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 师父是个偏执狂(65)
    君亦臣听到缘浅的问话。

    立马伸出手,让她看了看自己被烧红的胳膊。

    缘浅瞧着受伤的右手,微微一怔。

    转而,面无表情的撇了他一眼。

    小手放在受伤处,狠狠掐了一下,“疼吗?”

    清冷的嗓音如同冬日的寒风,凌冽刺骨,却又带着微微无奈。

    男人神色一滞,不太明白缘浅是什么意思,“不疼……”

    不管怎么说,他家夫人掐的他,他自然不会喊疼。

    只是,房内的气温却陡然变低。

    君亦臣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小妖精心情很不好。他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就在他纠结着不知道该么办的时候,缘浅的声音忽地响起,沉稳有力,带着一股浓重的威胁。

    “没有下一次了!

    若是再有下一次我便再也不理你!”

    缘浅依旧面无表情。

    她不需要这个男人为了让她心疼,而去做这些过激的行为,手臂上通红了一大片,可想而知,当时要有多痛。

    说不生气是假的,说不心疼更是假的!

    但是,她决不允许他再这样自残……

    “离儿……”

    君亦臣望着她的神色,委屈的喊了一声。

    缘浅仍旧没有搭理他。

    这一次,男人终于着急了。

    他抬手捧着缘浅的脑袋,强迫她和自己视线相对,“看着我,只要你保证以后不要不理我,我就不会再做这种事……”

    不然,连我自己都不确定,我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缘浅叹了口气,心知他误会了。

    “我没有不理你,也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闻到血腥味,不太舒服。你倒好,折腾了一堆事,还把自己故意弄成这副样子!”缘浅气得想打人,这男人跟个孩子似的。

    “真的吗?”男人闻言,不确定的又问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你去把药拿过来,我给你上药。”缘浅瞧着他的手臂,只觉得脑壳痛,如果这个男人再敢自残,她就把他绑起来,玩**!

    简直要气死了!

    某令,那是什么?

    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

    缘浅没搭理小令令,她现在心情很不好。

    既心疼又气愤。

    这事说开之后,君亦臣倒是发现了一个新技能——卖惨!

    原本一天只要换三次药,偏生,他一天要换个六七次。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每次换药,君亦臣都惨兮兮的蹭到缘浅身前,自己不方便换药,需要她亲自动手。

    缘浅,“……”

    除了帮他换药,还能怎么办?

    一提到让暗影来换药,暗影分分钟不见人影,跑的比她飞得还快。

    当然,某人并不满足只换药这种事。

    比如某天晚上。

    君亦臣面露为难的看着缘浅,“离儿,我手受伤了,不能沾水,我想沐浴……”

    缘浅挑挑眉,沐浴?

    呵!

    你是认真的吗?

    这种事,缘浅自然不会拒绝。

    毕竟,他自己送上门的,不撩一撩,那也太亏了。

    刚好给他个教训,省的他三天两头的作妖。

    不是磕着就是碰着,不是手受伤了这不能做,就是那不能做,特么的,连吃饭也要她动手喂!

    靠,不喂就不吃,一脸的委屈,就跟谁虐待他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