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九章 同窗室友!
    “祝你玩的愉快。”

    幽幽的声音响起,紧接着房间门打开透进一丝亮光,然后又很快合上。

    楚寻突然出现,把正在焦急等待的唐柔和陈汉龙吓了一跳。

    “楚寻哥哥,你没事吧?”唐柔关心的问道。

    楚寻摇摇头,道:“我们走吧!”

    “先生,里面是”陈汉龙好奇的问道。

    “里面是个很好玩的地方。”

    楚寻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他随手布置的小型幻阵,足够让鬼老终生难忘了。

    房间门打开的时候,鬼老知道楚寻要离开,大吼一声,“给我留下。”然后朝着门口蹿去。

    可他刚踏出一步,眼前的景象猛地一变。

    “这是什么地方?”

    鬼老瞪大双眼,四周怪石林立,阴风呼啸,周围一片阴霾。

    “这地方不会有怪物吧?”鬼老心想。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怪吼声炸响,让鬼老身子猛的一颤。

    他僵硬的转过身子,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在他身后的一处怪石之上,一只尖嘴獠牙,像狮子又像虎的怪物正盯着他,小山大小的身躯,猩红的双眼,嘴里滴着粘稠的唾液。

    怪物嘶吼一声,猛的朝他扑来,庞大的身躯遮天蔽日。

    鬼老双腿发软,连逃跑都做不到,直接瘫倒。

    “完了!”鬼老下意识的闭上双眼,觉得自己这次死定了。

    一秒!

    两秒!

    三秒过后,鬼老没有感到疼痛,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

    结果,双眼霍然睁圆,呆滞的看着眼前飘落的大雪,周围白茫茫一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鬼老都已经有些神经质了,嘴里呢喃,“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天上会不会下刀子?”

    “咻咻!”

    尖锐的破空声响彻天空。

    鬼老抬头看去,吓得心脏差点停止跳动。

    只见漫天泛着寒光的利刃,铺天盖地的从天而降!

    顶层房间的女人在视频上看着楚寻离开,猛的站起身朝外走去。

    “你们跟我来。”

    门口的两个保镖急忙跟上。

    三人来到鬼老所在的那个房间门口,女人按下一个隐晦的按钮。

    “哗!”

    漆黑的房间被灯光照亮,犹如白昼。

    推开门进去,三个人僵在原地。

    只见鬼老面无人色,衣衫看上去凌乱犹如乞丐,整个人倒在地上不断抽搐,明显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还愣着干什么?快救人。”女人喝道。

    没想到女人这一声把鬼老拉回现实,意识慢慢开始恢复了些。

    本来是要送去医院的,鬼老示意直接上顶楼。

    鬼老被抬上顶楼,女人挥退两个保镖,他知道鬼老一定有话要说。

    “鬼老,到底发生了什么?”女人明显有些惊慌,鬼老可是她现在最大的依靠。

    鬼老喝了几口水,精神恢复了不少,想起他的遭遇,不由得打个寒颤。

    “小姐,此人千万不可为敌!”

    “他很厉害?”女人问道。

    “岂止是厉害,根本非人力所能对抗。”鬼老心有余悸的说道。

    女人明显有些吃惊,有些不相信的开口道:“非人力所能对抗,他难道是神不成?”

    没想到鬼老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就算不是神,也差不多。”

    女人猛的一震,眼神闪烁,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道:“依鬼老所见,值得我们依附吗?”

    “最起码,现在值得。”鬼老肯定的说道。

    女人沉默不语,眼神却开始坚定。

    鬼老幽幽叹息一声,神色有些无奈,他们已经没有时间等了。

    楚寻和唐柔,陈汉龙三人带着白泽离开了。

    这次没有人阻拦。

    出了紫竹林会所,楚寻本来打算让陈汉龙把白泽带到龙鹰会,他去唐柔家拜访。

    结果接到孙鹰的电话,说是楚寻让他找的人找到了。

    陈汉龙开车先把唐柔送回家,然后载着楚寻赶往龙鹰会。

    孙鹰和泰坦早在龙鹰会总部的庄园门口等了。

    车子停下。

    泰坦庞大的身躯几步越过孙鹰跑过来替楚寻打开车门。

    孙鹰眼睛鼓起,不满的瞪着泰坦。

    “人呢?”楚寻问道。

    “人在里面,先生请!”

    别墅的地下室被改建成了私人牢房。

    几人来到地下室。

    “先生,他们就在里面。”孙鹰指着一个房间说道。

    楚寻走过去打开房门上的小窗口往里面看去。

    只见三个青年缩在房间的角落,神色恐惧,正是他以前的室友,郑良,赵月波和李一鸣。

    他们三人现在已经走上社会,开始工作,突然被带到这里,可是吓得不轻。

    楚寻打开门走进去。

    三人的视线同时看向楚寻。

    “好久不见!”楚寻轻声道。

    三人神色疑惑,他们并没有认出现在的楚寻。

    “三年时间,看来足够让人忘记太多东西,我是楚寻。”

    楚寻话音落下,三人差点跳起来。

    “你是楚寻?”郑良扶正眼镜,尖声道。

    赵月波满脸震惊的看着楚寻。

    “你还活着?”李一鸣脱口而出。

    楚寻眼睛微微眯了眯。

    他看向李一鸣那张过分惊讶的脸,问道:“你好像对我还活着很吃惊?”

    李一鸣身子轻颤了一下,不自然的笑道:“是有些吃惊,毕竟你消失三年了。”

    “你刚才问的是我怎么还活着,在你心里我是不是已经死了?”楚寻声音冰冷。

    “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惊讶再次见到你。”李一鸣眼神躲闪,急忙开口。

    楚寻嗤笑一声!

    “当年我被抓走,你们三个亲眼所见。我想问问,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有传出一点风声?”

    据他了解,当年他被抓走后,好像所有人不知道他失踪了。就算别人不知道,可这三个人眼睁睁看着他被抓走,为什么三缄其口,没有透漏任何风声出去?

    “我们”赵月波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说吧!念在我们曾是同窗,我不会为难你们,也希望你们不要让我为难。”楚寻开口说道,声音没有任何波澜。

    三人垂着头,沉默不语!

    楚寻幽幽叹口气!

    就算这三人不说,他也有很多办法知道答案,比如搜魂。

    但他不愿意这么做,他们只是普通人,神经脆弱,若是搜魂,会对他们的脑神经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

    “你们当真不愿意说?”楚寻神色有些悲切,这三人曾是他的室友,是他大学时最早认识的朋友。

    “楚寻,我”

    郑良习惯性扶扶眼镜,刚开口却被李一鸣尖声打断。

    “楚寻,你凭什么囚禁我们,你知不知这样做是犯法的?”

    楚寻眼神开始变得冷漠,盯着李一鸣道:“希望你别耗尽我仅存的那点善念。”

    李一鸣眼神躲闪着,故作强硬的大喊:“你想怎么样?你能怎么样?这可是法治社会,等我出去就去告你。”

    楚寻眼神已经完全冰冷,他已经断定,当年警察从他床上搜出毒品,这事跟李一鸣脱不了关系。

    “既然你不愿意说,就别怪我。”

    话音落下,根本不容李一鸣反抗,楚寻一把扣住他的脖子拉过来,另一只手贴上他的头顶,掌心真元迸发。

    李一鸣身子猛地一颤,眼神开始呆滞!

    搜魂术。

    以楚寻现在的修为,施展搜魂术还有有些吃力。

    好在李一鸣意志力薄弱。

    大量的信息传进楚寻脑海,楚寻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几分钟后!

    “喀嚓!”

    刺耳的骨裂声,李一鸣脖子软软的耷拉下来。

    得到信息的楚寻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李一鸣的脖子。

    郑良和赵月波吓的呼吸一滞,眼珠子凝固。

    楚寻随手把李一鸣的尸体扔在角落。

    尸体落地“嘭”的一声,溅起一阵尘土。

    郑良和赵月波双腿一软,相继瘫倒。

    楚寻冷眼看着两人,只是眼神带着苦涩。

    原来如此,太多不解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当年警察从他床上搜出的毒品,是李一鸣亲手放的。

    事后,李一鸣收到了50万的好处费。

    至于郑良和赵月波,他们在收到了李一鸣10万块钱后,选择保持了沉默。

    楚寻转身出门。

    孙鹰和陈汉龙看到楚寻出来,急忙迎上来。

    “把他们两个放了吧。”楚寻对孙鹰说道。

    两个?不是三个吗?孙鹰一阵疑惑,伸头朝里面看了一眼,顿时脸色一变,急忙点头道:“先生放心,我来处理。”

    楚寻微微颔首!

    郑良和赵月波罪不至死。至于怎么封住他们的嘴,相信孙鹰会有办法。

    “这个给你。”

    楚寻不喜欢欠人情,他拿出一块玉牌递给孙鹰。

    “保命玉牌。”陈汉龙眼珠子鼓起。

    楚寻给得就是暖玉制作的玉牌,戴上寒暑不侵,更能保命,他的已经在救泰坦的时候用掉了。

    孙鹰听陈汉龙说过玉牌的神奇,当下双手颤抖着接过来,脸色狂喜。

    “你小子真是走了狗屎运。”陈汉龙酸溜溜的说道。

    “是是是!”孙鹰猛点头,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玉牌贴身收好。

    陈汉龙不无妒忌的撇嘴道:“至于吗?又没人跟你抢。”

    孙鹰嘿嘿笑着装傻。他又不是没看到陈汉龙眼底的垂涎之色。

    楚寻正打算离开的时候,旁边的一个房间传出几声惨叫!

    白泽,楚寻听声音就知道是谁。

    孙鹰和陈汉龙对视一眼,脸色一变。

    他们都明白楚寻抓白泽的意思,用白泽交换王松。

    孙鹰之前还交代过泰坦,好生看守白泽,不能虐待。

    白泽出事,那就有负于楚寻的交代。

    他不想因此给楚寻留下办事不利的印象。

    想到这儿,孙鹰心里开始忐忑不安。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