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囊中羞涩!
    楚寻心里苦笑,看来只能在欠一次陈汉龙的人情了。

    “可以打个电话吗?”楚寻看向红菱。

    “当然可以!”红菱点头,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打个电话,估计是要寻求外援,这样她的佣金又可以多出许多。

    “麻烦借你的手机用一下!”楚寻走上前,朝着红菱伸出手。

    “呃!”

    红菱整个人都愣住了。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同时一愣,然后轰然大笑起来。

    “小子,你不会穷的连手机都没有吧?”

    红菱愣神之后很快清醒过来,古怪的看着楚寻,“你说手机号,我来帮你打!”她的手机里面有很多秘密,关系着古江市许多大佬,岂能轻易借给别人。

    “我不知道号码?但我想你的手机里应该有他的电话。”他早已看出这个红菱不简单,能把这么多富豪聚集在这么一个小地方,关系网肯定非常庞大,他在陈汉龙的办公室看到许多古玩,或许就是出自这里。

    楚寻话音落下,在场的人再次石化,就连红菱也是一副便秘的表情。

    “没有手机,也没有手机号码,这小子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有人戏虐的说道。

    周老板也是气得胃疼,他没想到竟被一个神经病小子戏弄了,看来这2000万是花定了。

    红菱脸色也不好看,之前被楚寻的风轻云淡的气度欺骗了,忘了验资就让他进来,没想到现在却闹出这样的笑话。

    “只是打个电话,很为难吗?”

    看到红菱没反应,楚寻淡淡的开口。

    “你要给谁打电话?”红菱语气很不好。

    “陈汉龙,你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

    “陈汉龙,天源集团的陈董?”红菱满脸诧异的问道,“你真认识陈董事长?”

    楚寻思索了一下,开口道:“见过一次!”

    红菱脸色一阵涨红,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陈汉龙他当然知道,在场的人也肯定认识,比资产,在场的这些人都不输陈汉龙。但陈汉龙有一样东西令人非常害怕,那就是他虽然洗白了,但还控制着古江市半个地下世界。

    见过一次就让她打电话?别看她建立了古江市各方大佬这张关系网。但如果真得罪陈汉龙,恐怕愿意站出来为她说话的人根本没几个。

    “这小子真的有神经病。”

    “小子,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但你今天的做法让我损失了2000万,希望你做好死的准备!”

    “搞了半天是个神经病,说出去真是丢人!”

    红菱俏脸含煞,今天这件事让这些富豪丢了面子,看来她又得下血本重新维持这些关系了。心里不由得对楚寻恨得要死。

    就在红菱准备叫人把楚寻扔出去的时候,楚寻却率先开口,“只是一个电话而已,如果陈汉龙真的来了呢?好好想想!”

    红菱一时有些为难,楚寻说得对,如果陈汉龙真的愿意来呢?她把楚寻扔出去,不是就得罪了陈汉龙吗?可如果她打了这个电话,也有可能得罪了陈汉龙

    红菱不由得有些头疼。

    “红菱小姐不用为难,我跟陈董也有些交情,这个电话我来打。我就不信这小子会认识陈董,让我来揭穿他。”那个儒雅的中年人站起来说道。

    “那就谢谢李董了。”红菱不由得感激,这个电话由别人打最好不过了。

    “红菱小姐客气了!事后可要记得请我吃饭啊!”儒雅男子微微一笑。他打这个电话,一可以帮红菱解决难题,让她对自己心存感激。而也是向其他人证明他的人际关系网,可谓是一箭双雕。至于楚寻,那根本就是顺带的。

    电话打过去后很快便接通了。

    “陈董你好!我是李天。”儒雅男子笑着说道。

    “原来是李董事长,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手机那边传来陈汉龙的声音。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珍宝轩,我这边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关系到陈董你,所以我打电话求证一下。”

    “关系到我?什么事?”

    “是这样,有个小兄弟,他说认识你,让你来一趟珍宝轩。”

    “认识我?叫什么名字?”

    “好像叫什么楚寻。”

    “哐啷嘟嘟嘟”

    重重的挂电话声,然后就是一阵忙音。

    陈汉龙听到楚寻两个字,跟被电打了似的,扔掉电话,飞快的朝门外跑去,边跑边大吼,“快给我备车!”

    这边,李天拿着被挂断的手机怔了怔,然后再次拨过去,却没人接听。

    “陈董怎么说啊?”有人问李天。

    “陈董把电话挂了。”李天顿了顿,神色疑惑的说道。

    “陈董挂了电话,这就证明他压根不认识这小子。”

    “有道理,我们再次被这个神经病给耍了。”

    李天皱皱眉,他总觉得陈汉龙的反应有点奇怪,为什么听到楚寻的名字后,挂电话这么急促呢?

    “你真的认识陈董?”李天看向楚寻,他有种感觉,楚寻没有说谎。

    楚寻眼睑微垂,像是没听到。

    “还敢在这里装神弄鬼,红菱小姐,还不叫人把这小子扔出去。”有人叫嚣。

    “这种粗活怎么好意思麻烦红菱小姐呢,交给我就行了。”周老板阴测测的说道,然后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出去。

    没一会,两个五大三粗的黑衣壮汉走了进来,径直走到周老板跟前,齐声道:“老板,有什么吩咐?”

    “给我把那小子拖出去,打残了喂狗。”

    其他人满脸幸灾乐祸,看来周老板是真生气了,这小子惨了。

    两个壮汉点点头,眼神狰狞的走过来。楚寻太瘦弱了,这两人根本没放在心上,就跟拎小鸡仔似的去抓楚寻的肩膀,想把他拎出去。

    原本眼睑微垂的楚寻霍然睁开眼,闪过一抹寒芒,双手的食指猛的点出。

    “嗤,嗤!”

    两道轻响声!犹如利刃穿透树叶。

    两个壮汉感觉掌心传来钻心的痛,低头看去,他们的掌心竟被一根手指贯穿,这才同时发出一声惨叫。

    “聒噪!”

    双拳猛的击出,击中两名壮汉的咽喉,惨叫声戛然而止,两个人同时被击飞出去,重重的跌落在周老板面前,昏死了过去。

    周老板瞳孔放大,脸上的肌肉狠狠地抽搐了几下。

    其他人也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昏死过去的保镖,眼神呆滞!

    楚寻慢慢收回手,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淡淡的开口:“2100万!”

    众人好半天才惊醒过来,面面相窥,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楚寻的视线移到周老板身上,“你还要继续加价吗?”

    周老板话还没出口,一道身影已经冲了进来,正是陈汉龙。

    陈汉龙无视其他人,看到楚寻急忙走过去,恭敬的说道:“先生!对不起,我来晚了。”

    这句话让在场的人都是心里一突,陈汉龙竟然对一个年轻人如此恭敬,难道他是大家族出来的?可这也不对啊,大家族出来的怎么会没钱呢?

    “麻烦你跑一趟了。”看陈汉龙满头大汗,就知道他这一路有多着急了。

    “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汉龙扫了一眼其他人,眼神阴狠。

    “没事,只是看上一件东西,怪我囊中羞涩,拼不过这位周老板,只能麻烦你了。”

    陈汉龙眼神盯上那位周老板,神色阴翳,“周老板真是财大气粗啊!”

    那位周老板从陈汉龙进来就意识到事情大发了,他的运输生意就在陈汉龙的地盘,干笑道:“陈董,只是个误会,我愿意给这位小兄弟道歉!”

    “小兄弟?这他妈也是你能叫的?”陈汉龙破口大骂,连他都称呼先生。

    不给周老板反驳的机会,陈汉龙对着楚寻一躬身。

    “先生放心,这事交给我来办!”陈汉龙说完,眼神扫视一圈,冷声道:“从现在开始,各位可以竞价。但不管你们出多少钱,我陈汉龙都比你们多出两成。”

    之前大家都不相信楚寻会认识陈汉龙,所以才戏弄他的。

    现在事情已经很明朗了,而且陈汉龙对楚寻的态度太恭敬了,事情跟他们想象的出入很大,这个时候还有那个不开眼的跳出来,那不是摆明了找不自在吗?

    所以,陈汉龙说完后,没有一个人吭声。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