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敬若神明!
    清晨,一辆劳斯莱斯行驶进潜龙山庄,在楚寻的别墅前停下。

    陈汉龙下车,整理一下衣服,朝着别墅走去。

    走了几步,陈汉龙神色出现疑惑,然后继续向前走。可没过多久,他的脸色一片震惊。别墅明明就在眼前,可他怎么走都走不到跟前,好像一只在原地踏步。

    陈汉龙不敢妄动了,这肯定是神仙的手段。

    司机看到陈汉龙站在不走了,还一个劲的擦汗,心想陈汉龙是不是生病了,急忙下车朝陈汉龙跑去。

    “别过来”

    陈汉龙看到司机跑过来急忙出声,可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僵住了,朝他跑来的司机突然就消失了。

    “陈董陈董”

    司机小李也遇到了同样的事,陈汉龙明明在他眼前,却突然消失不见了。难道是见鬼了,小李额头的冷汗唰的就下来了。

    还在修炼中的楚寻霍然睁开眼,眉头微皱便舒缓开来。

    陈汉龙一动也不敢动,生平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让他连大气也不敢喘。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他面前。

    陈汉龙脸色一喜,急忙弯腰,恭敬道:“先生!”

    “跟着我。”

    楚寻转身,陈汉龙急忙跟上。

    走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别墅,他的车,还有瘫坐在车边大喘气的小李都在。

    陈汉龙神色更加恭敬了,这肯定是先生的手段。

    “找我有事?”楚寻问道。

    陈汉龙急忙低头道:“先生,你之前让我调查的车牌号有线索了。”

    楚寻呼吸一滞,只有关于父母的事才能引起他的情绪波动。

    “这个人我已经找到了”

    陈汉龙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寻打断,“带我去见他。”

    陈汉龙急忙过去打开车门,让楚寻先上车。

    司机小李傻傻的看着跑前跑后的陈汉龙。

    “你自己想办法回去,还有今天看到的事给我烂在肚子里,知道吗?”

    小李急忙点头,陈汉龙的底细他多少知道一些。还有他之前遇到的怪事,加上陈汉龙对楚寻的态度,他再傻也能猜想到一些。

    陈汉龙亲自为楚寻驾车。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家叫后海的酒吧前。

    一个身体壮硕的男子早在门口等了,看到陈汉龙下车,笑着迎了上去,“大哥。”

    陈汉龙却没理会他,几步走到后面打开车门,楚寻迈步下车。

    壮硕男子楞了一下,他叫孙鹰,跟陈汉龙是把兄弟,当初一起打天下,创下了龙鹰会的招牌,占据古江市半个地下世界。

    后来陈汉龙漂白,龙鹰会就交由他打理。

    他跟陈汉龙认识二十多年了,从没见过他这个样子。心里既纳闷又生气,看楚寻的样子完全像个大学生,他何德何能让他孙鹰的大哥如此恭敬?

    “大哥,这小子是”

    “闭嘴!”陈汉龙被孙鹰不敬的语气吓了一跳,急忙出声呵斥,然后对着楚寻低头道:“先生请原谅,他无意冒犯!”

    “没事!”楚寻淡淡的道,这点小事还至于让他动气。

    “还不过来给先生道歉。”陈汉龙对孙鹰吼道,还一边挤眉弄眼。

    “大哥,我说什么了你就让我道歉?”孙鹰闷声说道。他好歹也是一帮之主,怎么可能莫名其妙对一个年轻人道歉。

    “你还敢说,是不是现在翅膀硬了,不认我这个大哥了。”陈汉龙脸色沉了下来。

    孙鹰鼓着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陈汉龙,“大哥,你到底怎么了?”

    陈汉龙偷瞄了一眼楚寻,心里忐忑不安,但楚寻不发话,他也不能明说。只能偷偷对着孙鹰挤眉弄眼,生怕孙鹰说出什么更过分的话。

    楚寻没心思在这种小事上纠缠,眉头微微皱起!

    陈汉龙注意到了楚寻的表情,心里咯噔一下,要是孙鹰惹恼了楚寻那可就不好了。扭头看向孙鹰,道:“让你找的人呢?”

    “我已经让人去抓了,应该很快就到。”孙鹰闷闷的说道。

    陈汉龙差点跳起来给孙鹰一巴掌,他在电话里千叮咛万嘱咐,动作一定要快,可到现在人还没抓到。

    就在此时,一辆白色金杯快速驶来,很快就到了跟前。

    车门打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一头栽了下来。

    “黑皮”

    孙鹰大吃一惊,急忙跑过去。

    “鹰哥,快救泰坦哥他们”

    “发生了什么事?”孙鹰红着眼睛怒吼。

    “我们”黑皮胸前有一道骇人的刀伤,深可见骨,这一路不知道流了多少血,能撑回来都是个奇迹,勉强说了两个字便昏死了过去。

    “让开!”

    楚寻走过去在黑皮跟前蹲下。

    “你干什么?”孙鹰怒吼。

    陈汉龙一把抓住孙鹰,低声道:“别着急,我相信先生有办法。”

    “有个屁的办法,他是医生吗?他能救黑皮吗?”孙鹰红着眼睛,大声咆哮,指着楚寻怒吼:“你他妈别动我兄弟,不然老子砍死你。”

    楚寻手掌贴上黑皮胸前的伤口,一股真元之力渡了过去,黑皮胸前的伤口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待楚寻抬起手,孙鹰整个人如遭雷击,眼睛鼓得像青蛙,满脸难以置信,黑皮胸前刚才深可见骨的伤口竟然消失。

    陈汉龙一直对楚寻敬若神明,但这一幕也让他惊讶的差点咬到舌头。

    “大哥,他”

    孙鹰好半天才找到自己打结的舌头,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陈汉龙深呼一口气,勉强压下下跪的冲动,尽量压低颤抖的声音,悄声道:“你下你该明白我之前为什么那么做了吧?先生乃是神仙下凡。”

    孙鹰偷瞄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楚寻,心里七上八下,这种神鬼手段,他只在神话剧中看到过。当下再也顾不上自恃身份了,再说他这个一帮之主能跟神仙相提并论吗?慌张的跑过去跪在楚寻面前,“神仙饶命,我之前有眼无珠,还请神仙大发慈悲,不要跟我计较!”

    “先生,孙鹰无意冒犯,还请先生高抬贵手,饶他一次!”孙鹰毕竟是自己的兄弟,陈汉龙急忙上前帮着求情。

    “你们起来吧,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

    随着楚寻的话,黑皮慢慢睁开眼睛,神色一片迷茫。当看到跪在地上的孙鹰,急忙一咕噜爬起来,“鹰哥,你这是”

    话还没说他自己先愣住了,呆滞的摸摸胸口,然后满脸惊讶,语无伦次的惊呼:“我的伤我是在做梦吗?我的伤好了”

    “还愣着干嘛?你的伤是先生医好的,还不快谢谢先生!”

    陈汉龙管楚寻喊先生,孙鹰此时也跟着这样叫,不给黑皮反应的时间,直接按着他跪倒在地。

    黑皮本来有些迷糊,当听说是楚寻医好了他的伤,不由得多看了楚寻几眼,况且他相信孙鹰不会骗他,急忙说道:“谢谢先生!”

    楚寻摆摆手,示意三人起来。

    等三个人站起来,楚寻才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黑皮不由得看向孙鹰。

    “看我干什么?先生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孙鹰怒斥了一声。

    孙鹰赶紧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原来古江市以古江闻名,又以古江为界限,江南属于龙鹰会的地盘,江北则由一个叫赤血盟的帮会占领。

    他们查到那辆车的时候,发现已经转了好几手,原本的车主叫王松,而王松人就在一家叫梦天堂的酒吧!

    梦天堂属于赤血盟的地盘,他们本想悄悄弄走王松,赤血盟总不会因为一个普通人跟他们翻脸。谁知道这王松竟跟赤血盟一个高层有关系。

    结果,他们刚找王松准备带回来的时候,就被赤血盟的人围攻了,黑皮是冒死逃出来报信的。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