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六章 杂鱼而已!
    此时,学校最后面开辟出的一个小院子里,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正在慢吞吞的给院子里的花草浇水。

    四个紫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突然,站在最左边的中年男子手机响了,他正是郑广义。

    郑广义看着来电显示,然后朝老人弯弯腰,“老师,我接个电话。”

    “去吧!”老人头都不抬的说道。然后有对其他几个人说道:“你们也去忙吧!今天是校庆,你们能回来看看算是有心了,就别陪我这个糟老头浪费时间了。”

    “老师,那我们先走了,有时间再回来看您!”

    说话的中年男子气质儒雅,如果陈汉龙在这肯定认识,正是在珍宝轩和楚寻发生过冲突的李天。

    眼前这位老人是他们的恩师,他们四个都是出自古江大学,现在也都事业有成。

    四个人朝老人鞠个躬,然后离开了。

    出了院子,郑广义才接通电话。

    电话接通后,没一会,郑广义的脸色一片铁青。

    “老郑,怎么了?”李天好奇的问道。

    “混蛋。”郑广义怒骂一句,“小乾在学校被人打了。”

    郑广义女人很多,但却是有郑乾一个儿子,现在唯一的儿子在电话里哭着求救,他能不火吗?

    “谁的胆子这么大?”李天问道。他也只是好奇,这父子俩一个德行,郑乾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孩。

    但因为郑家插手,这些事最后都被压下去了。现在郑乾在学校被打,谁有这个胆子?

    “不知道!我得赶紧去看看。”

    “我们也去看看吧!毕竟小乾是我们看着长大的,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吃亏不是?”说话的叫刘勇,现在也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

    郑广义也没拒绝,四个人朝着休息室的方向快步而去。

    郑乾打完电话后聪明的选择了闭嘴,他知道只要出声,肯定会招来一顿毒打!

    但他狰狞的眼神却隐藏不住。

    陈汉龙不时的看表。

    “你最好祈祷你老子快一点,否则你的腿可就保不住了。”

    郑乾心里七上八下,他知道,眼前这人就是个疯子,如果他老爹半个小时赶不到,那对方肯定会打断他的腿。

    庆幸的是,只过了十多分钟郑广义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

    郑广义看到郑乾的惨样,顿时眼睛都红了。

    “爸,你可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被打死了。”郑乾可算是盼到了救星,扯着嗓子哭喊起来,“爸,你快让人抓住这几个杂碎,我要把他们剁碎了喂狗。”

    “嘭!”

    陈汉龙二活没说一脚踹在郑乾脸上。

    “说话小心点,嘴里再这么不干不净,恐怕死的就是你了。”

    郑广义老脸铁青,他都来了,可对方还毫无顾忌的动手,因为陈汉龙是背对他,所以他也不知道动手的人是谁?

    “你在找死?”郑广义怒吼一声,心里已经动了杀意,不管是谁,敢动他儿子都要死。

    “郑董好大的威风。”陈汉龙冷笑着转过身。

    郑广义看清陈汉龙后,不由得怔了一下。随之大怒,“陈汉龙,你知道你打的是谁吗?”

    “知道啊!不就是你那个废物儿子嘛。”陈汉龙无所谓的说道。

    “好好好!”郑广义怒极反笑,指着陈汉龙道:“别以为你有个什么龙鹰会就自以为可以一手遮天,别人怕你,我郑广义可不怕。”

    “郑董有什么手段尽管可以使出来,我陈汉龙接着就是。”陈汉龙不屑一顾。论实力,他的确比不上郑广义,但他现在身后站的是楚寻,那他还有什么好怕的?

    郑广义不由的皱皱眉,这陈汉龙以往见了他可不敢这样嚣张,到底是谁给了他这么大勇气。

    “陈董,大家都是生意人,和气才能生财,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份啊?”刘勇上前帮腔。

    “陈汉龙,按年龄我们都算是长辈,教训小辈也该有个度。就算小乾什么地方得罪了你,那你大可以通知广义,大家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谈不好吗?干嘛非得闹这么僵呢?”另一个中年也站出来说道。

    郑广义脸上不由得浮现出笑意,刘勇他们都是跟自己都是师出同门。他一个人想要吃下陈汉龙的确有点难。如果他们几家合在一起呢?到时候别说一个陈汉龙,古江市除了那些老牌家族,其余的任何势力都得退避三舍。

    “陈汉龙,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别怪我们翻脸不认人。我倒要问问,我儿子如何得罪你了。”郑广义言语间把其他几家也带进去了,他就不相信陈汉龙敢一个人对抗他们四个人。

    “你这个废物儿子没得罪我,但他得罪了唐小姐。我也把话放在这儿,你今天要是不给唐小姐一个满意的交代,那你也别怪我翻脸。”

    “什么?”郑广义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扫了一眼唐柔,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陈汉龙说道:“你为了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要和我们对抗。”

    刘勇和另一个男人也是满脸不可思议,然后神色鄙夷,这陈汉龙真是色迷心窍,猪油蒙了心。

    李天也顺势扫了一眼,可仅仅一眼就让他腿肚子发软。吓到他的肯定不是唐柔,而是她身边那个神色平静的青年。

    原来是跟这位爷有关,怪不得陈汉龙底气这么足。他可是亲眼见过,楚寻随手制作的玉牌可挡子弹,这可是神人啊!

    凡人能得罪神灵吗?答案显而易见。这一刻李天有撒腿就跑的冲动。

    “楚寻哥哥”唐柔拉拉楚寻的袖子,小脸满是担心,这几个人都是古江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她虽然没接触过,但却了解过。

    “放心!只是些小杂鱼而已。”楚寻无所谓的说道。在他眼里,除了他关心的人,其他人都是无关紧要。

    若是他愿意,顷刻之间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取了这些人性命。

    小杂鱼?

    唐柔不由得暗自心惊,这几个人都是各行业大佬,在她楚寻哥哥嘴里竟然变成了小杂鱼。可她有种感觉,楚寻不是在吹牛。

    三年没见,她的楚寻哥哥变得太神秘了!看来的找个机会问问,唐柔在心里偷偷想着。

    “陈汉龙,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情种啊!你是打算学吴三桂冲冠一怒为红颜吗?”郑广义满脸鄙夷,他以前还觉得陈汉龙算个人物,现在看了根本就是个白痴,冷笑道:“陈汉龙,你别忘了,自古红颜多薄命,你就不怕这位唐小姐一不小心”

    “郑广义,你给我闭嘴!”李天大吼一声。眼看郑广义越说越过分,他额头的冷汗都下来了,毕竟是师出同门,他不能眼睁睁看着郑广义送死。

    郑广义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天,刘勇和另一个男人也是满脸错愕,这李天是吃错药了吗?怎么对自己人突然吼开了?

    “广义,这事是小乾的错,你就给唐小姐道个歉吧!”李天一边说,一边对着郑广义偷偷使眼色。

    郑广义和刘勇等人都是人精,身在商场,没点脑子早就被别人吞的连渣都不剩了。他们立马想到,这里有人让李天感到害怕!

    到底是谁呢?能让李天害怕,这人分量绝对不小。

    李天急的冒冷汗,顾不上那么多,几步上前走到楚寻跟前,低下头恭敬道:“先生,你好记得我吗?”

    李天的语气透着讨好之意!

    “记得。”楚寻淡淡的说道。

    郑广义和刘勇等人不由得愣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让李天害怕的竟是这个年轻人。

    “广义,你还愣着干嘛?快过来见过先生。”李天拼命的朝郑广义使眼色。

    郑广义看着楚寻神色闪烁,难道这个年轻人是燕京那些大家族出来的?可就算这样,也不至于让李天这样卑躬屈膝吧?

    李天脸色微变,微微叹口气,他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剩下的看郑广义的造化了。

    倒是刘勇和另一个男人,相视一眼,走过来学着李天的样子朝楚寻弯了弯腰,道:“先生好!”

    他们不是傻子,他们从李天的神情中看到了害怕,他们不认识楚寻,但他们了解李天,能让李天害怕,这个年轻人的能量不可小觑。他们和郑广义交情是不错,但还没到为他豁出身家性命的地步。

    “老李,你老实说,这位小哥是谁?”刘勇悄悄凑近李天低声问道。

    李天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多问。

    刘勇心里咯噔一下,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让李天害怕成这样?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