白家送去一根白泽的手指?”

    孙鹰和泰坦点头,这话楚寻刚说过。

    “你们动动脑子行不行?”陈汉龙扶着额头做痛苦状“既然每隔一小时送一根手指,现在只有一根,剩下的手指从哪来?”

    孙鹰和泰坦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摇摇头。

    “你们真是猪。”陈汉龙真心无语了,指着泰坦道:“没有就砍一根,砍指头会不会?”

    泰坦眼神一亮。

    “想明白了?”陈汉龙问道。

    泰坦使劲点头。

    若是还不明白,他真跟猪差不多了,楚寻这是在给他报仇的机会。

    泰坦朝着楚寻的背影跪下,连磕三个头。

    “别弄死了,记得留他一口气,先生还得用他换王松呢!”陈汉龙提醒了一句。

    泰坦刚要点头,突然楚寻声音同时在三人脑海中响起。

    “不用顾忌,白泽的死活无关紧要。”

    三人被骇的差点跳起来,放眼看去,楚寻早已离开,他的声音怎么会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中?

    泰坦动了动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朝着楚寻的背影再次磕了三个头。

    “龙哥”孙鹰看着陈汉龙,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陈汉龙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孙鹰的肩膀。因为他也处在震惊当中。

    “这里交给你了。”陈汉龙对孙鹰说了一句,然后快步去追楚寻了。

    孙鹰看了看泰坦,拍拍他的肩膀,“这里交给你了,既然先生发话了,就不需要再顾忌,尽管放手去做。”说完后,也快步离开了。

    孙鹰一路追到门口,刚好看到陈汉龙的车呼啸而去。

    他懊恼的一拍脑袋,后悔跑的慢了点。

    不过很快他便咧嘴笑了起来,然后小心的掏出保命玉牌捧在手心,视若珍宝。

    楚寻回到潜龙山庄别墅。

    说实话,修仙是孤独,寂寞,枯燥的代名词。

    修仙者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在修炼中度过。

    楚寻对这种生活习以为常。

    别墅的灵气先前被他吸收一空。不过有乾坤引灵阵在不断输送灵气,经过一天,这里的灵气再次充沛。

    楚寻盘坐下来,很快进入修炼状态。

    深夜,修炼中的楚寻心生感应,突然睁开眼,眉宇间带着冷然,目光射向东南方向。

    东南方向正是龙鹰会总部所在的地方。

    而此时,龙鹰会总部庄园的大门早已倒塌。

    五十名身穿白色劲装,白布蒙面的人正在挥舞手中的长刀对龙鹰会成员发动进攻。

    龙鹰会有三万帮众,驻守总部的有三百人,都是龙鹰会的精英。

    可这些精英遇到白衣人,却毫无招架之力。

    这些白衣人进退有序,手段狠辣,刀刀致命,明显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

    龙鹰会的人已经死伤一百有余。

    而白衣人,只不过重伤三四人,这三四个人都是伤在陈汉龙,孙鹰和泰坦手里。

    一个龙鹰会的人受伤倒地。

    “唰!”

    白衣人手中的长刀毫不留情的砍向他的脖子。

    陈汉龙大吼一声扑上去,拼命轰出一拳逼退白衣人,救下受伤的龙鹰会成员。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