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重生归来!
    空山监狱!

    坐落在古江市以南五十里的断魂山上。

    三面峭壁,一面缓坡。

    据说就是死在里面,连骨灰都飘不出来!

    除非是刑满之期。

    深夜,4027牢房。

    其他犯人早已入睡,放屁磨牙打呼噜的声音交织成一片。

    在房间角落靠近便池的地方,一名瘦骨嶙峋的少年蜷缩成一团。

    突然,角落的少年像是从噩梦中惊醒一般,霍然睁开双眼,眼底两团金色火焰跳动,久久才熄灭。

    少年环顾四周,神色开始变得激动。

    “不惜耗尽千年修为,我楚寻终是回来了。”声音轻不可闻,但却带着透骨的寒意。

    三千年前,严格说来是上一世,楚寻含冤锒铛入狱。

    三年时间,楚寻可谓是受尽了非人的折磨。

    同室的犯人每天变着花样折磨他。

    白天将他打的遍体鳞伤,夜晚他只能蜷缩在便池旁的角落里,连眼睛都不敢闭,任何风吹草动都令他颤栗,犹如惊弓之鸟。

    夏季,同室的犯人将他剥光扔在牢房中间喂蚊子。

    冬季,将他淋得湿透,多少次差点冻死在寒夜里。

    虽然好多次死里逃生,可在他出狱的最后一天,还是死在了同室犯人的乱拳之下。

    上天垂怜,他死后却意外穿越到了异世修仙大陆。

    修仙大陆,修仙是唯一的主格调!

    楚寻心有不甘,他怀着滔天恨意开始苦修仙途。他要成为仙帝,只有仙帝才能扭转乾坤,穿越时空。

    庆幸的是,楚寻在修仙一途天赋绝伦。

    当时被称为天之骄子的沧溟仙帝登临仙帝之位时用了整整万年时间,这在当时引起极大的轰动。

    而楚寻却以三千年时间就登临仙帝之位!震惊整个修仙大陆。

    楚寻登临仙帝的后,毫不犹豫的耗尽修为,扭转时空回到他入狱的日子。

    遗憾的是,堂堂楚仙帝现在沦落为凡人。

    过了今天就是他出狱的日子。可楚寻也知道,今晚就会死在这间牢房中。

    轻轻挪动残破的身体,强烈的刺痛感让他额头直冒冷汗,身上数不尽的新伤旧伤。

    楚寻眼底冷芒闪烁,他现在不是楚仙帝,只是个普通人。以他现在的身体,根本躲不过今晚的死劫。

    他现在需要时间,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他必须重新修炼。

    决不能让悲剧重演。

    楚寻将身上的囚衣脱下来拧成绳状。他像是狩猎的猛兽,在等待

    清晨,第一束阳光通过墙上的铁窗照射进来。

    楚寻动了,他咬牙站起身,朝着躺在床铺上的一名壮汉走过去。

    此人名叫李虎,外号“老虎”。在楚寻进到这间牢房后的第四天李虎便进来了,从此楚寻就一直生活在噩梦中。

    楚寻用囚衣拧成的绳子狠狠地勒住李虎的脖子。

    睡梦中的李虎猛的惊醒,睁开眼便对上一张狰狞的脸庞,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拼命的挣扎起来。

    楚寻两条胳膊青筋暴起,牙齿咬得“咯吱”作响,拼命使劲。

    李虎脸色发紫,眼珠子凸了出来,突然间被勒住脖子,加上惊吓过度,脑袋根本反应不过来,只是拼命的挣扎。

    剧烈的动静吵醒了其他人。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平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楚寻突然爆发,这让他一时反应不过来。

    “住手。”终于有人惊醒,朝着楚寻冲来。

    楚寻却在此时突然松手,抓着上铺的床沿拼命一拉。

    牢房内的床是铁制的,上下铺,楚寻抓着上铺床沿猛的一拉,整张床竟然被拉倒。

    “轰。”

    铁床倒在地上发出一声巨响,连地面都跟着颤抖。

    趁着众人愣神的功夫,楚寻蹿向牢房门跟前的洗漱架。

    洗漱架是木质的,牢房内的八名犯人所有的洗漱用品都摆在上面,楚寻跟疯了似的,抓着一通乱砸,牙刷缸,脸盆塑料碎片乱飞

    最后楚寻将整个洗漱架推倒在地后才罢手。

    同时,铁门外响起凌乱的脚步声。

    “哐哐”

    铁门被砸的叮当作响。

    “干什么?造反啊?”铁门上的小窗口打开,露出李管教那张凶悍的脸。

    包括惊魂未定的李虎在内,所有人赶紧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李虎是狱霸,但也只能在这间牢房中称霸。真正厉害的是这些管教,不管你在外面多牛逼,进了这里,一切都是管教说了算,想搓圆想捏扁全看管教的心情。

    尤其是李管教,性格暴躁,落在他手中,不死也得脱层皮。

    铁门打开,李管教铁青着脸走进来,看着满地狼藉,眼底冒着怒火。

    “这是怎么回事,在我的管辖内闹事,嫌命长是不是?”

    “李管教,是这小子,他想要勒死我。”李虎抬头指着楚寻大叫。

    “李管教,这小子疯了,他不但想勒死虎爷,还把床和洗漱架推倒。”

    “”

    所有犯人自然而然的抱成一团。

    李管教看着蹲在地上的楚寻,眉头皱起,此时的楚寻衣不遮体,瘦骨嶙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伤疤。

    不过在李管教眼里,这些人都是罪大恶极,是社会的渣子,垃圾。根本不值得同情。

    “这些都是你做的?”李管教眯着眼盯着楚寻询问。

    “是。”楚寻平静的开口。

    李管教一怔,他以为楚寻多少也会为自己辩解几句。

    “给你们十分钟时间把这里整理好。”李管教对着李虎等人说道。说完,转身一指楚寻,“你跟我来。”

    李虎等人脸上露出恶毒的笑意,他们都知道李管教那句跟我来是什么意思,楚寻定是要被关进小黑屋。

    所谓小黑屋是由尖锐的石块砌成,地面铺着棱角尖锐的石块,这是狱中对付不听话的犯人时所用的一种手段。

    小黑屋四周都是尖锐的石头,人只能踮着脚尖站立,一不小心就会割破脚心。若是想靠着墙,也会被墙上吐出的石尖划破身体。

    关上门里面一片漆黑,人在里面不能坐,也无法睡觉,在这幽暗密闭的环境中,对身体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若是关的时间长了,足以令人精神崩溃。

    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在小黑屋熬过三天。

    所以,这让监狱中的犯人谈之色变。

    楚寻没有丝毫反抗的跟着李管教走了。

    只是在走之前他对李虎露出诡异的笑容。

    “虎爷,现在怎么办?这小子被带走了,我们怎么下手?”一位身材壮硕的犯人狠声说道。

    “急什么?”李虎不耐烦的吼道。“以这小子的身体状况,顶多关上十多个小时就会被放出来。离他出狱还有一天多的时间,足够我们下手了。”

    “过了今晚,只要这小子死了,咱们就可以出去了,真是受够这鸟地方了。”另一名犯人吐口唾沫,眼底闪着杀意。

    楚寻跟着李管教来到小黑屋前。

    李管教面无表情的打开小黑屋的门。

    “进去。”

    楚寻笑了笑,不置可否。正准备进去时却被李管教拦住。

    “脱鞋。”

    楚寻眼底闪过一抹厉色,弯腰脱掉鞋子。

    刚站起身,就被李管教冷笑着一把推了进去。

    一脚落下,楚寻禁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尖锐的石尖刺破了他的脚心。

    门关闭,楚寻陷入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楚寻忍着剧痛,却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任由石尖刺破他脚心,楚寻弯下腰在黑暗中摸索起来。眼不能看,他凭着敏锐的感觉开始搜集地上的石块。

    搜集的石块被他分成五个方位堆放,看似凌乱,但却暗含规则。

    一小时后,楚寻手中最后一块石头落下。

    “轰。”

    小黑屋中的气流随着最后一块石头落下突然暴动起来,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搅乱,荡起层层涟漪。

    楚寻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嘴角微扬。

    “五鬼搬运阵,成。”

    五鬼搬运阵乃是灵阵,唯一的作用就是搬运灵力,将四周的灵力吸纳过来。

    当然这只是简易型粗糙形的五鬼搬运阵。

    楚寻走进阵中,盘腿坐下,双手结印,脸上却露出惊喜之色。

    这空山监狱建立在断魂山上,方圆百里荒无人烟,没有遭到污染,灵气比想象中还要浓郁。

    真是意外之喜。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