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9章 镇国公主腹黑帝(39)
    缘浅有些无奈。

    他这副样子,只怕徐风归要承受很大的怒火。

    而且,他完全没有要穿衣服的意思。

    她抬起头,打算亲自为他穿衣服。

    哪料,刚抬到半空中的手被他一把抓住。

    近乎幽怨的目光,落在缘浅的脸上。

    “要亲亲……”

    缘浅顿时被逗乐了,心底的某一处软的一塌糊涂。

    她抬头在他脸颊狠狠印上一吻,眼波流转之间,笑着提醒了一句。

    “快去吧!记得控制一下自己的怒火。”

    说实在的,她还真怕慕如清一怒之下把徐风归打一顿,毕竟,他的脸色不太好看,尤其是,这种事被打断,没有怒火似乎是不太可能的。

    慕如清点了点头,不太情愿的穿了衣服,临走前,又在她脸上咬了一口,这才施施然到了外殿。

    缘浅瞧着远去的背影,松了口气。

    她就不明白了,难道她长得很不女王吗?

    为什么被扑倒的都是她?

    每次反击也总是不成功。

    明明这一次,那么好的机会,天时地利人和全都有,然而还是差点儿被扑倒。

    求她心理阴影面积。

    缘浅叹了口气,默默的裹了外衣,换了床单,然后窝在床上睡觉。

    至于外殿的徐风归,风尘仆仆的赶来皇宫,却被这群太监阻拦,他一怒之下,跟这群太监起了争执,不管不顾的闯到了麟清殿外。

    虽说这个时辰,皇上该歇息了。

    但此事事关重大,他着实等不及了。

    哪怕皇上要治罪,他也认了。

    慕如清沉着脸走到了徐风归眼前,冷冷的瞪了他一眼,“跟朕去御书房!”

    阴沉的语气,还有浑身的寒意昭示着他此刻心情很不好。

    靠,在外殿废话,万一吵到了他皇姐怎么办?

    徐风归虽说胆子大,很少怕过什么,但这一次,他下意识的擦了擦额头的汗,都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此话果然不假。

    他跟着慕如清进了御书房,有点儿诧异。

    明明刚刚在麟清殿外殿也可以说的,怎么还来了御书房?

    记得以前,他有事便是在外殿和皇上商讨的,那时候,皇上也没那么大的怒火啊!怎么这次,就跟吃了炸药似的……

    虽说徐风归不太清楚这其中的原因,但这种情况下,他还不至于傻到去问这些问题。

    慕如清冷着脸扫向下方的徐风归。

    “徐风归,你要说的事,最好是个大事,不然……朕要你好看!”

    是不是他平时太过于纵容徐风归了?

    才会让他无法无天,大半夜跑过来闯皇宫?

    心底的那团怒火,熊熊燃烧着,根本无法扑灭。

    徐风归额头的汗水一波接一波。

    他是不是撞了霉气,不然皇上的脸色怎么会如此阴沉?这模样,是他从未见过的。

    就像缘浅猜测的一样。

    徐风归说的事情,的确就是季管家花钱雇人散播谣言破坏长公主名声,以及买凶杀人未遂的事情。

    而这件事,隐隐约约和季月有关系,但他一时之间,还找不到关键证据。

    慕如清脸色越来越差,所以特么的就是这件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