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八章 他很危险!
    “叮!”

    电梯到了一楼,楚寻脸色平淡的拉着唐柔先走了出去。

    “白少!”平头青年这才敢查看白色西装青年的情况。

    已经走出去十几米的楚寻突然停下脚步,然后转身回来。

    “他姓白?跟白家有关系吗?”

    平头青年身子一颤,急忙道:“他叫白泽,是白家二爷白仁杰的儿子。”

    “把他带回去。”楚寻对陈汉龙说道。

    陈汉龙走过去,抓着白泽的头发拖着就走。

    “回去给白家带个话,再把王松送来的同时,准备五个亿。”楚寻看着平头青年说道。

    陈汉龙神色一阵古怪,这白家真是够倒霉的,惹谁不好,偏偏惹上神仙一样的人物,活该他们倒霉。

    一楼大厅人来人往,昏死过去的白泽白当成死狗一般拖着走,吸引好多人的目光。

    “这不是白家的白泽吗?”

    “好像是,真么成这德行了,跟死狗似的?”

    “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拖着他的人是陈汉龙吧?他敢对白家的人动手?”

    “这陈汉龙是疯了吗?竟敢在紫竹林会所闹事?”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

    陈汉龙不屑的撇撇嘴,在紫竹林会所闹事怎么了?抱上楚寻的大腿,他现在可以说是自信心膨胀到了极点。

    就在楚寻三人快出门的时候。

    “呼啦!”

    一群保安人员把门堵了。

    电梯内都有监控,再说了,紫竹林会所每一层都有负责人。

    一个年色阴柔的中年人走过来,冷眼看着陈汉龙道:“陈汉龙,你竟敢在我紫竹林会所闹事?真以为掌控一个龙鹰会就了不得了?”

    “竟然是侯经理出面,他可是只接待钻石会员的。”

    “看来陈汉龙这次摊上大事了。”

    “可不是,还记得以前孙家吗?那可是资产几十亿的主,他们的家主在这里闹事,最后被侯经理从十五楼扔下去了,孙家后来也是树倒猢狲散。”

    周围的人有人提陈汉龙担忧,有人幸灾乐祸。

    “楚寻哥哥!”唐柔紧抓着楚寻的胳膊,她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

    “没事!”楚寻轻声安慰。

    陈汉龙看着侯经理,咧嘴笑道,“侯经理,你也不用言语上威胁我,这白泽瞎了狗眼,今天我无论如何也得带回去好好替白家教育教育。这是我和白家的事,你就别跟着参合了。”

    “你替白家教育?陈汉龙,你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了?白家的人你也敢教育?不怕惹怒了白家,你辛苦打拼的事业灰飞烟灭?”侯经理也有些心惊,平时陈汉龙见了他都是规规矩矩的,今天这言语间竟是连白家都不看在眼里。

    “这就不劳烦侯经理替我担心了,今天这事你就当做不知道,这样对你我都好。当然,不管你说什么,这白泽我都得带走,这点就算白家老太爷来了也拦不住。”陈汉龙心里那个爽啊,平时见了这些人都是低眉顺眼的,什么时候挺直腰杆说过话。

    侯经理眼神闪烁,他一时搞不懂,这陈汉龙哪来的底气,竟然连白老太爷也不尿。而且他也吃不准陈汉龙是在虚张声势还是真的有所依仗?

    “侯经理,如果没别的事,麻烦让你的人让让。”陈汉龙指指堵着大门的保安说道。

    侯经理哪敢让陈汉龙带走白泽,如果真是这样,紫竹林会所的招牌算是砸了。

    “陈董,紫竹林会所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不管因为什么?这白家少爷现在是我们的客人,我们有权保护客人的安全。所以,你不能带走他。”侯经理拿捏不准陈汉龙的底牌,称呼上也客气了很多。

    陈汉龙不屑一笑,道:“那是你紫竹林会所的规矩,管我什么事?白泽我今天必须带走,谁如果想拦,可别怪我不客气!”

    陈汉龙强硬的态度让侯经理很是为难。

    “陈董,不知道这白家少爷怎么得罪您了,我先给您陪个不是,等他醒了,我再让他给您道歉,你看怎么样?”

    侯经理想先拖住陈汉龙,然后通知白家,这样双方都不得罪。

    “侯经理,你觉得这白泽要是得罪了我,我真敢这样做吗?”陈汉龙冷笑着反问。

    侯经理当然明白,以白家的势力,就算白泽得罪了陈汉龙,陈汉龙也只能忍个肚子疼。但现在陈汉龙这么强势,那背后肯定有尊大佛。

    “这白泽到底得罪了谁?陈董就不要跟我打哑谜了,你也知道,我只是替人打工而已。”侯经理不由得放低了姿态。

    陈汉龙看了楚寻一眼,看到楚寻平淡的神色,当下心里有了计较,楚寻并不反感他狐假虎威。当下对着楚寻一弯腰,然后看向侯经理。

    陈汉龙这个动作让所有人的视线聚集在楚寻身上。

    侯经理一愣,原来正主在这里。不过他很疑惑,古江市的各路大少他几乎都认识,可眼前这位他从来没见过。

    难道是来自上面那些大家族?侯经理心里猜想。

    “请问先生是?”侯经理小心的开口问道。

    “我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楚寻淡淡的开口。

    楚寻说的是实话,可侯经理却不这么想,普通人能让陈汉龙卑躬屈膝?

    侯经理有些头大,摸不清对方的来路,这事一个处理不好,他的工作生涯也到头了。

    此时,会所顶层一间豪华办公室内。

    一个妖娆艳丽的绝色女子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一双妩媚至极的眼睛看着面前茶几上的电脑视频。

    视频中正是之前电梯里发生的那一幕。

    “鬼老,能看出什么吗?”女人一开口,声音带着无尽的魅惑之意,足以让男人骨头酥软。

    随着女人的话,一个身穿黑色唐装的老者突兀的出现在女人身边,看了一遍视频,然后低下头道:“看不出来。”

    女人好看的眼睛微微一闪,诱人的红唇微微撅起,玩味的说道:“竟然连鬼老都看不出来,真是奇事。”

    “小姐,此人不可为敌!”老人低着头说道。

    “哦?为什么?”女人漫不经心的问道。

    “危险。”老人说完想了想,再次开口,“他很危险!”

    女人猛地坐直身子,刚才的妩媚之意消散的无影无踪,换之而来的是严肃和干练。开口道:“鬼老,去试试他。”

    “是。”老人应道,然后身子一闪失去了踪影。

    侯经理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电话接通后,侯经理没说话,只是神色恭敬的应了几声。

    挂掉手机,侯经理走过来对楚寻说道:“有人想见你。”

    陈汉龙脸色一怒,楚寻是什么人?岂是别人想见就见的。

    还没等陈汉龙说话,楚寻率先开口,“带路!”

    侯经理做个请的手势,然后在前面带路。

    “先生,那他”陈汉龙指指昏死过去的白泽。

    “不用管他,他若是丢了,这紫竹林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在前面带路的侯经理有些生气,但终究没说什么?

    侯经理带着楚寻三人乘电梯直接上到顶楼,然后在一间房间门前停下。

    “几位请进!”说完后快速离开了。

    “跑的跟野狗似的。”陈汉龙咕哝。

    楚寻扬扬嘴角,侯经理在害怕,至于害怕东西应在这这扇门后面。

    “先生请!”陈汉龙伸手推开门,结果脸色猛变,不由自主的猛退几步。

    唐柔也是身体一颤猛的缩进楚寻怀里。

    因为门推开后,里面一片漆黑,从外面看就像是一只猛兽张开大嘴等着吞噬猎物一样。

    楚寻的眼神冷了几分,然后拍拍唐柔的背,说道:“你们两个在外面等我。”说完,迈步走了进去。

    楚寻刚走进去,身后的门自动关上了。

    里面一片死寂,伸手不见五指。

    楚寻嘴角勾起一抹不屑,他突破练气中期后,神念也跟着突破,可以覆盖周围五十米。

    神念开启,房间的一切自然出现在脑海中。

    这个房间也就四五十个平方,里面空荡荡的。

    但并不是空无一物,房间还有人,一个隐藏在天花板上的人。

    “呼!”

    一阵阴风刮过,荡起楚寻的衣角。

    楚寻神色不变,眼睛带着明显的不屑,刚才隐藏在天花板上的人对他发动了袭击,不过只是从他身边掠过,并没有出手。

    这算什么?装神弄鬼还是吓唬他?

    “呼!”

    楚寻的周围再次刮过一阵劲风。

    楚寻差点笑出声来,这次这个老人竟然凭借那可笑的速度在他身边绕了一圈,然后又在角落隐藏起来。

    隐藏在角落的鬼老也是满脸疑惑。他两次行动,楚寻都无动于衷,难道是自己的速度太快,对方没有感觉到?

    再来一次。

    鬼老在漆黑中连影子都没有,疾速朝着楚寻掠去。

    可就在它刚掠到楚寻身边的时候,突然全身汗毛都炸开了。

    因为就在他眼前的楚寻突然消失了!

    就在这时,他感觉有人对着他后脖颈吹气,这让他一股凉意顺着尾巴骨直窜天灵盖。

    鬼老猛的转身,可身后什么都没有。

    这时,他再次感觉到有人在他背后对着他的脖子吹气。

    鬼老身体一颤,身子猛的朝前蹿出,一眨眼就是十几米。

    他之所以叫鬼老,就是因为他的速度,快到连影子都没有。

    当他停下想找出楚寻的身影,那种让他汗毛耸立如鬼吹风般的感觉又来了。

    鬼老“唰”的一声,再次蹿出,这次没有停,直接绕着房间疾速绕了好几圈,然后猛地停下,对着身后猛的拍出一掌。

    鬼老相信,不管楚寻再怎么神出鬼没,也不可能躲开他的突然袭击。

    “呼!”

    掌风撕裂空气,这一掌什么都没击中。

    漆黑的房间里,只有鬼老的心在“噗通噗通”狂跳的声音。

    “出来!”

    鬼老怒吼一声,朝着周围一连挥出好几掌,可结果都只是击中了空气。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