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七章 永远跪着!
    “郑广义,好心提醒你一句,快点给唐小姐道歉,否则后悔都来不及。”陈汉龙冷笑道。

    “道歉?我是什么身份,岂能给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道歉,我不管他是什么人?既然打了我儿子,今天这事就不算完,我倒要看看他是什么牛逼人物。”

    “你在找死!”听到郑广义出言不逊,陈汉龙上前两步就要动手。

    “算了!”楚寻开口道。

    说完,楚寻朝着郑广义走过去,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郑广义想躲,可不知道为什么却躲不开。

    “我们走吧!”

    楚寻拉着唐柔向外面走去,陈汉龙看了郑广义一眼,冷笑一声,急忙跟上。

    众人有些疑惑,难道就这样完了?

    “扑通!”

    郑广义脸色突变,他感觉自己的双腿突然不受控制了,双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

    听到动静的陈汉龙回头看了一眼,一怔之后满脸幸灾乐祸,他知道这肯定是先生的杰作。

    唐柔也好奇的看了一眼,看到郑广义朝着他们的方向跪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楚寻嘴角掀起一抹嘲讽,既然不愿意道歉,那这辈子就这样跪着吧!他刚才拍郑广义肩膀的时候,两道真元之力已经传过去破坏了他腿部的神经。

    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没人能医好郑广义的腿。

    “我的腿我的腿”

    郑广义彻底慌了,他试着挣扎,可双腿根本不受控制。

    刘勇和另一个人男人惊骇的看着李天。

    李天擦擦额头的冷汗,看着两人叹息道:“这下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做了吧?”

    两人神色惊恐,急忙点头,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郑广义肯定不是突然变成这样子的,一切都跟那个年轻人有关。

    “我的腿,我的腿不能动了,是他是他”

    郑广义想到了楚寻之前拍他的肩膀,之后他就变成了这样,已经陷入慌乱的他发疯似得大吼起来。

    “哎!”

    李天叹口气,走过去想扶起郑广义,其他两人也跟过去帮忙。

    可他们使劲一扶竟把郑广义拎了起来,身在半空双腿还保持着下跪的姿势。

    “爸,你的腿”郑乾早就吓傻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李天和刘勇等人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刘勇和两一个男人更是感激的看着李天。如果不是李天,他们或许也会变成这样子。

    都是古江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见谁都是这副跪拜的样子,那他们还要不要做人了?

    楚寻带着唐柔离开学校。

    陈汉龙负责三人的午餐。

    紫竹林会所!

    古江市最顶级的会所,没有之一。

    紫竹林会笼络汇聚了古江市各方富豪大佬,汇聚成一张强大的关系网。

    据说,紫竹林会所的幕后老板是个女人,极其神秘,几乎没人见过。

    紫竹林会所乃是会员制,毫不客气的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会员卡从铜卡,银卡,金卡,钻石卡,到最顶级的紫卡。

    铜卡只能在一到三层消费,银卡四到七层,以此例推。

    以陈汉龙的身份,也只有金卡。

    紫竹林会所从外面看很普通,但进到里面才知道这里的奢侈程度,比起燕京赫赫有名的“天上人间”也不堪多让。

    九层,一间豪华奢侈的贵宾厅中。

    唐柔看着满桌子的珍馐美味,不由得食指大动,她虽然是个明星,但也没有获取紫竹林会员卡的资格。

    在这里,从来都是以金钱为衡量标准,没有一个亿的资产,你连一张铜卡都无法获得。

    “先生对这里还满意吗?”

    陈汉龙略微有些得意的问道,论起吃他可是行家,紫竹林会所的菜在外面根本吃不到。

    “还行!”

    楚寻品尝了离他最近的几道菜便放下筷子。

    “楚寻哥哥,你嘴巴也太挑了吧,听说这里的厨师都是从全国各地高价聘请的一方大师。”唐柔对这些菜很是喜欢。

    楚寻轻笑,他吃过的东西岂是这些能比的。

    “你喜欢就多吃点!”楚寻说道。

    “楚寻哥哥,你吃过比这还好吃的东西吗?”

    楚寻点点头。

    “楚寻哥哥吹牛,我就不相信还有比这里更好吃的菜了,除非楚寻哥哥吃过龙胆凤髓。”唐柔浅笑着打趣。

    “龙胆凤髓我还真吃过,一些太古遗种,比如九头黄金狮子,鲲鹏等凶兽我也吃过,味道还不错!”

    想当初他斩下九头黄金狮子一颗头颅,炖了一锅汤,撕下鲲鹏翅烧烤,这些都是太古遗种,大凶之后,那味道真是美味无比。

    “楚寻哥哥真能吹牛。”唐柔“咯咯”笑开了,她压根不信,这些都是神话里面的东西,怎么吃得到?

    倒是陈汉龙看了楚寻一眼,他有种感觉,楚寻说的绝对是真的。

    与此同时,郑广义被李天几个人送到了是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的所有专家汇团,列出了一系列的治疗方案。

    可他们不知道,就算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治不好郑广义的腿。

    另外,白家也是所有成员汇聚一堂。

    除了白家的嫡系成员,还有一名脸色苍白的青年,王松。

    “王松,你到底干了什么?说。”白家家主白仁安冷眼盯着王松,怒喝道。

    王松吓得身体一颤,“我什么也没干,我也不知道龙鹰会的人为什么要抓我?”

    “什么也没干?说的轻巧,那龙鹰会的人为什么找上你?好好的寿宴都是因为你变成了这样子。既然这样,我只能把你交给龙鹰会了。”白仁安冷笑道。

    “大哥,你先消消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还没弄清楚,一个小小的龙鹰会敢跟我们白家对着干,这里面绝对大有文章。”白仁安的弟弟白仁杰站起身说道。

    “有个屁的文章,我看龙鹰会纯属在作死。”白家老三白仁雄站起来,怒声道。

    “父亲,你看这事”白仁安看向一旁闭目养神的白老太爷。

    白老太爷睁开眼,咳嗽了两声,慢吞吞的说道:“白家在古江市屹立百年之久,从来不是靠妥协存活的。一点小把戏,还不至于吓到我这个糟老头。”说完,慢慢的站起身,示意佣人扶他进去。

    三兄弟朝着老太爷的背影鞠个躬。

    “父亲的意思你们也听出来了吧?”白仁安看向自己的两个弟弟,眼底历芒闪烁。

    白仁杰和白仁雄点点头,白家不容任何人挑衅。

    “龙鹰会这只蚂蚱蹦跶的太欢了点,让人很是厌烦,也是该清理清理了。”白仁安冷笑着说道。

    白家嫡系成员纷纷点头。

    一场针对龙鹰会的阴谋正在酝酿中!

    楚寻这边吃过饭后正准备离开。

    唐柔邀请楚寻去她家。

    楚寻答应了!唐柔的父母以前对他很好,理应去拜访。

    电梯到了,门打开后里面还有人。

    楚寻三人进电梯后,里面的两个青年盯着唐柔猛瞧。

    “这不是最近蹿红的那个小明星吗?叫唐什么来着?”身穿白色西装的青年盯着唐柔说道,张嘴满嘴酒气。

    “唐柔。”另一个平头青年说道。

    “对对对,就是叫唐柔。近看长得还真不赖。”白色西装青年凑近唐柔,“你是不是唐柔?”

    唐柔退后两步,皱皱眉,没说话。

    “哎呦!还挺拽的。”白色西装青年怪笑一声,伸手就去拉唐柔,“走,陪哥哥去喝两杯。”

    唐柔急忙躲在楚寻身后,白色西装青年抓了个空。

    “滚开!”白西装青年朝着楚寻吼道。

    陈汉龙脸色一怒,敢对楚寻无礼,上前一步就要动手。

    “轰!”

    一声巨响,电梯猛的颤抖了一下。

    白西装青年突然倒飞,就像是被大货车撞上一般,整个人猛的撞在电梯内壁,然后双眼一翻,软软的滑落在地。

    平头青年吓得直接贴在电梯一侧。

    因为西装青年滑落后,电梯内壁被生生撞出一个人形痕迹。

    陈汉龙放下手,不屑的看了一眼昏死过去的白色西装青年,暗骂一声不知死活的玩意。

    唐柔既害怕又疑惑,她根本没看到是谁出手的。

    电梯还有一男一女,惊恐的缩在角落不敢吭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