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镇国公主腹黑帝(38)
    大手缓缓下移。

    稳稳的扣在她的腰间。

    他将人紧紧箍在怀里,不给她逃离的机会。

    缘浅被迫着承受这一切。

    只觉得脑海里有无数烟花在齐齐绽放。

    恍惚间。

    她还记得她最初的想法。

    明明她是姐姐,所以不应该她把他压倒吗?

    但现在好像不太对劲。

    甚至反撩的人也是她。

    不过,眼下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她若是今晚便让他轻易得手,她这张老脸往哪儿放?

    那也太特么丢人了!

    只要一想到她被年纪比她小的他压倒了,那颗心,便抑制不住的颤抖悲愤。

    缘浅抽出一只手,在他腰间,狠狠掐了一把。

    原本打算刺激他,让他吃痛离开,冷不防,慕如清闷哼一声,眸色黑的发沉,几乎深不见底,神情宛若嗜血。

    他手上的力道也猛地加重,几乎箍的缘浅透不过气。

    薄唇终于离开,顺着脸颊,缓缓下移。

    “唔……”缘浅没忍住发出声音。

    她眸色迷离,脑袋晕晕乎乎。

    温热的池水,好似是最好的催化剂。

    缘浅忽地感觉到什么,他神色一滞,猛地惊醒。

    靠,他该不会打算在这池水里把她吃干抹净吧?这也太可怕了!

    不……她拒绝。

    缘浅抬手推了推慕如清,情绪不稳的半天吐出几个字,嗓音断断续续,“不要……在这儿……回房……”

    慕如清动作一滞,抬头在她颈窝蹭了蹭,忽地在她锁骨处狠狠咬了一口,盖了个属于自己的独特印记,这才嗓音沙哑的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好,都听你的。”

    你说的,我都听。

    缘浅正琢磨着该怎么找机会拒绝的时候。

    慕如清已经抱着她来到了床上,她身上沾着的水,全部印在床单上。

    顿时,缘浅不舒服的皱了皱眉。

    “怎么了……”

    他心细如尘,她的每一个神色他都能轻易掌握。

    缘浅无奈的戳了戳他,指着两人湿漉漉的发丝。

    “都把被子打湿了……不舒服。”

    睡在潮湿的床单上面,如何会舒服?

    慕如清闻言,慌忙将人抱起来,为她擦拭发丝。

    如墨的发丝,在他手底下纠缠,时不时和他的发丝混在一起。

    忽地,他怔怔的看着那两缕纠缠在一起的发丝,笑着问,“你说,这算不算是结发为夫妻?”

    缘浅微愣,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

    两缕发丝缠在一丝,果真如他所言,结发为夫妻,白首不相离。

    她心神一动,好似有潺潺暖流滑过,围在她的心间,阵阵暖意侵袭着她。

    缘浅正打算回答他。

    殿外忽然传来了徐风归大吼的声音。

    还有一帮太监劝阻的声音。

    缘浅反应很快,慌忙扯了旁边的衣服递给慕如清,“快把衣服穿上!徐将军这个时候出现,只怕是之前那两个人找到了他……”

    靠,她能说徐风归出现的还真是时候吗?

    再早一步,说不准她们两个人还在浴池里。

    再晚一步,呵呵……

    估摸着现在慕如清的内心,也一样不太好过。

    她抬眸一看,果然慕如清已经黑了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