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镇国公主腹黑帝(8)
    不知为何。

    单单听到季月两个字,缘浅便觉得很不舒服。

    大概天生不对盘?

    有机会她一定要见见这个小婊砸。

    哦不对,季月是左丞相,不是小婊砸,是小婊男?

    小令令无语中,

    大佬,你开心就好。

    很快,它淡定的从空间抓了一把瓜子,“咔嚓咔嚓”的磕着,有滋有味。

    沐浴之后,缘浅觉得整个人都格外清爽,心情也好了几分。

    麟清殿是慕如清专用的宫殿,她琢磨了一下,自己似乎一直呆在这儿着也不太合适,尤其是眼见天色越来越晚。

    晚上总是要睡觉的,她总不能跟他一起睡麟清殿……

    这么想着,缘浅抬手从空间里把小令令拎了出来,瞧着小令令圆滚滚的身子,手里还抱着炸鸡,她不禁愕然。

    这特么,哪里是小令令?

    分明是只贪吃鬼。

    某令抱着炸鸡,一脸傲娇。

    缘浅挑挑眉,想去就去?

    呵呵呵!

    “……”

    她倒是觉得,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说的就是小令令这样的,没记性,于是,缘浅抬手把小令令扔了出去。

    潇洒的拍了拍手,走出了麟清殿。

    缘浅刚出门,便有宫女跟上。

    见此,她倒也不生气,顿了顿脚步,淡淡的开了口,“本宫要去御书房找皇弟,你们若是要跟着,那便跟着吧!”

    宫女,“……”

    谁说长公主不讲理?

    明明很贴心!

    缘浅带着两位宫女,画风还算和谐的来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距离麟清殿不远,毕竟,慕如清要两个地方来回跑。

    她刚走到御书房,便听到一道清澈温润的嗓音,明明是个男声,但却像女子一样多了几分温婉。

    嗯……

    直觉告诉缘浅,此人有问题。

    御书房门前守着的太监见了缘浅,立马张口要行礼,被她拦住。

    这种情况下。

    她当然要光明正大的偷听一下,里面的人在说些什么,毕竟,是跟她有关的事情。

    缘浅听到那道还算好听的声音缓缓传来。

    “皇上三思,半年前行刺的事情,长公主尚且未澄清,如今冷宫又出现一批黑衣刺客,谁知道这批刺客究竟是冲着长公主来的,还是长公主故意让人冲着陛下来的?”

    这话说的特别明白透彻。

    别的人大多会委婉提醒一番。

    偏偏这位,将事直接摊开了说?

    没证据的情况下,非要做这种假设。

    给她安上一个行刺的罪名?

    呵!

    嘴皮子功夫倒是不错。

    缘浅琢磨了一会儿,这人大约就是那位左丞相季月。

    慕如月之前没怎么和季月打过交道,这一次,刚好让她遇见了,那她,便走进去会一会,正好看看到底是谁嘴皮子功夫更厉害!

    这么想着,缘浅抬手将门推开。

    一本正经的走了进去,朝着慕如清行了礼。

    目光不善的落在了季月的身上。

    哦豁!

    缘浅这一看不打紧,怪不得听到名字就觉得不对盘,原来真是个小婊男,啊呸!

    原来真是个小婊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