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7章 镇国公主腹黑帝(17)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季月的脸色。

    见她没有什么反应,徐风归的神色开始渐渐变冷。

    “第二,你不该寥寥几句,逼的长公主扬言以死明志。

    长公主为先皇钦赐的镇国长公主,就连皇上都不能对长公主做什么,又如何是我们这些臣子逼的了的?此乃大罪!

    第三,你不该不顾君臣之仪,顶撞皇上!

    自古以来,君臣分明,你怎可朝皇上甩脸色?

    第四,你到现在,居然还不知道反思自己的行为?

    季丞相,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徐风归语重心长的劝着她,眼看着季月脸色越来越黑,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他脸上的怒意渐渐清晰可见。

    他心里的季丞相向来是个以大局为重的人,怎么这一次,什么都不顾了?

    好似和以往判若两人。

    季月黑着脸瞧着徐风归。

    原以为,他是来和她统一阵营的,谁料,他居然是来斥责她的?

    季月不禁冷笑连连,自己辛苦帮他铺平关系,他竟然就是这么对待她的?呵!可笑至极。

    忽地,她想到了御书房的那一幕。

    忍不住看了徐风归一眼。

    “徐将军,你莫不是真的瞧上长公主了?”

    徐风归被她这句话,吓得脚下一个趔趄,脸色涨的通红,“季丞相,你……你怎么能胡言乱语呢?这话可不能乱说!”

    他边说,边像做贼似的,朝着周围飞快的扫了一眼,生怕被别的人听到。

    这一幕,刺痛了季月的眼。

    在她看来,好像被戳中了心事,害怕别人发现。

    她勾了勾唇角,“算了,徐将军,本相最后提醒你一句,切莫玩火!长公主那样的人,不是你能轻易招惹的。

    本相还有其它事要处理,告辞。”

    丢下这么一句无厘头的警告,季月转身离开。

    倒是留在原地的徐风归,一脸懵逼。

    所以他说了半天,季月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四条罪状,那可不是乱来的!

    徐风归还想再说什么,奈何等他再抬眸找人时,季月已经消失不见。

    好像刚刚那一切是他的错觉,唯有空气中遗留的淡淡清香萦绕在鼻间,似有若无的提醒着他,刚刚那一切的确发生过。

    至于长公主那样的人物?

    他从未想过招惹。

    思及此,徐风归倏地自嘲似的笑了笑。

    宫门前的路口,转眼间,什么也没剩下,倒是夜空之中,挂着的皓月,散发着点点银辉,将黑夜点亮。

    这一晚。

    有人辗转难眠。

    有人一夜好梦。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雕花木窗,落在缘浅脸上,形成斑驳陆离光影时,她才施施然转醒。

    怀里空荡荡的,昭示着那人已经离开。

    瞧着这个时间,慕如清应该正在上早朝。

    昨夜她是何时入睡的,她竟是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估摸着,大约有他在,她觉得异常安心,才会睡的如此香甜。

    低眸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显然已经被压的出了许多褶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缘浅一脸的无奈。

    明明她什么都没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