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罪有应得!
    陈汉龙冷哼一声,招呼其他两人朝门口走去。

    倒是那个一身白色职业服,柳腰翘臀的女人经过楚寻的时候,脚步略微停了一下。

    楚寻沉默不语,通过玻璃门看着离开的三人。

    “真是晦气!”

    出了门的陈汉龙怒气难消。

    “陈董,小心”

    突然跟在他身后的女人惊叫出声,猛的在背后推了他一把。

    陈汉龙踉跄着扑了几步,还没等他站稳,只听“轰”的一声!

    紧接着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

    等他站稳扭头看去,顿时骇的面如土色,双腿发软。

    只见推他的女人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

    而走在他身边的那个男人却倒在血泊中,半个身子被压在一个偌大的天字下面。

    天,当然是天源的天。

    天源集团四个大字都是铁制,每个字都是两米多高,重达四五十斤,以电焊连接五十公分的膨胀螺丝焊死的楼顶,就算十二级大风都刮不动,此时却突然坠落。

    若不是女人推他一把,陈汉龙确定自己已经变成了肉酱。

    抬头望去,天源集团四个字少了个天字。

    一股寒意顺着尾巴骨直蹿上天灵盖,陈汉龙打个寒颤,其他几个字在他眼里好像也在摇摇欲坠,像是随时要落下来砸到他身上。

    他猛然想到那个年轻人说的话。下意识的看去,刚好通过玻璃门对上楚寻的目光。

    此时,整个大楼都乱了。

    里面的员工听说下面出事,个个伸着脖子往下看。

    更巧的是,精神病院来人了。

    但是没接到所谓的精神病患者,倒是刚好救了被压在天字下面的男子,临时充当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去了。

    陈汉龙腿软的跟面条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这完全是被吓得,刚才当众人抬起天字的时候,压在下面的男子双腿分离,是被金属字硬生生砸断的,鲜血流了一地。

    两个保安也顾不上看住楚寻了,急忙奔过去扶起陈汉龙,这可是最佳拍马屁的时机啊。

    楚寻被请到了一间豪华的接待室。

    至于陈汉龙和那个女人是被保安搀扶着进来的。

    见到楚寻,陈汉龙让保安离开后,几步上前,普通一声跪在楚寻面前。

    “我陈汉龙有眼无珠,冒犯先生,还请先生救救我。”

    楚寻沉默不语,心里则有些好笑。陈汉龙本来是没打算跪的,估计是腿发软,不由自主的跪下去的。

    果然,说完之后陈汉龙老脸一红,急忙爬起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来掩饰自己尴尬。

    楚寻的目光移到旁边俏脸煞白的女人身上,好奇的开口:“你身上是不是有玉牌一类的东西?”

    女人一愣,想了想后急忙从脖子上取下一个项链。

    果然,项链的吊坠是一枚玉佛!

    楚寻接过玉佛,看着陈汉龙淡淡的说道:“看来你命不该绝。”

    说完,弹指在玉佛上敲了一记。

    然后在陈汉龙和女人震惊的目光中,玉佛身上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纹,最后彻底碎裂。

    “这玉佛应该被加持过,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开光。玉本身就可以净化秽物,加上被加持过,所以这位女士当时才会有那么快的反应,救了你一命。”

    “这枚玉佛是我奶奶从福缘寺求来的,说是可以避灾减祸。”女人开口道。

    “谢谢!”陈汉龙对着女人鞠了一躬,要不是女人,他早就没命了。

    “陈董,你客气了!”女人急忙站起身说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羞涩。

    楚寻眼底露出一抹玩味,看来这位白女士对陈汉龙有意思啊!不过,他可不会闲的去做媒婆做的事。

    “我有事情问你。”楚寻看向陈汉龙说道。

    “先生请问。”

    此时陈汉龙哪敢端着架子,诚惶诚恐的说道。

    “我想像你打听两个人,一个叫楚天河,一个叫柳然,你可知他们去了哪里?”

    “柳然姐,你是来找柳然姐的?”

    陈汉龙还没说话,女人倒是惊呼一声。

    “你知道?”

    “当然了!我可是柳然姐一手提拔起来的。”说到这儿,女人有些得意,“我刚进公司的时候就是柳然姐的助手,没有她,我就坐不到今天的位置。”

    女人说完,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多,不由得有些尬尴。

    “请问先生找这两位是有什么事吗?”陈汉龙适时的开口道。

    “他们是我父母。”

    “啊?”

    陈汉龙和女人同时一怔!

    “你是柳然姐的儿子?”女人狐疑的看着楚寻,考虑了半响才说道:“可是一点都不像啊!”

    “什么不像?”楚寻下意识的问道。

    “柳然姐的办公桌上有张照片,我问过柳然姐,说是他儿子,叫楚寻,可是跟你长得一点都不一样啊!”女人如实说道。

    “我就是楚寻,如假包换!”

    修炼初期,洗精伐髓,脱胎换骨,容貌肯定会有变化。但这些他没必要对眼前这两位解释。

    楚寻的视线移到女人身上,“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白静!”女人赶紧回道。

    楚寻点点头。

    “你们知道我父母的下落吗?”

    陈汉龙和白静同时摇头。

    “柳然姐和楚经理辞职后,就再没和我联系过。”白静说道。

    楚寻神色没有多大变化,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只不过不亲耳听到还是不放心。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楚寻站起身就要离开。

    陈汉龙着急了,急忙站起来,“先生留步!还请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

    楚寻本来不想理会这事,但想了想或许以后会用到这个陈汉龙,便点点头。

    “我需要去天台看看。”

    “先生,请!”陈汉龙急忙带路。

    三人上到天台。

    楚寻眼睛微眯,十几米外煞气所化的大刀已经凝实,周围的煞气全部朝这边涌过来。

    陈汉龙上到天台后就浑身不自在,好像有利刃架在他脖子上,这种感觉很真实,让他的血液都凝固了,一时间脸色惨白,动也不敢动。

    白静倒是好点,但也浑身发毛,脸色很不自然。

    “感觉到了?”楚寻看向陈汉龙问道。

    陈汉龙忙不迭地的点头,急声问道:“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寻也摸不着头脑,他能看到煞气所化的大刀,那是因为修仙的缘故,还有就是他修炼过。

    但他不是侦探。

    按道理来说,楼顶阳光充足,空气流通,不应该凝聚这么多的煞气?

    “你们好好想想,最近几个月这里发生过什么?”

    陈汉龙和白静相视一眼,神色很不自然,但同时摇摇头。

    “既然你们不愿意说,那就等死吧!”楚寻冷笑,转身就走,说白了,陈汉龙的死活他丝毫不关心。

    “先生留步,我说,我说”

    眼见楚寻要走,陈汉龙急的额头的汗都出来了,急忙出声。

    “不怕先生笑话,这是的确有点难以启齿。”陈汉龙思考了半响才吞吞吐吐的开口说道:“就在上个月,公司有个女职员从这里跳下去了。”

    “原因?”楚寻可不会相信,有人会无缘无故会去寻死。

    “都是这个该死的老刘”

    陈汉龙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死者叫陈婉,已婚,是公司的女职员,长相艳丽漂亮。老刘是公司董事,喜好女色,尤其是少妇。

    漂亮的陈婉便被老刘给盯上了,上个月公司聚会,老刘色胆包天,给陈婉下药后把她强暴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在公司传的沸沸扬扬。陈婉的老公不知道怎么知道的,和陈婉离了婚。

    陈婉不堪受辱,最后从楼顶跳了下去。

    “老刘?就是之前跟你们在一起的那个男人?”

    “就是他!”陈汉龙答道。

    楚寻冷笑,之前还觉得那个男人冤枉,现在看来是罪有应得。

    不过,既然是老刘犯的错,因果为什么会落在陈汉龙身上呢?

    “这件事你就没有做过什么?”楚寻冷眼盯着陈汉龙问道。

    “我”陈汉龙不敢隐瞒,叹口气道:“陈婉死后,她的家人来公司闹,我怕影响公司的形象,就派人把他们赶出了古江市。”

    原来如此!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