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十二章 神仙手段!
    他是什么时候贴近自己?

    医生的身手在赤血盟足以排进前十,可为什么敌人贴近的时候他没有一点感觉?

    别说是医生,包括孙鹰在内的所有人,都不知道楚寻是怎么突然间出现在医生跟前的。

    医生的反应很快,足下发力,以最快的速度爆退。

    楚寻嘴角勾起一抹嘲讽,任由医生退回到十几个人赤血盟的帮众跟前,轻轻摇摇头,然后转身看向绑在柱子上的几个人,伸手轻轻一划。

    “哗啦哗啦!”

    数道声响,铁链纷纷断裂。

    泰坦几个人眼睛瞪得像铜铃,这些铁链每条都有小孩胳膊粗,就算用专业工具想要割断也得需要好些时间。可他们眼前这个年轻的像大学生似的男人,只是手指轻轻一划,这些铁链就像刀切豆腐一样纷纷断开。

    他是神仙吗?只有神仙才有这种手段吧?

    狐狸早已奄奄一息,铁链断开后身体便软软的滑倒。

    孙鹰大步跑过来跪在楚寻面前,“求先生救救狐狸,我孙鹰愿意做牛做马来报答先生。”

    他亲眼见过楚寻救治黑皮,现在能救狐狸的只有楚寻了。

    楚寻走过去,手掌贴上狐狸胸前的伤口,真元之力源源不断的渡了过去。就算孙鹰不求他,他也会救狐狸,毕竟狐狸是因为他的事才受伤的。

    楚寻向来恩怨分明。

    人受伤或者做手术后都会元气大伤,而修仙者的真元之力正是伤者需要的。有了真元之力的滋润,细胞像是瞬间被激活,狐狸胸前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咕噜咕噜”

    一阵吞口水的声音响起!

    泰坦等人目光呆滞,双腿一软全跪了下来。

    尤其是医生和他身后赤血盟的帮众,看到这一幕差点惊得要掉自己的舌头。

    “把他带回去,修养几天便会好。”楚寻收回手说道。

    此时,狐狸的气息已经平稳。

    “谢谢先生,我孙鹰以后就以先生马首是瞻。”孙鹰重重的磕了两个头。

    楚寻的视线移到医生那边。平淡的开口道:“王松呢?”

    “你们知道王松的身份吗?他可是白家的远房亲戚。”医生冷笑道。

    王松虽然微不足道,但却跟白家有着一点亲戚关系,白家可是老牌世家,势力雄厚,就连他们赤血盟也得仰望白家的鼻息存活。说白了,赤血盟也只不过是白家的一条狗。

    正因为这样,赤血盟才出手保护王松。

    如果把王松交出去引起白家不满,赤血盟可承受不起白家的怒火。

    楚寻厌烦的皱皱眉,什么白家黑家,跟他有什么关系?

    倒是陈汉龙神色有了变化,都是生意场上的,白家他岂会不知,那可是真正的庞然大物。虽说他也算个人物,但在白家面前却什么都不是。

    当然,他也不会因为这个就退缩,白家再厉害,能对抗神仙吗?

    “我再问一遍,王松在哪?”楚寻有些不耐烦了。

    医生一怔,他没想到搬出白家后,楚寻还能如此冷静,或许他是不知道白家的厉害,开口道:“小子,别以为你医术好就有什么了不起,惹到白家,神仙都救不了你。”

    “少他妈拿白家说事,快说王松在哪?不然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活。”陈汉龙怒声道,他是铁了心要抱楚寻的大腿了。

    “想杀我们?就凭你们”医生冷笑一声,然后一挥手。

    “呼啦!”

    十几把枪口对准了楚寻这边。

    “我现在倒要问问,是谁在找死?”医生满脸得意,他手里的枪口对准楚寻,“小子,我知道你有些装神弄鬼的手段,但在枪口下,还能装得起来吗?”

    赤血盟的人突然掏出枪,倒把孙鹰等人吓得不轻。

    陈汉龙迅速的将孙鹰挡在身后,然后急声道:“都到我身后去。”

    至于楚寻,他根本不担心,子弹要是能伤到楚寻,那才是怪事。

    孙鹰见陈汉龙要为他挡子弹,不由得眼睛一红,“大哥,你站我后面。”说着就要挡在陈汉龙面前。

    “大哥,鹰哥,你们躲在我后面,要死也是我先死。”泰坦奔过来挡在陈汉龙和孙鹰前面。

    “都给老子闭嘴,滚到我后面去,记得排成队。”陈汉龙又急又怒,这些蠢货,他有楚寻送的玉牌,子弹根本伤不到他。

    他这一声怒吼倒把场面震住了,孙鹰等人红着眼睛躲在陈汉龙后面。

    “真是兄弟情深啊!既然你这么着急去死,那我就成全你!”

    医生狞笑着扣下扳机。

    “砰!”

    医生眼睛瞪得大大的,他要亲眼看着陈汉龙脑浆迸裂。

    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枪声过后,陈汉龙身前凭空升起一阵涟漪,子弹竟是被挡了下来。

    医生整个人都僵住了,这种事别说见了,听都没听过。他身后的赤血盟帮众眼珠子都快鼓出来了。

    陈汉龙拿出玉牌,看到上面的裂痕,心疼的要死。恨不得把医生大卸八块。

    医生回过神之后,不由得惊慌起来。

    “砰砰!”

    医生疯狂的扣动扳机,他不相信,这一切肯定是幻觉。

    数声枪响过后,陈汉龙脚下落了六颗弹头,但他毫发无伤。

    与此同时,陈汉龙手里的玉牌爆开,化作齑粉。

    “还愣着干什么?快开枪”医生疯狂的大吼起来。

    陈汉龙脸色猛变,没了玉牌,以他血肉之躯岂能挡住子弹。

    这时,楚寻动了,化作一道流光闪过。

    “噗通,噗通”

    接二连三的倒地声。

    赤血盟的帮众就像割麦子似的倒下。

    几个呼吸间,除了医生外,其他人全部倒地,这些人嘴巴大张,眼球突出,脖子无力的耷拉着,他们的死法相同。

    医生手脚僵硬,冷汗浸湿了后背,他知道楚寻在他身后,可他没有勇气回头。生怕回过头之后就再也转不过来了。

    “王松在哪?”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医生心脏差点停跳。

    “扑通!”

    医生再也支撑不住了,像是被人抽走了全身的骨头,彻底瘫在地上,缓缓地抬起头,对上一双冷漠无情的双眼,瞬间让他血液都凝固了。

    “在白家,王松在白家,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医生惊恐的尖叫着往后爬,想要离楚寻远远的。此刻的楚寻在他眼里比魔鬼还可怕,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杀的人,只是眨眼的功夫,他的人全死了。

    未知的东西永远最可怕!

    “帮我给白家带个话,给他们一天时间,把王松送到龙鹰会。记住,只有一天时间。希望别让我亲自跑一趟。”

    说完,楚寻弯腰拍拍医生的头顶,然后站起身朝外面走去。

    “大大哥”

    孙鹰也是铁铮铮的汉子,此时却舌头打结,一句利索话都说不出来。

    “害怕了?”陈汉龙戏虐的说道。

    孙鹰猛点头,眨眼间就死了一大片,怎么杀的人的没看清,能不害怕吗?

    “你是不是还想问,子弹怎么没有伤到我?”

    孙鹰说话不利索,只能猛点头,他躲在陈汉龙身后,什么都没看到。

    陈汉龙摊开手,掌心只剩下白色粉末,心疼的说道:“这原本是一块玉牌,是先生赏给我的,戴在身上寒暑不侵。并且可以保命,就算大卡车高速撞击也可保我无恙,当然也可以挡子弹。可惜的是只能用一次。”

    “能挡子弹!”孙鹰喃喃的说道。

    “要不然你以为我是铜皮铁骨啊!”陈汉龙没好气的说道,然后拍拍孙鹰的肩膀,“先生乃是神仙般的人物,以后对他一定要尊敬。”

    孙鹰想起之前刚见楚寻时,言语不敬,冷汗唰的就流下来。

    “你们几个,今天的事情不准往外说,先生喜欢安静,不想太高调,懂吗?”陈汉龙对泰坦等人说道。

    泰坦等人早就被楚寻的手段折服了,到现在脑袋还晕晕乎乎的,听了陈汉龙的话,急忙纷纷点头。

    “大哥,他怎么办?”孙鹰指着医生,眼底闪过狠辣之色。

    “先生说不杀他自有用意,暂时留他一命吧!”陈汉龙说完,挥挥手道:“我们也走吧!”

    一群人出了梦天堂酒吧,看到楚寻站在车旁,陈汉龙急忙跑过去。

    谁知道孙鹰比他还快,先一步到了楚寻跟前,飞快的拉开车门,“先生,请上车!”

    陈汉龙气得差点上去给孙鹰一脚,这家伙太无耻了,竟然抢了他拍马屁的机会。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