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出狱回归!
    翌日。

    空山监狱的大门缓缓打开。

    “小伙子,出去后不要回头。”

    守门的老狱警叮嘱,这话他对每一个出狱的人都说过,可还是有人再次进来。

    楚寻点点头,身上穿着三年前入狱时的衣服,明显小了一号,样式也落后不少。

    脚步轻快的向前走去,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接自己。

    其实有件事楚寻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入狱三年,父母都没有来探望过自己?

    下了断魂山,方圆百里荒无人烟,但楚寻并不在意。

    看到前面有一片树林,径直走进去,迅速的脱下身上的t恤。

    如果有人看到,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因为楚寻身上的伤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然后结痂脱落。没一会,肌肤开始散发出如玉般温润的光泽

    几分钟后,楚寻走出树林。

    剑眉轻扬,狭长而明亮的双眼,薄薄的嘴唇掀起完美的弧度,带着几分懒散和对所有人和事的漠不关心。

    任谁也不会把现在这个俊美的少年和狱中瘦骨嶙峋饱经折磨的楚寻联系在一起。

    踏入炼气期,等同于重生涅槃,身材样貌重新塑造。

    楚寻在狱中不改变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则无所谓了。

    距离古江市足有百公里,以楚寻的脚程也得走一天。

    但他并不着急,犹如闲庭散步般悠闲的走着。

    随着楚寻走动,周围的气流好像被无形的大手搅乱。

    其实,楚寻边走边修炼。虽说地球灵气匮乏,但聊胜于无。

    轰!

    发动机的咆哮声!一辆黑色越野车出现在楚寻的视线中。

    上百米的距离眨眼即到。

    发动机再次发出嚣张的咆哮声,如同发狂的公牛般朝着楚寻撞了过来。

    透过挡风玻璃,楚寻清楚的看到开车是一位平头,皮肤黝黑的中年人,正对着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大笑。

    越野车一冲而过,然后是刺耳的刹车声,一个漂亮的甩尾停在十米开外。

    中年人跳下车,手中的精钢匕首泛着寒光,神色戒备。

    因为他在即将撞上的时候目标突然消失了。

    中年人警惕的环顾四周。

    “你在找我吗?”

    车顶突然传来楚寻的声音,中年人像是被蛇咬到一般猛的抬起头。

    “大白天就动手,是不是太嚣张了些?”楚寻神色冷漠,刚出狱就有人来杀自己,到底是谁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致自己于死地?

    中年人手中的匕首握紧几分,全神戒备的盯着楚寻。心里暗骂:“混蛋,不是说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吗?可对方刚才的表现哪里像个学生?”

    “什么动手?你误会了,我没想到这条路上会有人,一时没注意差点撞到你,对不起误会”中年人陪着笑脸。

    他的感觉非常敏锐,这种敏锐的感觉数次救过他的命。他察觉到楚寻不简单,一个不小心今天恐怕的折在这里,心里打起了退堂鼓。

    楚寻眼神戏虐的盯着中年人。

    “那你手中的匕首呢?千万别说是用来削水果的?”

    中年人脸色变了变,看着楚寻道:“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我应该是我来问吧?”楚寻跳下车顶,一步一步走向中年人,“谁派你来杀我的?”

    中年人眼神闪烁,看着靠近的楚寻,眼底闪过一抹厉芒,手里的匕首猛的朝楚寻胸前刺去。

    “去死吧。”

    中年人狰狞的大吼。

    楚寻冷眼看着刺来的匕首,猛地击出一拳,后发先至。

    “嘭!”

    中年人被一拳轰飞,胸腔留有一个明显的拳印。

    “既然不想说,那就留着去跟阎王说吧!”

    楚寻冷漠的看着十几米外气息全无的中年人。

    在仙帝眼中,人命贱如蝼蚁!

    “想杀我,尽管来吧!我楚寻等着你!”

    楚寻轻语!一股令人胆寒的杀机透体而出。

    数个小时后,黑色越野车驶进古江市!

    三年时间,古江市更加繁华。

    但楚寻却顾不上这些,一路风驰电掣将车开进一个高档小区。

    楚寻家境殷实,他老爹楚天河和母亲柳然都是同一家公司的高管。

    可当楚寻站在自家门前,满怀希望的敲开门后,却被告知这里早已易主。

    楚寻犹如被人当头破了一盆冷水,同时心里隐隐不安。

    当即,楚寻驱车赶往天源集团,他父母就是在这家公司就职。

    楚寻曾经跟着他父亲去过一次天源集团。

    凭借记忆,楚寻找到了这里。

    眼前这栋二十二层的大楼貌似刚翻修过,比以前宏伟大气了不少。

    楚寻停好车,准备进门的时候脚步一滞,诧异的抬头看向楼顶。

    “好重的煞气。”

    楼顶竟然悬浮着一把由煞气所化的大刀,隐隐有落下来的趋势。

    煞气,关乎风水学。楚寻并不懂风水,但他在异世闲暇无事修炼过一本唤作的秘术。

    跟风水学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可以晓阴阳,辩天机。但更加高深,随着修为的提升,可以看到许多窥破天机的事。

    以楚寻现在的修为,这也弱的可怜。

    当然,这只是楚寻自认为。

    楚寻只是有些奇怪,按理说这样的大楼动土之日,肯定有风水师看过。但为何会生出这么重的煞气?

    不过,这也不管他的事。

    楚寻迈步走进大楼,径直走到接待台。

    不远处两个保安警惕的看着他。

    “请问你找谁?”

    接待员很漂亮,脸上露出职业性的笑容问道。

    “请帮我找一下你们人事部的楚天河楚经理。如果他不在,找你们销售部的柳然柳经理也行。”

    楚寻的声音有些迫切。

    接待员诧异的看了楚寻一眼,开口道:“楚经理和柳经理一年前就辞职了。”

    楚寻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那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辞职吗?”

    接待员礼貌的摇摇头!别说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能对一个来路不明的人说。

    就在这时,旁边的电梯响了!

    两男一女走了出来。

    “陈董好!白总好!”

    接待员和两名保安不由得站直身体,齐声问好。

    “哎!你不能过去”

    接待员的话还没说完,楚寻已经走过去拦在三人面前。

    两名保安一惊,握紧手里的橡胶棍,急忙奔了过去。

    有人挡住去路,三人脚步一滞,抬头不喜的看着楚寻。

    “你是谁?”

    陈汉龙皱眉看着楚寻。

    “我是来找人的,看样子你们应该是公司的高层,刚好我有些事情问你们。”

    陈汉龙脸色更加不喜,沉声道:“胡闹!找人你应该去前台,拦住我们做什么?”

    “陈董,实在对不起!这人精神有问题,我们这就把他弄走。”

    两名保安赶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他们的职责就是保卫这里的安全,现在这人竟然冲撞了董事长,要是董事长不高兴,那他们的饭碗可就砸了。

    陈汉龙点点头!他是什么身份,竟被人拦住质问,心里很是不爽。

    两名保安伸手去拉楚寻的胳膊,想把他拖出去。

    楚寻双臂一抖,直接把两名保安震得的跌飞出去。

    “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以保你一命!否则,出了这个门,你就会有血光之灾。”楚寻冷声道。

    之前不知道楼顶的煞气从何而来?但现在可以确定,肯定跟眼前的这人有关,因为三人中只有他眉心竖着一条黑线,这是灾祸之兆。

    当然,外人根本看不到这条黑线。

    楚寻话一出口,三人更加确定,保安所言不假,这个人精神真的有问题。

    陈汉龙更是脸色发青,他是以黑起家,后来才漂白,骨子里的戾气还在。无缘无故被人诅咒有血光之灾,心里着实不爽。要不是自恃身份,他早就一脚将楚寻踹出门了。

    “给精神病院打电话。”陈汉龙扭头吩咐前台的接待员,然后又对两名刚爬起来的保安吼道:“给我看好他,不然你们明天不用来上班了。”

    前台接待和两名保安忙不迭地的点头。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