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故意刁难!
    “此剑出自西汉王侯墓,是身份的象征,底价100万,各位老板出价吧!”

    红菱言简意赅,没有过多介绍此剑,估计她所知道的也不多。

    “不知道红菱小姐可找专人看过?”一个老板开口问道。

    “周老板请放心!珍宝轩三个字可不只是招牌,更是信誉的保证!此剑的收藏价值绝对大过现价。”

    听红菱这么一说,除了楚寻,众人纷纷的点头,因为珍宝轩从不出假货。

    “既然这样,我先来,100万!”那位周老板首先喊价。

    “200万!”

    “300万!”

    最后,这把剑还是被周老板买下,以500万成交。

    楚寻没想到,里面竟然以拍卖的方式出售东西。

    接下来,红菱打开另一个保险柜,捧出一个木盒,打开后里面是一部泛黄的字帖,然后慢慢展开。

    “这是张旭的肚痛帖。”已经有识货的人叫了出来。

    张旭是宋代嘉佑年间人,爱饮酒,肚痛帖更是他的巅峰之作!张旭的狂草,李白的诗歌,裴旻的剑舞并称“三绝”。

    由此可见张旭这部肚痛帖的收藏价值之大。

    “我出价500万!”

    还没等红菱报价,最早认出肚痛帖的人直接喊价500万。

    “600万!”

    “万!”

    这几个富豪纷纷叫价,大有不把肚痛帖拿不到手不罢休的架势。

    楚寻对这些压根没兴趣,坐在沙发角落兴致缺缺。

    “楚寻小弟弟,你不喊价吗?还是对我这几件东西看不上眼啊?”

    红菱这一说,其他人的视线移到楚寻身上,都是面露不屑。

    “恐怕不是看不上眼,而是囊中羞涩吧?”有人戏虐道。

    “红菱小姐这门槛是越来越低了,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有人语气充满不屑。

    “人要有自知之明,别以为身上有个几万几十万就是个人物了。我看还是花个万把块买点小玩意去哄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吧!千万别打肿脸充胖子,最后却是坑爹啊!”

    在他们看来,楚寻也许是个富家子弟,身上有那么几十万,完全是冲着红菱来的。

    “进了这里,必须得喊价吗?”楚寻淡淡的问道。

    “小弟弟说笑了,到哪都没有这个规矩,喊不喊价都是你的自由。”红菱娇笑道。

    楚寻点点头,再次陷入沉默。

    其他人看到这一幕,神色更加不屑。

    最后,张旭的肚痛贴以1000万的价格成交。

    红菱打开第三个保险柜,同样是木盒,只是比前两个小了些。打开后,一尊晶莹剔透的玉石出现在众人眼中。

    玉石成四方状,高低宽都是十厘米,看上去像一块白色豆腐。

    在红菱拿出木盒的时候,楚寻眼睛就微微眯了起来,他之前感应到的灵力波动就是来自这个盒子。

    当他看到里面的玉石时,下意识的坐直身子。

    “这是玉?”有人下意识的问道。

    因为这中洁白无瑕的玉石他们也是第一次见,怎么看都不像玉,更像是一块豆腐。

    “这的确是玉,各位看这玉的形状,像不像是皇帝的玉玺?”红菱询问。

    众人纷纷点头。

    “难道说这是某个皇帝的玉玺?”

    众人顿时激动起来,如果真是玉玺,那收藏价值难以想象。

    红菱摇摇头,笑道:“给位也知道,红菱只是中间人,这里所有东西都是委托之物。”

    这一点除了楚寻,其他人都知道。古江市的收藏家,土夫子,倒斗者,手里如果有好东西,都会送到珍宝轩!

    因为红菱是出了名的交际花,古江市的各方大佬几乎全认识,通过这层关系,这些东西比正规拍卖行可以多出几层价格。

    而且这些东西大多见不得光,珍宝轩是最好的销售渠道。而红菱,吃的就是中间的差价。

    “据我们了解,这块玉乃是当年始皇帝打造传国玉玺时的第一选择。只是后来出现和氏璧,这块玉才被搁置。”红菱顿了顿,继续说道:“这块玉能被始皇帝看中,自然非凡品。各位可上来亲手抚摸这块玉,自然会感受到这块玉的不同之处。”

    “能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就是一块好看点玉吗?”有人不信,走上前伸手抚摸这块玉,一摸之下,脸上出现惊讶之色,“这块玉是热的?”

    众所周知,玉是良导体,肌肤接触到玉石,玉石会以最快的速度吸收热量,然后迅速将热量散发在空气中。由此,人把玩玉的时候,会始终觉得玉是冰凉的。

    这块玉这么大,散热只会能快。这人抚摸玉石,便感觉到热量不断从玉身涌出,这才惊讶。

    这里的人大多对鉴别古玩冥器都有一定的造诣,听说玉是热的,便纷纷上前亲手试验。结果都大呼不可思议。

    “这绝对不是玉,应该是别的物质。”有人开口道。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这跟他们熟悉的玉质根本不同。

    楚寻不动声色,眼神却慢慢炙热。这的确是玉,而且是一块难得一见的宝玉,就算在异界也是十分稀少的,名叫暖玉。

    如果以暖玉打造佩饰,以真元激发,戴在身上便会寒暑不侵,处在四季如春的感觉中。而且,这块暖玉中竟然孕育出玉髓,就算在异界,也是价值无量的宝物。

    “红菱小姐,这块玉的底价是?”有人问道。

    红菱神色有些不自然,因为她也不确定这块白豆腐是不是玉,而且委托者的底价太高了点。

    “底价,1000万!”红菱还是说了出来。

    “1000万?疯了吧?”已经有人发出不屑的声音。

    “这个委托人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谁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说不定就是块动过手脚的破石头。”

    “还始皇帝呢?如果真是始皇帝的东西,谁能舍得拿出来拍卖?”

    红菱有些难堪!的确,谁也不会花1000万去买一块会发热的白豆腐。如果委托者不是老主顾,她也不会接受这次委托。

    “1000万!”

    就在大家嗤之以鼻的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众人回头望去,正是从进来到现在都一声不吭的楚寻。就连红菱都有些惊讶,有些不确信。

    “小弟弟,你说你出1000万?”红菱不确信的问道。

    楚寻点点头,道:“如果没人竞价,那么这个东西就是我的了吧?”

    “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有人小声说道。

    “该不会是委托者花钱雇来的托吧?”

    “我觉得有可能,看他那穷酸样,怎么可能拿得出1000万?”

    “是不是托,试试不就知道了。”之前那个周老板满脸阴笑,朝着红菱喊道:“我出1500万。”

    众人一愣,随之纷纷竖起大拇指。

    “周老板这招高啊!如果这小子真的是托,就会继续喊价。如果不是,那就原价把这块破石头自己买回去,哈哈”

    众人心神领会,不由得发出一阵哄笑!

    楚寻暗自皱眉,冷眼看向周老板的方向,沉声道:“你是故意的?”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呢?就允许你喊价,别人都喊不得吗?周老板是华庭实业的董事长,身价十几亿,难道他就不能用点零花钱买点小玩意?”

    周老板还没出声,已经有人站出来拍马屁外加指责楚寻了。

    “华庭实业,我记下了!”楚寻淡淡的说道,然后不再看这群人,视线移到红菱身上,轻声道:“1万!”

    结果,楚寻的话音刚落,那位周老板就跟上了,大笑道:“2000万!”

    楚寻眸子微寒,他身上只有陈汉龙送给他的2000万。

    看到楚寻沉默,有些立马叫嚣:“小子,你怎么不喊了?是不是怕委托人回去找你算账啊?”

    周老板表面平静,心里实则紧张,如果楚寻不继续喊价,那他就要花2000万买一块没用的破石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